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62章 命运
    张禹看起来油嘴滑舌的,可也是要分场合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油嘴滑舌,其实无形中更能触动欧阳艳艳的心扉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发现自己更加难以割舍这个男人。虽然她明知道,自己不应该有这种念头,同样她也知道,也许这次分别,就是永别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仿佛没有听到张禹的话,跨步朝张禹的卧室走去。卧室内没有开灯,里面冰凉,大冬天的没有生火,又是在山上,能不冷么。

    炕上是张禹铺开,欧阳艳艳摸了一下炕,果不其然,没有一点热乎气。欧阳艳艳知道,张禹现在不能轻易使用真气生火,也不想招呼弟子过来。因为张禹一定是不想让他的弟子看到他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房间这么冷,怎么睡啊?”欧阳艳艳扭头看向屋外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傻小子睡凉炕,全凭火力壮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个傻小子!”欧阳艳艳横了张禹一眼,又道:“你当你是没受伤的时候啊,还全凭火力壮,万一感冒了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感冒呢,我就算受了点小伤,也没啥大不了的……”张禹说着,伸了个懒腰,故意打了个哈切,“阿姨,我现在真的有些困了,你也回房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走,我就走啊……我怎么这么没有面子……”欧阳艳艳说着,一屁股坐到炕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冷,你可别感冒了……”张禹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这里冷啊……跟我走,去我房间睡!”欧阳艳艳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成,让人看到,算是什么事……”张禹连忙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“可你留下来,万一感冒了呢!”欧阳艳艳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感冒呢,我这辈子都不知道感冒俩字怎么写……”张禹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,接着说道:“阿姨,我可真困了,好几天都没怎么睡觉……你要是继续坐着,那我可就不管了,得先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下炕开门的时候,身上就穿着背心裤衩,哪怕是体格好,也觉得冷。

    眼下欧阳艳艳不走,总叫人多少有点尴尬。他也清楚欧阳艳艳对他的关心,但他根本不可能去欧阳艳艳的房间睡。索性直接上炕,钻进了被窝,更是把脸转到了里面,不去看欧阳艳艳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见状,知道张禹是怕尴尬,其实她何尝不怕。只是欧阳艳艳真得很想多陪张禹一会,不想这就分离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她咬了咬牙,站了起来,走到卧室门后,将开着的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她关门,连忙急切地说道:“阿姨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去我那睡么,那我就留在你这睡。”欧阳艳艳没好气地来了一句,跟着回到炕边,伸手就脱身上的道袍。

    张禹这下真着急了,赶紧说道:“阿姨、阿姨……你别留在这里睡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欧阳艳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多少有点不太方便……而且……这里也冷……”张禹转过身子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的,我说方便就方便……”欧阳艳艳说着,道袍已经解开。

    她把道袍往旁边一甩,里面只有那衬裤和背心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穿着道袍在房间里都冷,更别说是脱了。欧阳艳艳都不禁皱了皱眉,这可真是要了命了。

    可为了多陪一会张禹,多看看这个男人,她也顾不得那些,人跟着往炕上一趟,说道:“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这、这……这不得把你给冻坏了……”张禹又是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怕冻坏,我怎么可……”欧阳艳艳的话刚说到这里,都没等说完,她就不由得打了个喷嚏,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这不行的……”张禹马上掀开被子出来,“这里太冷,真的容易感冒……你赶紧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双手抱住欧阳艳艳的肩膀,想要欧阳艳艳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一双妙目紧盯着张禹,楚楚可人地说道:“我冻坏了不打紧……小禹……其实……阿姨只想多看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可看的啊……”张禹焦急地说道:“我真的没事,死不了的……你放心好了,半个月后,我就回来……到时候天天吃你包的饺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你福大命大……肯定是不会死的……”欧阳艳艳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一边哭,一边抬手轻轻地放在张禹的脸上。她的玉手,虽然满是毒素,可是现在却无比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福大命大了……”张禹自信地笑道:“月婵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几个月了……我绝对不会死的……我还要回来抱儿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张禹说“月婵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几个月了”这句话,欧阳艳艳的心头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和张禹是什么关系,自己可是张禹岳母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有些酸楚地说道:“月婵的命,真的是比我好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你这是说什么话呢……月婵命好,也是因为阿姨你……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欧阳艳艳一阵苦涩,“我的命运,仿佛一直都没有选择的权利……从一开始,到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从最初的当老千,去骗夏月婵的父亲,直到喜欢上这个男人,再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男人死去。后来她救了尹雄,成为海上娱乐城的老板,但这一切,似乎也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,仿佛是上船容易下船难。哪怕是现在,自己成为道士,这其中也有许多的无奈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懂得她话中的含义,这一刻,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见张禹不出声,她的手轻轻的抚摸张禹的脸,有些哽咽地说道:“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……阿姨甚至以你是我的女婿而为荣……可在这个时候,我真的好想、好想多看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就看吧……但是……这里这么冷,你也不能这么看……千万别感冒了……”张禹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那就……盖着被子看吧……”欧阳艳艳吞吞吐吐,半点才将这句话给说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