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61章 咱们是道士
    “闻到饺子味,就这么激动啊……”欧阳艳艳扭头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笑呵呵地凑到桌子边,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这不是饿了么,阿姨怎么知道急需填饱五脏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从过来一只到现在,什么也没吃,能不饿么……回到房间这么久,也不说找点吃的……赶紧吃吧……”欧阳艳艳嘴上数落,手上却是不停。

    她把饭盒的盖子打开,从口袋里又拿出筷子和碟子,另外还有准备好的酱油和醋,可谓是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张禹坐到椅子上,看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。自从来到镇海,什么样的山珍海味自己没吃过。可是眼下,自己饿的前心贴后背,闻到这饺子味,仿佛要比自己吃过的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。

    他从欧阳艳艳的手里接过筷子,是立刻动手开吃。一大饭盒饺子,没一会功夫,就下去大半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看着他吃,心中十分的温暖,估计任何一个女人在做好饭之后,都希望吃她饭的男人能够这般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但欧阳艳艳还是说道:“别这么急,再噎到……慢点吃,还有一饭盒呢,没人跟你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……主要是……阿姨做的饺子……好吃……”张禹一边把饺子往最里面塞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看他这般吃相,哪里像是道家的一派方丈,哪里像是大集团公司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听张禹夸奖好吃,欧阳艳艳的心里更高兴,嘴里仍是说道:“好吃你也慢点吃……不用这么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命……遵命……”张禹放慢了速度,其实这个饭盒里也没剩下几个饺子了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又把另外一个饭盒拿过来,打开放在张禹的边上。她的眸子中,满是温柔,只是这抹柔情,也不知是慈祥还是爱惜。

    张禹肚子里有了底,转头看向欧阳艳艳,二人的目光接触,欧阳艳艳的目光下意识地朝旁边躲了躲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也不禁想到二人之前在水桶里发生的事情。说实话,欧阳艳艳的身子之所以会突然弹起来,不是没有原因的,这个原因,他自己自然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张禹也都有点尴尬。他手里的筷子,一时没了动作,房间内顿时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半分钟,欧阳艳艳斜了他一眼,说道:“怎么不吃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吃……我吃……那个,你吃饱了吗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……”欧阳艳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的话,只是顺口一问,可听了欧阳艳艳的回答,他反而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都在炕上躺着,过去的时间,应该不是很久。饺子估计是欧阳艳艳提前包好冻上的,她又是下饺子,又是给送过来,所需要的时间,有可能是来不及吃的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没吃,光顾着我了……”张禹说着,夹起来一个饺子,送到欧阳艳艳的面前,“阿姨,你也吃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张禹亲自给她夹过来饺子,欧阳艳艳的心中又是一阵感动。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对方的一个小小的举动,都能让她感动一阵子。

    特别是今天,按照孙昭奕的意思,张禹的命可要比她的胳膊值钱多了。可是呢,张禹完全不顾那些,硬是将那枚极为珍贵的重阳保命丹给她喂下去。甚至在过程中,还不惜跟孙昭奕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爱护,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。她的眼泪,不由得含住眼圈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又要哭,连忙说道:“阿姨你怎么了,别哭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我没事……就是刚刚过来的时候,被风吹了眼睛……没什么的……”欧阳艳艳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看看,等下再吃。”张禹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、不用……现在就吃……”欧阳艳艳急忙张禹嘴巴,将张禹送过来的饺子咬住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她自己包的饺子,冻在冰箱里,偶尔拿出来吃。以前吃的时候,也就是那么回事,毕竟她的厨艺一般。可是今晚吃起来,却是那样的好吃。也不知是因为饿了,还是因为其他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就拿了这么一双筷子过来,张禹干脆喂她吃饺子,等欧阳艳艳吃了几个下去,就忙不迭的让张禹再吃。就这样,你吃几个,我吃几个,两饭盒子饺子,就这样被二人消灭干净。

    吃完饺子,张禹把筷子方向,他看向欧阳艳艳,欧阳艳艳也看着他。二人的目光,再次交织到一块,张禹赶紧说道:“阿姨包的饺子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当然好吃了。”欧阳艳艳很是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还要吃阿姨包的饺子。”张禹随即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”欧阳艳艳听了这话,不由得一阵伤感。

    虽说张禹是去黑市找解药,可欧阳艳艳清楚的很,张禹中的毒十分的厉害,要比她当初中的毒,不知道厉害多少倍。

    张禹本身就医术高明,孙昭奕更是深不可测。连这两个人都没有办法,即便天下间藏龙卧虎,有着各种高人,各种灵丹妙药,可想要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找到解药,只怕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张禹这一去,能不能再回来,实在是没准。

    “怎么?阿姨你以后不想给我包饺子吃了……”张禹自然也从欧阳艳艳的表情中看出端倪,他嬉皮笑脸的,想要缓和一下这种气氛。

    “哼!”欧阳艳艳故意哼了一声,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但她以前是干什么,绝对不是那种单纯的小女孩,她哪能不明白,张禹这么说,只是想让她放心罢了。就是这样一个男人,年纪轻轻的,却能承担起无比的压力。

    如此心胸,如此胆色,着实印入欧阳艳艳的心中。

    张禹又笑呵呵地说道:“阿姨,时候不早了,你也该回去休息了。等我下次过来,一定要留下来住上一个月,天天吃你包的饺子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欧阳艳艳差点又哭出来,但她还是故意强硬地说道:“怎么事,现在就下逐客令了?你这是不是有点念完经撵和尚的意思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下意识地看向张禹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撵什么和尚啊,跟和尚有什么关系,咱们是道士……”张禹又是嬉皮笑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