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60章 饺子
    欧阳艳艳缓缓地站了起来,从水桶里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也没有个浴巾什么的,欧阳艳艳干脆用自己的衬衣擦了擦身子,然后穿上里面的背心和衬裤,就把道袍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,她又看向张禹,张禹仍然闭着眼睛,好似一个乖孩子,正在等她招呼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柔声说道:“我穿好了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看到欧阳艳艳已经穿好衣服,他跟着就站了起来。才一起来,他马上就意识到不对,双手连忙朝中间一档,护住要害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禹尴尬一笑,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像谁稀罕看你似的……”欧阳艳艳直接转过身子,双颊却是火烫。就在刚刚的一瞬间,她已经看到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不自觉地想道之前两个人坐在水桶里的事情。张禹的那一撞,实在是叫人羞臊不已,难以启齿。想要这里,她的小心肝不禁又鹿撞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见欧阳艳艳回过身子,他赶紧从水桶里跨了出来。张禹快速的穿上裤衩,可身上全是水,总不能就这么穿衣服吧。

    他四下张望,寻找毛巾,可这里哪有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虽然转着身子,却也听出张禹只穿上裤衩子,还没穿衣服。她马上想到,张禹肯定跟她一样,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是水,也没个东西擦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迟疑了一下,随即转过身子。张禹一见她转过来,连忙说道:“阿姨……你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蛋……”欧阳艳艳说着,拿起刚刚擦过身子的衬衣,然后走到张禹的身前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话,直接伸手在张禹的身上擦拭起来。她的动作十分的温柔,张禹身上前前后后的水,全都被她给擦了干净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满意地说道:“现在可以穿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……”张禹还有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。”欧阳艳艳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咧嘴一笑,跟着开始穿衣服。他的衣服,也有日子没洗了,穿好之后,张禹说道:“太师叔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昭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朝门外走去,欧阳艳艳跟着他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里,天色已经大黑,张禹看向欧阳艳艳,低声说道:“阿姨,你回房休息吧。今天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老跟我这么客气,好了……你也早点休息……”欧阳艳艳心中不舍,但还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她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,张禹则是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院子,张禹直奔自己的方丈院落。进到自己的房间,他脱了衣服上炕躺下。炕上很凉,因为他也不在这里住,所以也不生火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张禹功力深厚,倒也无妨。可是今晚,他感觉到有点冷。

    他找出行李铺到炕上,又盖上厚厚的被子。他实在是太累、太困,可他却睡不着。今晚没吃东西,躺下去之后就饿了起来,还有些抓心挠肝,脑子里跟着满是心事。

    半个月!

    自己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黑市是自己唯一的机会,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短了。

    羲虹子这样的高手,尚且没有办法,太师叔想尽办法,也只是靠着欧阳艳艳转移出去三分之一的毒素。如果能够转出去大半,孙昭奕或许还能将毒素给逼出去,但是只转出去这么多,根本不成的。

    自己去了黑市,还能不能活着回来,连张禹自己都不清楚。虽说生死有命,可人在这个时候,心中都会没底。甚至在他的心中,还有很多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父亲……母亲……小阿姨……彤彤……洁洁……月婵……星儿…..佳音…...温阿姨……小云……”张禹的心中,闪出这些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回不来……他们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的心中,不禁冒出来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认为,自己是不是应该在临走之前,处理一下自己的后事。如果说,自己万一回不来,总得有个交代啊。

   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其鸣也哀。

    张禹不仅是一个好人,同样也是一个坚强的人,有担当的人。到了如此境地,他的锐气难免也会有所削减,难免也会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因为他终究也是一个人,有着感情。

    “临走之前,我必须要把这些事情给处理好。”张禹在心中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即便黑市什么都有,极有可能找到治疗自己的解药。可这个概率,也只是一半对一半。还有就是,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黑市,这个神秘的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说是安全,天晓得又会出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胡思乱想,蓦地里,他突然听到院中响起一个脚步落地的声音。显然是有人翻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自己在进来的时候,将院门给插上了。是什么人,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呢?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抓向放在一旁的金钱剑,金钱剑一入手,他就反应过来,自己不能动用真气。饶是如此,一旦遇到对手,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毙,吓也得吓唬一下。

    这功夫,轻微的脚步声来到门外,“嘎吱”一声,显然是有人轻轻推门,没有推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张禹坐直身子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禹,是我。”外面响起了欧阳艳艳有点难为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怎么来了?”张禹好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你,快点开门。”欧阳艳艳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从炕上下来,走出房间来到堂屋,开了灯,到门后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就见欧阳艳艳站在门外,在她的手中,还拿着一个口袋,也不知里面装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姨,怎么还不睡,今天也把你折腾的够呛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把我折腾的够呛,那还不赶紧让我进去坐会。”欧阳艳艳故意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请进。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让开身子,欧阳艳艳直接进门,这大冬天,堂屋里也冷,欧阳艳艳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这屋子里也够冷的了……快把门关上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关了门,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这一般也不过来住,冬天肯定冷,不过我体格好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屋内有桌子、椅子,欧阳艳艳在桌子旁坐下,口袋放到桌上。她打开袋子,露出来两个饭盒。她打开翻开,张禹立时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饺子味。

    “饺子!”饿的够呛的张禹,不由得脱口叫出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