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58章 我以宗主的身份命令你
    欧阳艳艳的心中不住地胡思乱想,同样在她的对面,张禹的脑子里也有点乱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、这……这怎么一点也不听话啊……这什么时候了,竟然这样……阿姨可是……这不是耍么……她肯定能感觉到的……我、我……我这怎么办啊……不能误会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的心里也在乱嘀咕,心都有点静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静不下来,欧阳艳艳的心里比他还乱。人在药水里泡着,这药水本来就热,只有手上凉,并不影响到身上。此时此刻,欧阳艳艳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更热,这么坐着,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有心挪动一下身子,又根本挪动不了,稍微动那么一下,反而让自己更加的难耐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怎么这么不争气……还有这个家伙……真是太气人了……再这么下去,我还哪里受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心中的念头,她的心跳也越发的快了起来,呼吸更是不在规则。她紧闭着嘴巴,不让自己喘出来,但人总不能不呼吸,她的鼻子里,开始时不时的重重呼气,重重吸气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般呼吸,张禹更加感觉不妥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也算是老司机了,什么事不懂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躲开她……”很快,张禹的心中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,有意识地往后蹭,可后面哪有地方。水桶就这么大,后面还有孙昭奕的胳膊呢。

    这往后一蹭,他随即将孙昭奕的手,压到水桶的边上。如此一来,孙昭奕的手也不得劲,随手向前一推。张禹没有准备,他的身子跟着就向前一撞。

    这一撞可好,坐在他腿上的欧阳艳艳猛地闷哼一声,“嗯!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欧阳艳艳的身子下意识地弹了起来。但她的双腿都是在张禹的腰际上,人根本站不起来,登时就要摔回去。情急之下,她的右手一把抱住张禹的脑袋。

    张禹一阵窒息,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部分压在自己的脸上,他跟着就听到“啊”的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吓了一跳,忙睁开眼睛。就见欧阳艳艳原本半站起来的身子,无力地向后摔落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人坐入水中,溅起好多水花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怎么了?”张禹忙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……疼……”欧阳艳艳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刚刚弹起来的那一刻,她的丹田一阵剧痛,这种疼痛,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现在跌回水中,有更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孙昭奕一步抢了过来,抓住欧阳艳艳的右手,张禹的右手,仍然和欧阳艳艳相握,他能够感觉到欧阳艳艳手上的冰冷与无力。

    张禹也赶紧抓起欧阳艳艳的手,然后握住她的脉门。刹那间,张禹就发现了问题,正有毒素顺着欧阳艳艳手上的血脉向上流淌。不过好在,流淌的血脉并非这边的手,而是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张禹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说道:“不成了,得把她的右臂砍断,否则的话,她就会跟你一样!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张禹直接叫道。

    “她可没有你的功力,即便是你,在有羲虹子出手的情况下,也就勉强撑一天,更别说她了。若不当机立断,她必死无疑!”孙昭奕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她自己心里也清楚,之所以会这样,全是因为自己刚刚那一下站起来,导致真气冲撞,无法控制掌上的毒素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坚强地说道:“听师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张禹急忙喊了起来,他旋即想要一件东西,跟着叫道:“重阳保命丹!她现在毒素距离心脉还远,重阳保命丹一定能救得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那你呢……”孙昭奕当时就急了,“你体内的毒素还剩三分之二,若无重阳保命丹,你撑不了多少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对她来说,张禹是无当道观的希望。而欧阳艳艳,只要斩断一条手臂,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!生死有命,我张禹命硬的很,一定不会有事的!趁现在还来得及,快点把我口袋里的重阳保命丹拿来!”张禹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孙昭奕还是迟疑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一听说,重阳保命丹是救张禹命的,也赶紧叫道:“师父,砍断我胳膊就好,把药留给方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张禹也急眼了,大声说道:“我是宗主,这件事得听我的!太师叔,我现在以宗主的身份命令你,将重阳保命丹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宗主!”孙昭奕立刻躬身答应。

    虽说她一直称呼张禹为宗主,但张禹从来没有以宗主自居,更没有以宗主的身份命令过她,一直都是谦恭有礼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明显是真急眼了,孙昭奕也没有办法,急忙从张禹的衣服兜里,翻出重阳保命丹。

    小小的药瓶中,只有一枚丹药,她有些不舍,却还是按照张禹的意思,送到欧阳艳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吃了吧……”孙昭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……师父,快点砍断我的胳膊……我宁可死,也不吃……小禹,你有这份心,我宁死也无憾的……”欧阳艳艳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吃!”张禹猛地一把从孙昭奕的手里,抢过重阳保命丹,硬是往欧阳艳艳的嘴里塞去。

    药丸被张禹强行塞入欧阳艳艳的嘴里,可她却不下咽,只是摇头。她的眼泪,顺着眼角潺潺淌出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自己的命都是张禹救的,张禹又是自己女儿怀着的孩子的爹。这枚丹药,是给张禹保命用的,如果让自己吃了,让张禹怎么办?

    张禹看出来她没有把药丸给咽下去,嘴里叫道:“阿姨,你吃啊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仍然摇头,还是不吃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有数,这九蛇毒霸道无比。自己的功力都撑不住,更何况是欧阳艳艳。再让她磨蹭一会,重阳保命丹也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张禹也顾不得别的了,他直接搂住欧阳艳艳的脑袋,嘴巴跟着堵住欧阳艳艳的嘴巴,想要撬开牙冠,把丹药给送下去。欧阳艳艳哪里肯干,张禹见她不张嘴,猛地用另一只手,使劲掰开欧阳艳艳的牙关,强行用舌头将药物送下。

    “小禹……你……”刹那间,欧阳艳艳已经是泪流满面,她在心中喊了一声,已经顾不得孙昭奕在场,双臂死死地将这个男人给抱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