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57章 小题大做
    莫莉先是看了一下显示器上内容,跟着看向萧洁洁,说道:“萧小姐,我觉得这好像也没什么,就是正常的放量,应该是有人想要坐庄操盘咱们金都地产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一旁坐着的文娴轻轻点头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之前,萧洁洁也问过她,她的答复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萧洁洁马上说道:“只是坐庄操盘那么简单吗?我现在很担心,有人想要吃下咱们的金都地产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莫莉当即一笑,说道:“萧小姐是不是因为上次范士吉的事情,所以一直心有余悸。你的担心没有错,一个合格的企业家,都是要步步为营,小心谨慎的。可是这一次,萧小姐明显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萧洁洁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金都地产的股票,一部分是在萧小姐你的手中,另一部分是在无当集团这边。两边持有的筹码加在一起,早已超过半数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问题。”莫莉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点,萧洁洁自然是清楚。之前问文娴的时候,文娴也是这么回答的。

    可是萧洁洁的担心是有缘故,因为她担心的是张禹。但这件事,她又不方便明说,迟疑了一下,萧洁洁说道:“我想增持金都地产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增持?”……莫莉和文娴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由文娴说道:“萧总,这好像不妥吧……目前正有人坐庄吃入股票,如果你想增持,也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。因为你一旦增持,吃入股票的话,必然会令股价大幅度蹿升……这绝对是一笔亏本的买卖……”

    莫莉也跟着点头说道:“文娴说的在理。萧小姐,就算你有心增持,我觉得也不应该选择这个时候……大可以等日后庄家出货,股价被打压下来之后再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萧洁洁见自己的左膀右臂都这么说,一时间有点拿不定主意了。思量了片刻,萧洁洁说道:“你们最近,主要是盯着金都地产的股票,如果有什么变故,那就马上通知我……还有,帮我调集资金,准备随时吃入金都地产的股票……”

    莫莉和文娴互相看了一眼,都觉得萧洁洁实在是小题大做。想来也是因为当初范士吉的事情,让这位大小姐有了阴影。

    二人只好点头,“是。”“是。”

    无当道观,孙昭奕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张禹和欧阳艳艳仍然坐在水桶之中。欧阳艳艳的右手,抵在张禹的丹田之上,左手和张禹的右手扣在一起,同样是放在水中。

    张禹只有脑袋露在水外面,欧阳艳艳因为是坐在张禹的腿上,所以还会露出来一半香肩。

    不等不说,孙昭奕的功力着实深厚,现在已经将张禹体内的毒素排出来能有四分之一。这些毒素,顺着张禹的丹田和右手,慢慢地流入欧阳艳艳的掌中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欧阳艳艳有点紧张和害羞,等感觉到毒素传入掌中之后,她开始谨慎对待,紧张与羞臊之心便全然不见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传入掌中的毒素越来越多,欧阳艳艳的手,渐渐开始发凉,还有点微微的刺痛与麻木。这种感觉,让她的手,很是难受,但她知道,这是救张禹的重要时刻,自己绝对不能因此而退缩。

    她的手,仍然是按在张禹的丹田上,只不过开始轻轻的颤抖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张禹,正感受着真气从后心进到体内,毒素从丹田和手掌排出去的喜悦。这种感觉,让他十分的舒适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,欧阳艳艳的双手渐渐变凉。要知道,这可是在药水之中,水温是很热的,欧阳艳艳的手会变凉,绝对是因为毒素的刺激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睁开眼睛,一眼就看到欧阳艳艳正看着他,二人四目相对。此刻的欧阳艳艳,额头、脸上是香汗淋漓,那模样好似出水芙蓉。欧阳艳艳一见张禹睁眼,心头不由得一阵娇羞,她本想出声让张禹闭眼,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那是不许胡乱说话的,否则的话,有可能出现危险。因为刚刚,孙昭奕已经叮嘱过二人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嘴唇轻轻动了动,没有出声。原本她的手,就因为毒素的进去,开始颤抖,这一刻颤抖地更加厉害。她的右手,放在张禹的丹田上,张禹身上一点也不难受,浑身暖洋洋的,特别是真气和毒素的流动,让人的体内都特别的舒适。无奈欧阳艳艳的手,放在他的丹田上,这开始一抖动,张禹倒没怎么样,可他的小伙伴,竟然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他和欧阳艳艳离得何等之近,略微有个风吹草动,对方就能感觉到。欧阳艳艳瞬间发现不对,作为过来人的她,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粉颊瞬间涨红,你们闭上眼睛。张禹也意识到不妥,跟着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以为不看欧阳艳艳,小伙伴就能安分下来。但根本没有半点屁用,因为欧阳艳艳放在他丹田上的手,仿佛更是难耐,抖动的都有些错乱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……他干什么啊……都这种时候了,竟然还能想这种事情……他也不想想,我到底是谁……他、他……真是太恨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心中有些着急起来,整个芳心大乱,可让她就这么把手离开张禹,她还不能。就这样,过了两分钟,她仍然能够感觉到张禹的不安分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咬了咬牙,偷偷地眯缝起眼睛,看向对面的张禹。

    这一瞧,张禹紧闭着眼睛,根本不敢看她,甚至还在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般,欧阳艳艳的火气,略微消了起来,又在心中嘀咕起来,“这小子应该不是故意的吧……我这么坐在他的身上,手又放在眼里,估计是个男人,应该也受不了的……他年轻人火力壮……估计脑子里不去想,也会有自然反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有点上了年纪,可身材、长相,一点也不见得比小女生差……他要是没有反应,那才不对呢……我在这瞎寻思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脑子里,那是不住地胡思乱想,想着想着,她都感觉到自己有些不靠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