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55章 祠堂着火
    张禹的眼睛死死地闭着,感觉到软绵绵在自己的嘴上移开,他勉强算是松了一口气,嘴巴赶紧跟着闭上。甚至,自己的上下牙齿还跟着将上下嘴唇咬住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的双手仍然抱着张禹的后脑,眼睛一直盯着张禹,看到张禹这般样子,她不禁好笑,差点没笑出来。不过她的心中,仍然是羞臊无比,呼吸始终有些不协调。

    她的双腿下蹲,终于一屁股坐到张禹的腿上。但是她的双腿,却是死死的顶在张禹的身上,那样的不得劲。无奈水桶就是这么大,正常只能容纳下一个人,现在非得装两个人,哪怕欧阳艳艳的身材苗条,也是不成的。欧阳艳艳琢磨了一下,还是要换个姿势。她也发现了,想要让水桶容纳下她和张禹,办法恐怕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办法,欧阳艳艳的双颊又是火烫,可现在救人要紧,也无法顾及那么多了。可以说,如果孙昭奕在此,欧阳艳艳咬咬牙,一横心,恐怕也就那样了。但一看到孙昭奕就站在张禹的后面,总是叫人难为情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会,欧阳艳艳才硬着头皮,慢慢地将腿分开,抱住张禹的腰。自己的屁股,也是完全坐在张禹的大腿上,两个人的身子,几乎是紧紧地贴在一起,她的右掌,按照孙昭奕的意思,按在张禹的丹田上,另一只手,抓住张禹的手掌,两人的手扣到一起。

    如此姿态,更是叫她的心七上八下,若是被他人知道此事,估计羞都能把自己给羞死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,跟张禹的脸距离极近,鼻尖几乎可以触碰到对方的鼻尖。她憋着呼吸,生怕自己的喘息太过猛烈,被张禹发现。但是人总不能不呼吸,她的鼻子里,时不时的都要发出重重的喘息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好在,张禹一直紧紧地闭着眼睛,让欧阳艳艳不至于太过紧张。这一刻,若是张禹睁眼,怕是当场就会让她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欧阳艳艳同样也能够感觉到,张禹现在的呼吸同样是不协调。以两个人的关系,张禹若是不难为情,那也是假的。特别是欧阳艳艳的手掌,还放在自己的丹田之处,哪怕是疗伤,多少也会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房间内仿佛充斥着二人不协调的喘息,你喘一下,我喘一下。其实声音并不大,但在二人的耳中,听起来却是那般的清晰。

    孙昭奕一直没有出声,就是静静地等着。过了能有五分钟,张禹和欧阳艳艳的呼吸才渐渐正常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现在好给方丈逼毒了,艳艳……你准备好了吗?”这时,孙昭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……”欧阳艳艳的呼吸还算平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开始了……”孙昭奕说着,把手放入水中,贴到张禹的背心之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就能感觉到有一股暖流,从背心涌入,十分的舒服。渐渐,张禹又发现,自己体内有一股气流,开始顺着丹田流淌出去,想必是流入了欧阳艳艳的掌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,自己没有半点疼痛感。很显然,孙昭奕的法子奏效了。

    眼下天色已经大黑,院子中厢房之内的炕上,摆着圆桌,潘重海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。

    他已经吃过了饭,此时此刻,他感觉到心绪不宁,也不知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禹可不能出什么事啊……应该不能吧……他太师叔神通广大……一定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老爷子的心里,满是惦念着张禹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旁放着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潘重海拿起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是自己的弟弟潘重河的号码。潘重河立刻接听,说道:“喂,是老三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是我……”电话里响起潘重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,有什么事?”潘重海温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潘家集出事了……”潘重河说道:“前几天,总有人听到潘家山上有哭声,搞的人心惶惶……跟着,集上就爆发了流感,相继有人生病,而且患病的人,都是咱们潘家的人……就在刚刚,咱们家的祠堂竟然莫名其妙的着了火……集上的人,都很害怕……大哥,你看这事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”潘重海微微皱眉,说道:“我这就回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已经赶回潘家集了,在家里等你。”潘重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重海应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突然出这样的事儿了……我得和小禹去看看……”出了这种事,潘老爷子的第一念头就是想到张禹。

    可是,他随即意识到不行,张禹明显受了重伤,这事不能告诉张禹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时间皱了皱眉,琢磨了片刻,他认为自己应该找一个懂行的人帮帮忙。

    “找谁呢……对了,要不然找王胖子……这小子怎么说也是观主……告诉他不能把这事告诉小禹,他应该不能说……就这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潘重海也是担心,张禹知道了情况之后,一定要去。即便不去,也得挂念,本来就受了伤,可别伤势恶化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找叶玲珑帮忙,他知道叶玲珑的本事不小。但有一点,潘家的人,不少都认识叶玲珑,知道叶玲珑已经死了。这给带回去,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老爷子下了炕,出门朝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院子,他直奔观主的房间。

    王杰在道观里,那也是高级干部,有着自己的院子。潘重海来到观主住的跨院外,拨了王杰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王胖子拿腔拿调的声音,“无量天尊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主么,我是潘重海。”潘老爷子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杰自然知道一点潘老爷子的情况,马上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爷子,您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在道观吗?”潘重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我自己住的房间呢。”王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院外,你出来给我开下门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老爷子您稍等……”

    王杰挂了电话,不到片刻,院门打开,王杰穿着一身道袍,站在院门内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潘重海,立刻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爷子您可是稀客,今晚怎么寻思着,到我这边来了,快请进、快请进……到屋里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