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54章 道法自然
    看到自己一声令下,张禹马上闭眼,而且眼皮夹的特别死,欧阳艳艳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可是随后,她仍然是一阵羞臊,迟疑了片刻,她缓缓地转过身子,背朝着张禹,开始慢吞吞地脱掉身上的道袍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孙昭奕一言未发,也不知是不着急,还是懂得女人的心事。她只是重新走回张禹的身后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就算脱的再慢,身上的衣服也终究会脱完。等她彻底脱光,重新转身,怯怯地看向张禹。张禹仍然是乖乖的闭着眼睛,这让她勉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嘱咐道:“我不让你睁眼,你可不要睁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明白。”张禹立刻答道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也不是小姑娘了,自己的闺女都好当妈了。可是这一刻,连她自己都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羞臊,为什么会这么紧张。

    她距离水桶越来越近,心跳也是越来越快,“扑通扑通”的,小心肝仿佛随时都会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。

    几步就来到水桶边,欧阳艳艳先是把手伸进桶里,手一进去,倒是不觉得烫,毕竟平常都是用手也做糖炒板栗的。这一双手,就跟钢筋铁骨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她跟着一抬腿,脚才跟水一触碰,就忍不住叫出声来,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听到她突兀的喊声,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连忙睁眼看去,嘴里急道:“阿姨,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是连阿姨都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睁眼,直接看了个透彻。欧阳艳艳的娇躯,白玉无瑕,以前保养的就好,现在更是修炼,看起来好似少女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欧阳艳艳现在已经把脚缩了回来,听到张禹的声音,她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也看向张禹,二人四目相对,一时间,欧阳艳艳倒是没觉得什么,但旋即就意识到不对,她忍不住再次叫出声来,“你!谁叫你睁眼的……闭上、闭上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叫,一边伸手挡住要害。

    张禹忙闭上眼睛,尴尬地说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我不是有意的……只是听到你的叫声……那个……看看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结结巴巴,脸上都是紧张。欧阳艳艳看在眼里,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扑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……”张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你个大头鬼,你给我老实的闭着眼睛就好……”说着,她轻轻皱眉,又道:“对了,这水这么烫,你怎么下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服用了神打符……那个符纸就在我衣服兜里……”张禹指向炕上,他也不敢睁眼,就是大约摸的指着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过去,从张禹的兜里掏出来一叠符纸,她也不知道哪张是神打符。孙昭奕是瞎子,眼睛看不到东西,也不能靠摸的,但孙昭奕仿佛感觉到欧阳艳艳的为难,干脆说道:“让方丈帮你找吧……你们两个,也用不着这般……道法自然,心如止水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两个还羞羞答答,孙昭奕能不着急么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见孙昭奕发话了,转念一想,也是这么回事,但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光明正大的让张禹看,即便张禹张禹为她化解五更寒的时候,也曾经看过,可终究没有现在彻底。再者说,边上还有一个孙昭奕,欧阳艳艳哪能真的让张禹睁眼看个周全。

    她推到张禹的身后,把手里的一叠符纸展开,说道:“你睁眼看看是哪一张?”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自己的符纸,自然是一眼就能确定。他抬手指了指一张神打符,说道:“就是这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闭上眼睛吧。”欧阳艳艳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她抽出神打符塞进嘴里,然后其他的符纸放到炕上。她重新回到水桶旁,跨腿进去。

    有神打符护体,就不会那么烫人,她一脚下去,正好踩在张禹盘起来的腿上。张禹猝不及防,好在不是那么疼,只是微微皱眉。同样,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水桶实在有点小,容纳一个人还好,如何容纳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自己先前是靠着水桶边坐着,对面还能稍微有点地方。可因为要给孙昭奕的手腾出来地方,所以的靠前一点。这样一来,前面根本没啥地方,根本坐不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一只脚踩到张禹的腿上,自然也发现了问题。她也是一皱眉,但迟疑了一下,总不能打退堂鼓,另一条腿抬起来,准备再片进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腿才抬进来,下面那踩在张禹腿上的脚难免一滑。她的身子斜着就扑了进去。

    好在这水桶就这么大,张禹就在前面,怎么摔也摔不出去。欧阳艳艳情急之下,也是下意识地双臂向前一抱,紧紧地就将张禹的脑袋给抱住。

    张禹的脑袋被抱住,先是一愣,随即就感觉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,印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张禹张开嘴巴,才说出两个字来,嘴巴跟着又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仿佛意识到,这彻底堵住自己嘴巴的东西是什么,吓得他的嘴巴再也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虽然不动,但他此刻能够清楚的听到欧阳艳艳急促的喘息声,以及那剧烈的心跳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正抱着张禹脑袋的欧阳艳艳,俏脸好似熟透了的水蜜桃。她的身子都有点哆嗦,小心肝如同鹿撞。她甚至怀疑,自己的心会不会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孙昭奕身穿白裙,就站在她的对面。她又下意识地微微抬头,看向孙昭奕的眼睛,等看到孙昭奕那红色的眼珠子,她才跟着反应过来,孙昭奕是看不到东西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勉强松了口气。她不敢出声,发现张禹也不出声,旋即明白,这种事情,张禹肯定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又重重的喘息两声,她想要松开张禹的手,可自己的姿态,实在是不允许。水里的那条腿是弓着的,另外一条腿,还打开水桶沿上。她只能是继续抱着张禹的脑袋,将另一条腿缓缓地收进水里,踩到张禹的腿上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这么站着,肯定是不成的。想要坐着,哪有地方,琢磨了一下,欧阳艳艳咬了咬牙,身子慢慢的蹲下,那个软绵绵的物件,才算是离开张禹的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