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7章 援手
    张禹现在看到了求生的希望,但他并没有说话,因为他知道,自己身中剧毒,羲虹子能不能救得活他,都是两句话说。而且,人家愿不愿意出手救他,也还说不准呢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这次也算是帮了阳春观的忙,可阳春观方面,并没有请他,亦或是求他出手。更为重要的是,尸王被封印在此,对于阳春观来说,恐怕也是一个大秘密。阳春观内部知道的人,恐怕都不多,更别说是被他一个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韩先生此刻大笑起来,他盯着羲虹子,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原本我以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,现在看来,我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现在身负重伤,根本无力再战。我劝你还是莫要挣扎,不如跟我去见住持,讲明罪行,或可留下性命。”羲虹子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留下性命……那是不是会废了我的修行……”韩先生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……”羲虹子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韩先生猛地狂笑起来,“只有断头的十二星相,没有屈服的蝮蛇真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右手手掌一翻,七支蛇形锥一股脑地从袖口中射了出来,分为七个方位,射向羲虹子。

    蛇形锥变化多样,当时张禹有108枚铜钱护体,组成阵法,滴水不漏,方能轻而易举的挡住蛇形锥。可是现在,并不见羲虹子的身周有什么护体的法器。

    张禹紧盯着羲虹子,且不说等会羲虹子会不会救他,但他却不想这个看起来烂醉的邋遢道人有个闪失。毕竟,羲虹子赢了,就算自己死掉,起码尸骨能够留存,若是让韩先生赢了,自己可就倒了大霉。

    羲虹子看起来不紧不慢,他抬起单掌,只是口宣道号,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埋埋汰汰,已经分不清具体颜色的道袍。就这衣服,估计扔大街上,收破烂的都不会捡。可就是这件道袍,此刻竟然鼓荡起来,当蛇形锥近身之时,竟然全都定在半空之上,不停地颤动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蛇形锥便被震飞出去,从四面八方撞击到石壁之上,弹落到地。

    韩先生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,根本不认为蛇形锥能够伤了羲虹子。他在射出蛇形锥之后,立刻把腿朝斜刺里冲去,当蛇形锥落地之时,他已经停下脚步,身上同时掀起一团黑雾,这团黑雾的十分的稀薄,都可以看到黑雾中韩先生颤巍巍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…”

    猛然间,又有七条长蛇从黑雾中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羲虹子不以为然,手腕一抖,一条手串打了出去。手串上有七枚珠子,这珠子即刻散开,“噗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枚珠子都正中长蛇的脑袋,将蛇头打的稀巴烂,更是掀起无尽的血雾,血雾之中,还夹杂着极为浓郁的腥臭。

    蛇血中有毒!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张禹,见识过这一招,知道韩先生这是想跑,上次韩先生跑路时,用的就是这个。他赶紧喊道:“他想跑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音才落,一声痛呼便跟着响起。张禹扭头看去,就见在距离月亮门只有两步远的地方,韩先生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打中韩先生的是什么,张禹并没有看清,但他知道,羲虹子应该是早就料到,韩先生想要逃跑,所以做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……”几乎是一刹那,清脆的声音响起。张禹这才发现,原来打中韩先生的是五帝钱。

    羲虹子的手臂一挥,道袍之上刮出一阵清风,将血雾扫散大半。羲虹子跟着一摇三晃地朝韩先生走了过去,嘴里淡淡地说道:“不辞而别,可是不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韩先生苦笑一声,他有心站起来,却根本没有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之前震开张禹的玉虚绳,几乎已经让他耗尽所有的元气。刚刚的出手,让他的元气彻底耗尽不说,加上身上的伤,更是叫他彻底的虚脱。

    他眼瞧着邋遢道人走过来,眸子已如死灰。这一刻,他彻底的绝望了。

    韩先生清楚,自己如果落入正派手掌,结果会是什么。因为无论正邪,在对付对手的时候,手段都是极为的残忍。为了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,都会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“想要抓我……做梦……”韩先生说着,上下牙齿猛地一咬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的脸色变得漆黑,嘴角甚至有黑色的血液淌出。紧接着,他的右脚一瞪,身子挺直,双眼泛白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般样子,羲虹子两步抢到韩先生的身边,弯腰抓住韩先生的手腕。

    羲虹子跟着摇了摇头,无奈地说道:“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,我死后还会被他折磨……他终于死了……”张禹忍不住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无当道观的张禹。”羲虹子直起身子,朝张禹走去。

    “道长认识我。”张禹有点纳闷地说道:“我们好像并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在整个镇海市,如此年纪,能够和十二星相中的蝮蛇真君拼个两败俱伤的人,除了无当道观的张道友之外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人……你我虽然素昧平生,可镇海市出了一个小小年纪就成为法师的高手,我还是听说过的……”羲虹子嘴里说着,人已经走到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蹲下身子,伸手抓住张禹的手腕。

    张禹苦笑一声,说道:“我中了他的九蛇毒,怕是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毒果然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羲虹子嘴里说着,张禹跟着感觉到,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从自己的手腕上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这股气流,让他感觉到十分的舒适,身上的麻痹,竟然开始慢慢的舒缓。张禹心中大喜,看来韩先生的话,多半是危言耸听,亦或是这位羲虹子前辈实在是太强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两分钟,羲虹子重重地喘息一声,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叹息,从他的额头上,滴落不少汗水。因为杂乱的头发和胡须在那里当着,张禹看不清羲虹子的全貌,只能看到羲虹子脸上露出的皮肤,都已经泛红。他心中清楚,刚刚羲虹子是在用真气为他疗伤。

    “前辈,怎么样?”张禹感激地问道。

    羲虹子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毒实在是太过霸道,而且已经渗入你的五脏六腑,就差最后的毒气攻心……此毒世上怕是无药可解,我能做到的,只是用真气勉强压制毒素,暂缓毒气攻心的时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