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6章 什么好戏
    张禹的牙齿,咬得是“嘎嘎”作响,之前因为两次咬破舌尖,张禹的脑子还算清醒,可是现在又开始眩晕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说道:“韩先生,你的话,拿来骗三岁小孩子还差不多。如果我告诉你咒语,那岂不是等于任你摆布。届时,你真的收了我的命魂,将我的尸体做成行尸,我只能眼看着,半点跟你谈条件的筹码都没有。你认为,我会这么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跟我谈条件?”韩先生不屑且痛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……”张禹这次强硬地说道:“因为我压根就不相信,有人能够强行解开法器的咒语……如果你想要得到这些法器的咒语,那也不是不行,现在就解了我的毒,这样我才能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!你这简直是白日做梦!”韩先生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就凭你坏了我的好事,毁了我的法器,还想让我给你解毒救命,你就算死上一千回一万回,也不够你赔的。再者说,九蛇毒根本就没有解药,除非是刚刚中毒的时候,将中毒的部位砍下来,防止毒素蔓延。可惜……眼下毒素已经流遍血脉,若非你修为深厚,早就死上几个来回了……等待你的只有死亡,再无其他……还有,你根本就是一个井底之蛙,表面上在一般的人看来,不知道一件法器的咒语,就无法使用这件法器……其实,只要识得上面的符文,亦或者另有神通,自然能够法器如何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韩先生顿了顿,才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就算了……静静地等死吧……以后,才是好戏开始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。他绝望了,这次是彻底的绝望了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镇海,自己历经大小战无数,他从来都是很自信,从来没有绝望过,不管自己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。虽说在英吉利,自己曾经被大主教查尔斯一个回合打翻,即便如此,张禹也没有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戏啊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里,一个苍老的声音,突然在斜刺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的眼睛猛地一亮,他听得出来,这不是韩先生的声音,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。只有有人来,自己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转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就见月亮门那里,此刻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身上,穿着一套道袍,这道袍也说不出来,到底是个什么颜色,总而言之,那是脏兮兮的,估计多少年都没洗过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这人还一头白发,白色的胡须,看不管是头发还是胡须,都已经擀毡了,同样是多少年没有梳洗和清理过。

    张禹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人的相貌,但他却已经想到了来人是谁。这人不正是上官宁所描述的羲虹子么。确定这人的身份,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喜。

    韩先生同样看了过去,见到羲虹子之时,他的身子登时一颤,有点颤抖地说道:“你是羲虹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贫道……”邋遢道人晃晃悠悠,满是醉态地朝韩先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说这老道走路七扭歪斜,可是韩先生仍然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两步。他自己心中清楚,在不受伤的情况下,自己能不能是羲虹子的对手,都要打上一个问号,更不要说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韩先生刚刚一直没着急走,其实也不是他不想走,因为他压根走不了。外面就是大天罡北斗阵,自己必须得休息一下,恢复点元气,才能走过去。要不然的话,一旦在回去的路上,不小心脚下打滑,那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来的时候,吴东国就是脚下打滑,催动的阵法,挨了好几下子,差不点让三个人全都折进去。

    另外,韩先生也在估算着时间,时间绝对是来得及的。但他实在想不到,羲虹子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……从你破完阵到现在,也就是一个小时多点……从镇海大学出发,想要回到阳春观,最少也得两个多小时,三四个小时也是有可能的……”韩先生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是这样……可如果羲虹子前辈,没有去破你的阵法,而是直接从生门出来,绕路快速折回阳春观的话……那就不一样了……”这一次,说话的是躺在地上的张禹。

    “没有破我的阵……不可能,如果不是他破的阵,还有谁有本事破掉我的阵法……”韩先生满是不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羲虹子则是看了眼张禹,上下打量了两眼。张禹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脸色,但是羲虹子看的清楚,张禹的脸色漆黑,摆明是中了剧毒,而且毒素即将攻心。

    “莫要忘了,你留在花瓶中的阵图……那份阵图,原本我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,可当我和白眉宫的人取得联系之后,听了阵法的描述,立刻知道,你布置的阵法就是阵图上的阵法……既然看过阵图,我自然知道如何破阵,就指点白眉宫的人,顺手破了你的阵法……”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韩先生咬了咬牙,愤恨你说道:“又是你……又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对破阵的时间是有估算的,上官宁破阵的时间,其实恰到好处。如果说再晚一些,韩先生或许会察觉到,其中有问题。因为破阵的时间和他预料的差不多,加上张禹的及时到来,两下一打起来,他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韩先生恨不得直接就把张禹给生撕了,可张禹现在的样子,就跟死人也没啥区别。所以,韩先生没有再把注意力放到张禹的身上,而是盯紧了羲虹子。

    “贫道虽然总是喝酒,看起来疯疯癫癫的,可贫道也不是个傻子啊……展师弟在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,什么样的邪派高手敢在镇海大学作祟,甚至还敢将阳春观的人困住,这不是自讨没趣么……在去的路上,虽然我在睡觉,其实一直都在琢磨……我终于反应过来,这个人是有目的的,尤其是在我进到13号楼里之后,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……这个人的目的是将我从思过堂中引出来,要带走封印在密室中的尸王……我怎么可能让这个人轻易得逞,于是我干脆也不破阵,找到生门直接从后窗跳了出来,就一路赶回白眉宫了……现在看来,我回来的还是稍微晚了点……”羲虹子慢条斯理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