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5章 神秘的黑市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对方的真正意图,其实是在羲虹子的身上……”袁真人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也不敢确定,只是一种猜测。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羲虹子……”袁真人不自觉地仰起头来,看向八层高楼,她眉头深锁,也不知是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她不再出声,旁人自是不敢打扰她。上官宁和四个老道静静地站了,过了一会,楼洞内走出来一众白眉宫道士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袁真人的面前,冯崇绝躬身说道:“回禀师姐,我们从一楼到八楼,乃至楼盖上都已经搜了个遍,根本没有找到之前进去那个邋遢道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人,终究是高人……”袁真人感慨道。

    白眉老道站在一边,他低声说道:“羲虹子成名日久……多少年前就已经是法师境界……据我所知,羲虹子和他师弟的交情很深,而且当年在阳春观中就很有地位……他虽说是因为喝酒被罚面壁,可我总觉得有点问题……当然,这是人家阳春观的事情,咱们外人也不便多加过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……”袁真人点了点头,说道“高人做事,自然有高人的章法……他既然早已经离开,说明已经看穿一切……没有直接破阵,一是怕耽误时间,二是怕打草惊蛇吧……我想他现在已经赶到应该到的地方……咱们就不要多管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眉老道点了点头,其他的白眉宫道士们,也都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上官宁低声说道:“师尊,张真人联系不上了……您说他会不会跟羲虹子前辈碰到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对张禹还是比较关心的,担心张禹有个闪失。对方的实力很强,即便张禹也很强,但强强对话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一旦输了,极有可能搭上性命。

    “我听张禹描述过那个对手,两下如果再碰到,我相信张禹即便不敌,想要自保还是没问题的。如果他能和羲虹子碰到,那肯定不会有危险……其实现在,我们就算想要帮他,也已经来不及了……”袁真人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阳春观,思过堂下的石室中。

    张禹无力的躺在地上,他的四肢都彻底麻木,完全是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韩先生盯着张禹,脸上满是狞笑,他的手放在小腹上,猛地一咬牙,将插在上面的七星刀给拔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打量了一下七星刀,赞叹道:“真是好东西啊……实在想不到,你的身上还有这么好的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出声,任凭韩先生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说不说,都没有多大的关系,我自有办法解开这东西的咒语。”韩先生自信地说道:“只不过,你说出来的话,就不会受什么苦……若是不说,我会让你苦不堪言,后悔来到这个世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笑话……我就不信,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强行解开法宝的咒语……”张禹满是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嘴上这么说,可张禹知道,这个世上确实有在不知道咒语的情况下,强行破开咒语的方法。就好像自己的九玄镜,便有这个功能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……”韩先生得意地说道:“有个地方,我倒是可以告诉你,这个地方就是黑市……那里是天下法器交易的地方,而且不管这法器是从哪里来的,是怎么来的,在黑市都可以进行交易……只要你愿意提供一定的代价,黑市的主人甚至可以帮你强行破开法器的咒语……你的这些法器,真的很不错,随便拿出来一件,基本上就足够用来作为代价,请黑市的主人帮我破开所有法器的咒语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心下却不禁暗叹,这个黑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黑市的主人,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。

    他跟着说道:“你们十二星相无所不能,更是无宝不落,那怎么没有想过打黑市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打黑市的主意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韩先生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的笑声,就好像是在笑话傻13一样,“黑市的主人到底有多强悍,没有人知道,但是黑市之中,随便叫出来一个管事的,都是你我这等修为,或许还在你我之上……去打黑市的主意,跟找死又有什么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十二星相也不是说,谁都敢惹,哪里的主意都敢打了……不过如此……”张禹故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笑吧……你现在可以尽情的笑一会……小子,你已经命悬一刻,知道等一下,我将要如何发落你么……”韩先生森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如何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”韩先生说着,从怀里掏出来一个不大的纸人,他淡淡地笑道:“等你死了,你的三魂七魄都会离体……那个时候,我会顺手收了你的命魂,将它困在这个纸人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一听这话,张禹的心头一颤,忍不住愤怒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完呢,只是小意思……”韩先生狞笑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只是看着你死,并没有出手的打算么……这是因为,我怕自己一冲动,收不住手,把你的身体给打坏了……我要留着你的尸体,把你的尸体做成行尸,然后去替我做一些事情……而且,我还要你的命魂,眼睁睁地看着……看着你的尸体,杀光你所有的亲人……”

    越往后说,韩先生的眼珠子瞪得就越大,他的眸子中都好迸出火焰。

    他对张禹,绝对是无比的痛恨,自己本来就要成功了,结果就是因为张禹的出现,让他功败垂成。哪怕是杀了张禹,都无法令他泄恨,他要折磨张禹,哪怕是张禹死了,只剩下魂魄,也要继续折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禹实在想不到,韩先生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他完全能够确定,韩先生一定是说到做到。张禹的眼珠子也瞪了起来,他的目光中没有半点畏惧,有的只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跟你说了,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说出咒语,那我就当是这一趟只赚了你的法器。你死也就死了……可是,你若不说,那等待你的就是这个……你自己考虑吧……不过你要记住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……怕是随时随地,你都会再也说不出来……”韩先生狞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