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4章 恐怖的修为
    张禹知道,韩先生的身上,有着很多秘密。当然,十二星相的身上,本来就拥有着很多秘密。同样张禹也明白,自己确实活不了多久了,除非出现奇迹。

    但这个奇迹发生的概率,实在是太低了。张禹说道:“那不知道,能不能在我临死之前,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吗?”韩先生森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处……”张禹说道:“你想要得到什么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道铜门,只有阴尸和阳尸联手才能打开,连我都无法打开。我来这么一趟,总不能空手而归吧。要不然这样,横竖你也是要死了,不如将你那些法器的咒语告诉我,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事情,我都会告诉你……这个交易,比较公平吧……”韩先生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可能么……”张禹笑道:“当然,就算我告诉你了,又能怎么样,你以为你还能离开这里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离开,就是我的事情了,说不说,却是你的事情……”韩先生很是得意地说道:“你想要让我满足你的好奇心,那就要付出代价……这个世上,没有不劳而获,你说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不问了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让自己将法器的咒语告诉对方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不曾想,韩先生却突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张禹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虽然不想问了,但我却很想知道,你这些法器的咒语。”韩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如果我不想说,你又能奈我何……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法器确实很厉害,可是你的修为,真的是差得远……”韩先生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此,他的身上猛地散发出一团黑雾。

    这团黑雾,张禹先前见韩先生用过,只是没有想到,在这种情况下,韩先生的身上竟然还能够散发出黑雾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层层黑雾,越来越厚,蓦地里,就听“啪”地一声,韩先生身上的玉虚绳竟然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玉虚绳的弹飞,韩先生的黑雾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,从韩先生的嘴里喷出来,他伸手抹了一把,脸上露出惨笑。

    “小子,怎么样……”韩先生冷笑着站着张禹,跟着撑住身子,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彻底傻了眼,他万没想到,韩先生在身负重伤,元气大损的情况下,竟然还能震开玉虚绳。这得是何等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禹苦笑一声,说道:“算你狠……可是这又能怎样,想要从我的嘴里问出这些法宝的咒语,简直是白日做梦……我马上就要死了,我还会怕你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恨的是牙根直痒痒,自己使尽浑身本事,结果到头来丢掉性命的只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好,一个将死之人,还会怕谁……”韩先生冷冷一笑,又道:“但人在有的时候,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……”

    镇海大学。

    女生宿舍13号楼楼洞外。

    上官宁、冯崇绝等人都是眉头深锁,一个个全在琢磨袁真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袁真人本是让上官宁琢磨一下,对方在镇海大学布阵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其他的人,也不能跟死人一样,就不去琢磨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上官宁看向楼洞口,突然疑惑地说道:“师尊、师叔,诸位太师叔、师叔……你们有没有发现,好像少了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袁真人看向上官宁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也都一起看向她,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人?”“是啊,少什么人?”“咱们这里,还缺谁吗?”……

    上官宁说道:“就是之前,喝的烂醉那位,也就是吕真人的大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上官宁伸手指向楼洞口,说道:“他自从进去之后,就一直也没有再见他出来……这人特点鲜明,还一身的酒味……如果出来,我想一定会被发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冯崇绝点头说道:“他进去之后,好像真的就没有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出来。”“我印象中,反正是没看到他出来。”“我也没看到,应该真的没出来。”……其他的人,也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有一个年纪不大的道士说道:“师妹,他就是一个酒鬼……进去之前,喝了那么多,会不会已经醉倒在里面了……还有,你找他有什么用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道士,是袁真人的弟子。虽然入门比上官宁早,但对上官宁一向客客气气,毕竟也知道师父宠爱上官宁。

    “他有可能真的醉死在里面,同样也有可能不在里面。如果醉死在里面,那我真的想不出来了……可如果他不在,我或许能够猜出来个一二……”上官宁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才落定,袁真人直接抬手一挥,一声令下,“都给我进去找!”

    有她发话,白眉宫的人谁敢怠慢,除了袁真人的四个师叔之外,其他的人纷纷躬身说道:“遵命!”“遵命!”“遵命!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地往楼洞内跑去,就连上官宁也领命要去。

    袁真人立刻说道:“小宁留下。”

    上官宁停下脚步,在袁真人身边侍立,等冯崇绝等一干白眉宫的人进到楼内之后,袁真人才看向上官宁,说道:“你说说……如果他不在里面,那又是什么说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瞒师尊,这人看起来醉醺醺的,又邋邋遢遢,我最早的时候,认为他很有本事,后来他进去之后,一直没出来,我又觉得,他可能没什么本事。直到确定,13号楼真的是阵眼所在时,我隐隐意识到,他应该是真的有大本事。”上官宁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羲虹子岂能没有大本事……接着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居高临下的观看,直接就能确定阵眼的所在,进到13号楼之后,却又一直没有出来。如果他不在里面,阵法又没有破掉,那弟子认为,只有一个道理,那就是他早从生门离开了这里。他极有可能是看出了对方的目的,所以才不想耽误时间。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袁真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听太师叔说……羲虹子前辈一直都在闭门思过……如此高手,却要闭门思过,难道真就这么简单么……还有,布阵的这个人,一直也没有出来,他将阳春观的人困在这里,目的会不会是在引羲虹子前辈出现呢……”上官宁揣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