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3章 惹不起的人
    “习桐,你不要听他蛊惑,你这样有什么不好!”躺在地上的韩先生见习桐迟疑,立时就急了,他生怕习桐让张禹给忽悠过去,连忙扯着嗓子,用尖锐的声音说道:“谁敢欺负你,你就杀了谁……谁敢欺负你的家人,你就杀了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习桐听了这话,直接对韩先生是怒目而视,“这个样子很好么……你怎么不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韩先生登时哑然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心中一喜,既然习桐这么说了,那就说明他已经有了迷途知返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禹趁热打铁地说道:“你的仇怨已报,切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……你现在尚有理智,迷途知返还来得及,若是越陷越深,便再也无法回头……一念成仁、一念成魔,与其日后陷入无尽痛苦,不如尽早做个了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……”习桐看了看张禹,又看了看韩先生,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两个人的事情,我不管了……我本来就是已经该死之人,沈秋死了,我这般行尸走肉的存在,也没有什么意义……蔡亭东既然要承受法律的制裁,我的案子也会沉冤得雪,那就让一切都过去吧……我也要下去陪沈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……只要杀了蔡亭东,就帮我做任何事情的……难道你现在要打退堂鼓……”韩先生彻底急了,“你自己要清楚,若非我把你变成这样,你的案子根本不可能昭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杀了你,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报答了……我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,也是拜你所赐……不要以为,我真的什么也不懂……我的手,只是不想沾血,我相信你自有报应……”习桐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信他的,就不信我……”韩先生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本身就是在利用我,欺骗我……”习桐冷冷地看着韩先生一眼,跟着说道:“你现在不要再说话了,否则我就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习桐森冷的目光,韩先生的心头一颤,他自己清楚的很,习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,说杀他,真的会杀他。

    饲养阴尸、阳尸就是这样,要比饲养行尸难度大多了。阴尸、阳尸因为命魂在体内,所以拥有智慧,初期的时候饲养者还能控制,到了后期,就十分困难。特别是眼下,韩先生自己都自身难保,更是没有能力去控制习桐了。没让习桐当场给杀了,都已经算是幸运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敢说话,只能是眼睁睁地瞧着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习桐的身子突然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看到一团红影站在那里。没错,正是习桐的命魂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将我一并超度……我要走了,我要去陪秋秋了……”习桐泰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一喜,就算习桐不杀韩先生,那韩先生被玉虚绳捆着,早晚也讨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他立刻说道:“好……我现在就帮你们三个一起超度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他自己,现在也是命悬一线,搞不好等会就要跟这三位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还在求生,他不想死,特别是自己不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大半已经麻木,都已经无力施展法术。他张开嘴巴,只是念诵起超度的咒语。

    道教超度,也是有仪式,可是现在,只能一切从简。张禹的嘴里振振有词,没一会功夫,习桐、吴东国、方筱三人的红影就越来越稀薄,终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但张禹仍在念诵,直到超度的经文全部念完为止。

    念罢经文,张禹才看向韩先生,他惨然一笑,不过笑声中,还是带着一抹得意,“韩先生,现在怎么样……这里就剩下你我两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是一个人和一具尸体……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我估摸着,你最多也就能再坚持二十分钟……你的身子,是不是已经动不了了……慢慢享受死亡的到来吧……”韩先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就死吧,人谁没有死的时候,我只是十分的好奇,这道铜门的后面,关的到底是什么?”张禹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能感觉到,有尸气从铜门后面溢出来,这尸气十分的霸道,是张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。尸修之中,张禹见过最厉害的人,当属叶凤凰了。可是叶凤凰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,尸气也没有这么的霸道。

    “你本来是有机会看到的,可惜……你怕是撑不到看到了……”韩先生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就能看到么……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虽然不敢确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,但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尸气来判断,有可能会是传说中的尸王……没错,也只有尸王的身上,能有如此霸道的尸气,也只有尸王,能够只被困住,而不是被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韩先生轻笑一声,说道:“你的眼界不错,修为也很不错,如果踏踏实实的修炼,不来多管闲事,我相信用不了几年,你应该能够突然法师的境界……事实证明,这个世上多管闲事的人,往往都活不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活不久,那你呢……”张禹笑道:“其实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要把尸王给救出来,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……你的修为是强,可也没有强到,能够驾驭尸王的份上……搞不好,尸王一出来,直接就会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你来替我操心了……管好你自己吧……”韩先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韩先生,我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,但我这个人,有一个特点,就是好奇……你虽然偷梁换柱,将林场的好木材给换走了,可是这些木材,应该并不在你的手上……我真的很想知道……这些木材到底运到了哪里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我的合作伙伴罢了,他们组织的龙头到底是谁,我也不清楚。我只知道,那是一个谁也惹不起的人……”韩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谁也惹不起?”张禹故意不信地说道:“难道白眉宫、天师府都惹不起吗?我一向听人说,十二星相天不怕地不怕,难道对于十二星相来说,也有惹不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井水不犯河水……哪怕是白眉宫和天师府,也要遵守规则……当然,那个组织也会遵守规则……”韩先生说道:“即便是我们十二星相,有些时候也要遵守规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遵守规则了吗?”张禹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得已而为之……不入虎穴焉得虎子……小子,你都死到临头了,好奇心还这么重啊……”韩先生冷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