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42章 动之以情
    习桐转头看向被玉虚绳捆着的韩先生,平淡地说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真的……你不要听他胡说……他这是在垂死挣扎……”韩先生的声音又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恨透了张禹,不住地在心中暗骂,王八蛋,坏了我的好事不说,现在还敢挑拨离间,不过你也活不了多一会了,等下让你死的难看。

    习桐又看向张禹,张禹赶紧说道:“这案子存在很大的蹊跷,若非有人从中作梗,你又怎么可能被含冤入狱。入狱之后,怎么会不到一年就无缘无故的得了肺炎……你想想,你这明显是重症肺炎,重症肺炎是会传染的……而在监狱里,一来没人传染给你,二来你又没传染给别人,这种事,难道没有古怪么……若非高手做了手脚,怎能这样……还有你的死,他又恰到好处的出现,将你变成阳尸……你事若是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,谁会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含血喷人!”韩先生也急了,几乎是扯起嗓子尖锐地叫道:“我也是后来才发现习桐的……如果我真的和蔡亭东是一伙的,又怎么可能让习桐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你的眼中,蔡亭东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吗?”张禹不屑地说道:“林场的事情,已经暴露大半,你再想从那里偷梁换柱,弄到上等的木材,也不可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愣了一下,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汪忠民他们从林场运出去的木头,并非是现成的雷劈木,只是上等的桃木和柳木罢了,想要被雷劈,还要等些时间,几年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韩先生是用雷劈木作为材料来炼器,必须是要现成的雷劈木,怎么可能先去培育,那得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换走的木头并不是在韩先生的手里,到底去了哪里,还是个未知数。正如褚臻焕所料,这其中看来还真的另有一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张禹没有功夫分析这个,他又接着说道:“你让习桐到此帮忙,我想习桐也不会轻易答应,毕竟他的首要目标是报仇,起码得先找出当年害死沈秋的凶手……于是,你干脆将蔡亭东作为弃子,让习桐杀掉他……毕竟在你心中,更重要的事情是这里……你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我……真正害死沈秋的人,根本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让我们自相残杀,真的是什么故事都编的出来啊……习桐,你不会真相信他了吧……你可不要忘了,是谁让你活下来的,又是谁帮你照顾父母,如果没有我,你早就死了,你的父母还会痛不欲生,哪来的现在的报仇雪恨……他指挥一派胡言,挑拨离间,又能帮你什么……我利用你不假,但我绝对没有害过你,那个什么蔡亭东害死沈秋的事情,我之前压根就不知道……他这纯粹是污蔑陷害……你自己想想,我在社会上的身份,只是一个音乐教授,又能有多大的本事,警方怎么可能给我面子……这种事情,也只有蔡亭东的家里人能够做到……他们官官相护,才害得你这般,这个小子,满足仁义道德,句句针对于我,根本是不安好心……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……”韩先生说话都费劲,但还是坚持地从嗓子眼里把声音给挤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是豁上去了,反正自己就算是被捆着,一时半刻也死不了。倒是张禹,身中剧毒,再过一会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习桐低头看着张禹,说道:“他说的也很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习桐,我见过你的父母,你想知道,我跟他说了什么吗?”张禹突然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我的父母……”习桐疑惑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现在住在盐市的……”张禹当即,报出了习桐父母家的住址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打扰我的父母!”习桐猛地瞪起了眼珠子,他的双眼立时血红,显然是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张禹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我想你不必着急杀我,因为我很快就会自己死掉……不瞒你说,我是和刑警队的宋队长去的你家,去找他们的原因,只是要替你翻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替我翻案……”习桐冷笑一声,“呵呵……我人都变成这样,还有什么好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草木一春。你虽然变成这样,可在你父母的心中,你也并没有死掉,还是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……你父母不希望你一辈子都背上一个杀人犯的罪名,躲躲藏藏……哪怕是在乡下,他们也不希望听到别人说你是杀人犯,而且还是杀了你最为心爱的人……你要知道,这桩案子所牵扯到的不仅仅是你的家人,还有沈秋的家人……沈秋的父母,一辈子都会认为你是杀死他们心爱女儿的凶手,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……难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才说到这里,不等他把话说完,习桐就愤怒地吼了起来,“别说了!你别说了!”

    “习桐,你能这般,说明你良心未泯,说明你不希望背上这个杀人凶手的罪名。不瞒你说,蔡亭东并没有死,但他已经被警察逮捕,并供认不讳,承认当年杀害沈秋的事实,并且招认那个包就是他的……等待他的,将是法律公平的判断,以你对你的昭雪……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昭雪……”习桐的身子,明显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韩先生仿佛是抓住了机会,直接说道:“习桐……你听到他的话没有,蔡亭东并没有死,是他救了蔡亭东……蔡亭东只是误杀,根本不可能判死刑,加上他的家里有钱,只要不是,用不了几年就能出来……他根本就是和蔡亭东一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!是你救得蔡亭东?”习桐对张禹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就得他,但我这么做,只是希望蔡亭东得到法律的制裁,得到他应有的报应。蔡亭东误杀、陷害,罪行严重,判死刑也不为过。另外,我这么做,也是希望你的手上莫要沾满鲜血……今天的你,尚有理智,可一旦你继续助纣为虐,便会真正的入魔,便会失去一切理智……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是来迟与来早,如果有一天,你成为阳尸,乱杀无辜的事情,被你父母知道,被你们家的亲朋好友知道,你说他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……难道你希望你的父母被人戳一辈子的脊梁骨么……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习桐哑然,一时间竟然陷入迷茫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