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39章 铜门
    “有毒!”

    肩膀上的麻痹,让张禹瞬间意识到,自己中毒了。

    他想把蛇给甩出去,可这条蛇滑不留手,根本叫人无从着力。情急之下,张禹右手一翻,一张蓝色的火符出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火符直接在掌中点燃,他拖着火符,放在蝮蛇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蓝色的火苗对准蛇头下部,可以说,这个世上没有什么生物能挡住蓝色火焰的烧烤。可是,这条蝮蛇竟然纹丝不动,似乎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倒是张禹,左边的手臂已经彻底麻木,左半边身子,都开始不听使唤。他强咬牙关,只管拖着火焰,烧向蝮蛇。

    “哧哧哧哧……”

    蝮蛇的身上,发出焦灼之声,原本白色的腹部,很快变红,跟着开始有水滴落下。

    这不是扑通的水,乃是铁水。是钢铁被融化时所产生的。蛇头的下方之所以会变红,正是因为被烈火焚烧所导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一条真蛇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即可发现问题的所在,一点没错,这根本就不是一条活蛇,乃是一件金属打造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刚刚触碰的时候,上面有邪气和灵气……这个世上,怎么还有这样的法器……”张禹有些不可思议,但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自己的玉虚绳,其实在没有亲眼看到之时,不也是无法相信么。

    “哧哧哧哧……哧哧哧哧……”

    在蓝色火焰的焚烧下,蝮蛇落下的铁水越来越多,这个世上,没有多少法器能够挡得住蓝色火焰的干烧。正常情况下,如果有人驾驭这件法器,张禹的火符就算是打到上面,也不能让蝮蛇如何。可蝮蛇就摆在这里,让蓝色火焰一直这么烧,这都如同炼器,再好的法器,也经不起这个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蝮蛇的颈部彻底熔断,蛇身落地,蛇头只剩下一个嘴巴,也跟着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张禹再看自己的肩膀,有四个大洞,里面不停地淌出黑色的血液。不但如此,自己左边的身子已经彻底麻木,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一晃,身子直接朝左边摔了过去,“扑通!”

    人摔倒在地,但他还是赶紧咬破舌尖,让自己清醒一些,右臂撑住地面,半侧着抬起身子,看向韩先生。

    韩先生也躺在地上,正缓缓地撑起身子。他看向张禹,张禹正好也看向他,两个人目光相触,韩先生的脸上露出狞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小子,有点本事啊……我机关算尽,竟然没有算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是来迟与来早……韩先生……我看你现在,怕是已经无力再战了吧……”张禹说着,从兜里掐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火符,“现在咱们就做一个了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耽误时间,因为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,虽然他还有很多话想要问韩先生,可是现在,根本没有那个条件。

    火符登时点燃,化作火球,朝韩先生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先生在看到张禹掏出火符的时候,就已经有所准备,他从袖口中抽出来一个碧绿色的长笛,手掌只是一抖,长笛快速的旋转起来。正值火球打来,旋转的长笛直奔火球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火花四溅,火球被长笛震得粉碎,而这长笛,则是向后倒飞出去。韩先生手掌一张,长笛好似生了眼睛,重新落入他的掌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是应该做一个了断……不过是谁了断谁,那就不好说了……”韩先生勉力地站了起来,他用长笛指着张禹,咬着牙说道:“你中了我的九蛇毒,就算功力再高,也活不过一个小时。我即便现在不杀你,等一会你也得……死……不过,我现在想给你一个痛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看,谁给谁一个痛快的了!”

    张禹也是咬着牙,右手一甩,一条长绳从袖口中直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玉虚绳直奔韩先生席卷而去。若是没受伤的时候,韩先生自然不会将玉虚绳放在眼里,但是现在,他元气大伤,如何能够挡得住玉虚绳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韩先生就被玉虚绳捆了个结实,身子跟着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给我一个痛快么……怎么摔倒了……”张禹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韩先生从上到下都被捆住,哪怕是他的嘴巴,也被玉虚绳给勒住。

    他根本说不出话来,张禹看着他的样子,脸上终于一笑,但那是苦笑,自己打从乡下出来,到了镇海市之后,历经大小无数仗,多是有惊无险。像今天这么狼狈,还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嗅到一股臭味,确切的说,是尸臭味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尸臭味……”张禹连忙转头看去,就见一边的铜门那里,阿亮和吴东国仍然在拽动门环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身上,并没有看到什么变化,只是无形中,生出来一股尸臭味。

    他俩一个是阴尸,一个是阳尸,如果不想展露出尸气,尸气是根本不会露出来的。还有这股尸气,也似乎有些不同,极为的霸道,一嗅到便让人作呕,甚至还有些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……”张禹一瞬间意识到,这股尸气不是从吴东国和阿亮的身上散发出来的,而是从这铜门后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韩先生千辛万苦,大费周章的来到这里,必然有所图谋。这个图谋,自然就是铜门后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张禹想要掏出火符,攻击吴东国和阿亮,可是他突然发现,自己已经提不起一点真气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清楚,自己绝对不能让韩先生得逞,绝对不能让吴东国和阿亮将门拉开。

    张禹急切地叫道:“吴东国!住手!”

    吴东国听到张禹的喊声,不由得转过头来,冷漠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铜门之后,十分的危险,你若将他拉开,就必死无疑!你自己应该清楚的很,韩先生根本就是在利用你!你莫要再替他做事了,现在收手还来得及!”张禹几乎是扯着嗓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人不鬼……跟着他,我还能有些希望……如果收手,我能得到什么……”吴东国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自己不人不鬼……你现在收手的话,起码能够得到超脱……来世还可以继续做人……可你若是冥顽不灵,肯定是要魂飞魄散的……”张禹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能够感觉到,从铜门内溢出来的尸气越来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