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36章 能不能跟我分享一下
    秦局长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眼下这件事背后的罪魁祸首,至今没有找到。昨晚的事情,闹得这么大,上面也已经知道。当初你跟我说过,三天之内解决问题,眼下两天过去了,就剩下这最后一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袁真人立刻说道:“秦局长,话不能这么说吧,昨晚负责这里的可是阳春观的人,怎么这一天还要算到我的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袁会长,这可不是我难为你,是上面给我的压力太大……这件事的罪魁祸首,胆子太大了,我也没有办法啊……你说昨天算在你的头上,其实不然,我只是给算在道教协会的头上而已……所以,今天晚上道教协会若是仍然解决不了问题,那我只能另请高明了!”秦局长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,袁真人也明白,不是秦局长为难她,是秦局长的压力太大了,只能转嫁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事情解决不了,秦局长都有可能被撤职。而她袁真人,顶多是丢点脸,没人能撤掉她白眉宫方丈的职。

    袁真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今天晚上,若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秦局长请其他协会的人前来帮忙,贫道绝不再加丝毫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,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。我现在去学校的大礼堂看看,人心可不能乱了。”秦局长说完,转过身子,背负双手,朝宿舍大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,冯崇绝才说道:“方丈师姐,那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,竟然还敢在镇海大学内布置这样的阵法……若是他今晚还来,咱们如何应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“实在是可恶!”“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跟咱们白眉宫作对,不会有他好果子吃的!是谁给的他,这么大的胆子!”……白眉宫众人,也都纷纷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根本就是向白眉宫进行挑衅。

    “不管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咱们都一定要让他知道厉害,他不来则以,若是敢来,我定让他有去无回!”袁真人咬着牙,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向上官宁,说道:“小宁,给张禹打电话,让他办完事情之后,赶紧到此商量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。”上官宁掏出手机,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内,响起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尊,张真人的电话关机。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机了…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啊……”袁真人不由得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另有要事……对了,之前他打电话给我,是要找师尊您的,因为当时师尊困在阵中,电话打不通,这才打给了我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原本是找我……”袁真人沉吟起来,半晌之后才道:“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……难道是那个人真实目的……小宁,你脑子快,现在赶紧想想,那个人的目的有可能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这就想……”上官宁赶紧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一间宽敞的石室内。

    这间石室,十分的怪异,正对面是一个铜门,铜门上有两个铜环,一般的铜环,都是虎头,可是这上面的铜环,后面确实八卦图案。在铜环的上面中间,挂着一块铜制的令牌,令牌上满是符文。

    不仅仅如此,在整个石室的周边的石壁上,也刻满了符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有三个人站在铜门之前。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,满头银发,正催动二十八柄蛇形长剑,攻向铜门上的那块铜制令牌。

    这些长剑,好似游龙,看起来好似一个阵法,将令牌围住。不过说来也怪,每当这些剑特别靠近令牌之时,就会被一股无形的气息给弹开。然后,再重新组织,继续朝令牌靠近。

    一次、两次、三次的尝试,银发人的头顶冒出很多汗水,但是他获得的只是蛇形长剑能进一步的靠近令牌。

    另外的两个人,一个身穿黑色的羊绒大衣,一个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破烂,甚至还有两条血口子。

    没错,穿羊绒大衣这个,就是阿亮。衣服有些破烂的这位,则是吴东国。

    阿亮和吴东国都站在铜门之前,阿亮在左,吴东国在右,二人的手,都是死死地握在门上的铜环之上,在他俩的脸上,都露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阿亮似乎好点,咬牙切齿的,眼睛通红。吴东国的样子,比他还要惨,整个面孔都有些扭曲,眼睛也是血红血红的。

    “这铜环实在太热了……我吃不住了……”吴东国痛苦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……很快就好……”银发人也是咬着牙,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掐住剑诀,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,身子都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里,他腰间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银发人的耳朵里,带着耳机,他只是用左手按了下腰间,嘴里就慢吞吞地说道:“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,学校宿舍里的学生已经都出来了……”电话里响起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都出来了……那个酒鬼呢?”银发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乱糟糟的,人实在太多,满院子都是,根本看不到……”年轻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罢……你做的很好,回头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,你现在安心忙你的吧……”银发人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向阿亮和吴东国,咬着牙说道:“再坚持坚持,很快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声音才落,银发人的嘴里,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但是紧接着,铜门上却是“哐当”一声,原本挂在铜门上方的那块铜制令牌,竟然一下子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一阵乱响,二十八柄蛇形桃木剑,也都悉数掉落在地,摔得是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银发人似乎对桃木剑的毁掉,并不在意,见到铜牌掉落,他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……成功了……成功了……时间完全来得及,就算他马上从镇海大学赶过来,起码也需要两三个小时,那个时候,事情早就解决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也就在这一瞬间,他突然听到,斜刺里有一个轻微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让他吓了一跳,连忙扭头看去,旋即他就看到一个青年人,站在斜侧方的月亮门前,正看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笑的这么开心,能不能跟我分享一下,是什么事情,早就解决了……”青年人慢慢地向他走来,嘴里发出笑呵呵地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