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30章 独闯思过堂
    上官宁之前对邋遢道人羲虹子并不敢有半点小觑之心,毕竟很多时候,像羲虹子这般有怪癖的人,往往都是有大本事。而且圆球老道也说了,羲虹子早年就是法师级别的人物,哪怕是嗜酒如命,估计修为也不会搁下,极有可能已经进阶为威仪师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,张禹说的很有道理,这个阵眼应该真的是有四个阵眼。上官宁对袁真人还是有信心的,想必不会找错阵眼。圆球老道他们也能认定,2号楼那里就是阵眼的所在,先前还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肯定如张禹所说,袁真人和白眉老道已经分别破了阵眼,羲虹子那里还没有破掉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上官宁就对羲虹子报以怀疑态度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太相信羲虹子会破不了,听了上官宁这么说,他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那要不然这样,不管羲虹子是不是有真本事,反正阵眼他还是没有破掉。你们那边,不妨出个人,去将13号楼的阵眼给破掉。我估摸着,以吕真人的修为,不应该破不了阵法,最后一个阵眼,很有可能就是在13号楼。如果没有破掉,届时就可以选择11号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上官宁说道:“那我们这边研究一下,去将13号楼的阵眼给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小心。”张禹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便坐在车内,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阳春观是在镇北区的市区,规模宏伟,午后时分,车子终于抵达阳春观。

    快到正门的时候,开车的宋峰看向张禹,说道:“兄弟,咱们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宋峰的话,张禹睁开眼睛,四下打量了一下,发现前面是阳春观的正门。

    张禹可不能走正门,他随即说道:“咱们绕路走,沿着阳春观的院墙,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峰继续开车,顺着阳春观的院墙,来到了斜侧方。

    阳春观周边都是街道,但也不是每条路上都有人。看到路上没人,宋峰将车子停下,说道:“这里没人。”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我现在下车,你在周边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小心。”宋峰叮嘱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,张禹道阳春观的目的是什么。可他相信,张禹肯定是有重大的发现。

    张禹开门下车,阳春观的院墙可不矮,想要阻止张禹进去,自然是不能。

    张禹轻而易举的翻过院墙,他看过阳春观的地图,只要避开这里的道士,找到一个明确的目标,就能找到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阳春观内靠谱的人手都被吕真人给带走了,道观内显得十分冷清。张禹沿路寻找了一处偏殿,确定了位置之后,一路朝思过堂赶去。

    思过堂是一个院落,院门是关着的,张禹到了地方,贴着院墙朝里面听了一下,里面没有任何动静。他一个起落,翻过院墙,跟着就能看到,里面有一间大堂,堂上挂着牌匾,边上有三个大字——思过堂。

    思过堂的门是关着的,张禹慢慢地靠了过去,来到门前,他又侧耳倾听,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思过殿的殿门是古代流传下来的木楞门,只是古时的窗户纸换成了磨砂玻璃,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禹用心眼感受,也没感觉到里面像是有人的样子。他轻轻地将殿门推开,朝里面看了一眼,见没什么反应,将门推得更大一些,闪身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思过堂内,果然是一个面壁思过的地方。迎面只是光秃秃的墙壁,墙壁下面放着一个蒲团,除此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张禹左右打量,旋即发现,在左侧的墙壁竟然翻开一道石门,露出里面的门户,门内黑乎乎,根本看不清其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思过堂内设有暗门,若说没有问题,那是不可能的。张禹在心下嘀咕一声,就缓缓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翻开的石门,摆明是一个暗门,张禹走近向内一瞧,这才大概看出来,原来里面只有向下的台阶。

    这里是阳春观的地方,擅自闯入,显然不太妥当。可是现在,张禹认为自己必须下去看看。他跨步朝下面走去,只有了几步,就能看到下面有隐隐的光亮,不单有光亮,他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丝的阵法气息。

    不用说,再往下面走的话,肯定会陷入到一个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里会遭遇到阵法,也不算叫人意外。思过的地方有密室,密室之内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继续走了下去。越是往下走,光线就越好,当他走到楼梯的尽头,进而看到,前面是一个不大的正方形石室,石室两旁点着蜡烛。在迎面的位置上,有一个月亮门,月亮门的上方,刻着四个字——擅入者死!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竟然还是阳春观的禁地……”张禹迟疑了片刻,再次跨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即便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,阵法的气息就是从这个月亮门内传出来的,他也绝不能回头。

    张禹几步来到月亮门前,朝里面看了一眼,里面是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聚火符,就手打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火符射入月亮门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令张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聚火符进到里面,必然会泛起火光。可是,自己的火球打进去,仿佛石沉大海,竟然看不到一点亮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随即他又掏出来一张聚火符。

    这次他没有往里面丢,而是扔到刚过月亮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紧接着,刚过的那一幕又发生了。

    火符也就是往里面扔了能有一步远的距离,竟然又如泥牛入海,看不到半点光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的心头一颤,他完全能够想象的到,这绝对是月亮门内的阵法所导致。

    如此阵法,似乎要比韩先生所布置的阵法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同样,以阳春观多年的沉淀,能够布置出这样的阵法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只是如此阵法之中,所隐藏的东西是什么,实在是叫人好奇。张禹完全能够肯定,这里面所藏着的东西必然是极为珍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