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28章 威仪师
    众人都在盯着13号楼看,不过很快,他们的心中就犯起嘀咕。

    有的人很快说道:“这阵眼到底是在什么地方?方丈当时去的是8号楼,师叔又去的2号楼,现在这位又去的13号楼……简直把人给整迷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哈……我也有点迷糊了,怎么每个人看到的阵眼都不一样……阵眼到底是在哪里……”冯崇绝也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若说这个酒蒙子邋遢道人的实力到底怎么样,实在是说不准,但圆球老道能这么说,显然是实力不凡。

    可是白眉宫这边,对于袁真人和白眉老道的实力,还是颇有信心的,总不能说两个人都看错了吧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的胡思乱想,时间过得也在慢慢地过去。阳光越来越明媚,一个小时的时间,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过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下,也是越来越着急,王道士看了看表,跟着低声说道:“师叔,这位大师伯靠不靠谱,怎么现在还没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若说不靠谱,咱们阳春观就没有靠谱的了……”展老道的声音,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王道士一阵皱眉,“可是一个小时都过去了……也不见师伯出来……该不会也陷入阵中了吧……住持困在十一号楼内,已经一宿了……时间越久,怕越是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展老道虽然也是着急,却也强作镇定地说道:“放心好了……我相信大师兄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大师伯也不怀疑……关键是……他喝了那么多酒,我都担心他醉过去……”王道士有点但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展老道苦笑一声,说道:“继续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白眉宫这边,其实也都满是焦急,毕竟袁真人和白眉老道都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上官宁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是张禹的电话号码,这让她有点兴奋起来。眼下这种局面,正是需要张禹的时候,毕竟张禹也是法师的修为,且经常创造奇迹。她立刻接听,并且朝旁边走了几步,嘴里说道: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……上官宁道友吗?我是张禹……”电话里响起张禹的声音,“我有事找袁师伯,可是电话却打不通,不知道师伯在不在你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丈师尊出事了……”上官宁说道:“张真人,你现在在什么地方,能不能赶紧来镇海大学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了?出什么事了?不会是在镇海大学出事的吧?”张禹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师伯现在被困在女寝8号宿舍楼内……她是晚上进去的,眼下已经白天,人还没有出来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困在女寝……昨天晚上,负责守卫寝室的,不是阳春观的人吗?”张禹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阳春观的人没错,可是吕真人和阳春观的全部精锐,几乎都陷入阵中。我师父是来帮忙的……”上官宁也不隐瞒,当即将事情的经过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禹听罢,又是大吃一惊,随即说道:“我这就赶过去……对了,那阳春观和白眉宫难道没有再派高手前来破阵么,这个阵法,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,我在路上先琢磨琢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白眉宫来了四位太师叔,以薛真人亲自带队,我听师尊说过,薛真人的实力极强,绝不在师尊之下……之前师尊认定阵眼是在8号楼内,进去之后,一直没有出来……太师叔到来之后,则是认为阵眼错了,实在寝室的2号内,结果进去之后,已经两个小时了,同样没有出来……”上官宁如实说道:“另外,阳春观那边也来了一位高手,说是吕真人的大师伯,实力极高,尚在吕真人的师父之上……不过这人好像是一个酒蒙子,听说因为喝酒,所以被罚闭门思过,已经不知道多少年,今天是第一次露面……他是直接13号宿舍楼,现在过去一个小时了,人也没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门思过……”张禹一听到“思过”两个字,不由得想起地图上标注的“思过堂”。

    上官宁见他沉吟,随即补充道:“这事我也是听太师叔说的……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就是突然想问问,他是为什么思过,又是在哪里思过……”张禹说的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说,就是因为喝酒,才被罚思过……是在哪里思过,我也不太清楚……你怎么打听起这个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,就是有点好奇……对了,你能不能帮我问问,他到底在哪里思过,具体实力又是如何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,我去问问……问明白之后,我给你打电话。你也琢磨一下,阵法该怎么破……最好尽快赶过来……”上官宁说完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禹正站在卓炜家的别墅大客厅内。

    张禹抓着电话,心中却是不停地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“吕真人的大师伯……因为喝酒闭门思过……现在这个阵法,将袁真人、吕真人都给困住……白眉宫、阳春观的高手尽处……特别是阳春观的精锐,已经全被困住……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……还有这个阵法……阵眼为什么每个人的眼中都不是一个地方呢……袁真人的修为,应该不会看错的……她的师叔,既然实力不在袁真人之下,想必也不会走眼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问题,蓦地里,他的心头猛地一动,“不停地变换阵眼的阵法……莫不是那个阵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一下子想到了那个有四个阵眼的阵法,具体叫什么名字,他不知道,暂且叫它四眼阵。

    这个阵法,有一个明显的阵眼,一旦先去破了它,那就会被困在阵眼周边的阵中,找不到生门,难以出来。同样,还会再生出新的阵眼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这功夫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,是上官宁拨回来的,他立刻接听,“喂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问明白了,吕真人的师伯羲虹子是当年镇海市最为年轻的法师……当然,跟你比是不能比的,但除了你之外,他就是年纪最轻成为法师的人……为什么喜欢喝酒,没人知道,但他的修为……实在有点说不清,达到了威仪师的境界,恐怕也没准……他思过的地方,应该是在阳春观中的思过堂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