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23章 高人
    镇海大学,女生寝室8号楼外。

    上官宁、冯崇绝、白队、王道士等一干人,都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的过去,始终也不见袁真人出来。按照袁真人事先的说法,给她一个小时的时间破阵,如果说,一个小时之后,她还没出来,那就赶紧找高手帮忙吧。

    众人都时不时的看一眼表,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。

    白眉宫的道士们,虽然心中着急,但是勉强还能耐得住性子。可王道士实在有点等不及了,袁真人毕竟是后进去的,只是被困了五十分钟,吕真人进去都有两个小时了,现在还没动静呢。

    若是袁真人进的也是11号楼,那还能好点,可袁真人进的是8号楼,跟吕真人根本不可能碰到。吕真人生死如何,还有阳春观的全部精锐,要是真有个闪失,阳春观就完了。

    王道士不禁暗自琢磨起来,袁真人和吕真人一向是不对付,袁真人真的会有那么好心,全心全意的帮助阳春观么,实在是不好说啊。

    再者话说回来,这次如果真的是袁真人破了阵,把吕真人和阳春观的精锐全部救出来,那阳春观就欠了袁真人乃至整个白眉宫一个极大的人情,这个人情,是根本还不上的。从今以后,怕是阳春观在白眉宫的面前,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王道士越琢磨越觉得不妥,他意识到,自己在这件事情上,不能完全依仗白眉宫了。自己必须通知观内的人,让观内的人想办法。

    虽说观内确实没什么人了,好在还有一位留守的展师叔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向旁边走去,倒是也没有人如何关注他,顶多是看上两眼。

    王道士来到跟白眉宫众人有一定距离的地方,他随即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过了片刻才接通,里面响起一个老道的声音,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展师叔啊……大事不好了……”王道士直接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电话另一头的老道明显愣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住持师兄和咱们阳春观的上上下下全都被阵法困住了,现在生死未卜,只有我一个在阵法之外。白眉宫的袁真人也进到阵中,打算相助,可进去快一个小时了,也没出来。而住持师兄和陆师兄他们,已经被困在阵中两小时了……”王道士压着声音,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道大吃一惊,跟着怒声叫道:“被困两小时,你怎么才来汇报!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分批进去的,而且之前我也没搞清楚情况……等搞明白之后,人都懵了……后来见袁真人带着白眉宫的人前来帮忙,我就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白眉宫的身上了……此刻见袁真人恐怕也不成,这才给师叔您打电话……”王道士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废物啊……”老道恨恨地说道:“住持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担待得起这个责任么……对了,刚刚现在搞明白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,具体情况是这样的……”王道士当下将吕真人是为何11号楼,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”老道说话的声音,似乎都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王道士说道:“师叔,其实也不是我不想给观里打电话,实在是……住持和一众师叔……都、都被困阵中……咱们观里,怕是、怕是……也没什么人了,搞不好只能请终南山重阳宫的高手前来相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重阳宫的人来帮忙,那来得及么,亏你想得出来!”老道叫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……”王道士结结巴巴,他本来想的,‘可您的实力也白扯,不找重阳宫的人,那还找谁’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话,实在没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是不是真当咱们阳春观没人了!行了,你在镇海大学等着,我这就请你大师伯出山!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!”老道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伯……他老人家不是在思过么……”王道士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思过……阳春观都要毁了,这个时候,也只有我大师兄能够救白眉宫于水火之中了……”老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”王道士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清楚,展师叔的话说的没错,阳春观这都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了,观内的高手必须要有力出力。哪怕是思过的,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功补过。

    这位大师伯的实力,王道士还是有所耳闻的。听说实力极强,但有个爱好,那就是喜欢喝酒。当住持,不仅仅是完全是看实力的,实力是一个主要的方面,可形象和德行也很重要。大师伯简直是一个酒鬼,给人一种散漫的感觉,除了喝酒、修炼,好像再不干别的了。这样的人,如何执掌阳春观的教务。所以,住持的重任,最终落到了吕真人的师父头上。

    吕真人的师父当了住持之后,有一次因为这位大师兄酗酒伤人,干脆罚自己的师兄前去思过,什么时候愿意戒酒,什么时候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倒好,这位大师兄自从面壁思过之后,就再也没出来。好像是压根就不想服软。一来二去的,吕真人的师父都羽化飞升了,轮到吕真人当住持,这位仍然还在思过呢。

    王道士都差不多将这位大师伯给遗忘了,其实阳春观的人,也都跟他一样。若不是这次吕真人和本门精锐陷入阵中,展老道估计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卓炜别墅的地下室内。

    房间左侧摆放的东西,张禹全部看完,他将注意力放到另外一侧。

    那边有一张大桌子,桌子上铺着一张纸,也不知是什么。桌子旁边,有两个花瓶,花瓶中,插着几个卷轴。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走了过去,来到桌子旁,距离一近,看的也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原来,桌子上铺着的是一张图纸,确切的说,应该是一份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上的标注,十分的清晰,有三清殿、玉皇殿、钟楼、鼓楼等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上面的名字,完全能够认定,这是一家道观,而且道观还特别的大。图上没有说明道观的名字,但从布局上,张禹几乎能够看出来,这是全真教的道观。

    如果是镇海市的全真道观,也就只有阳春观有这样的规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