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19章 地下室
    “什么意思……这么晚了还弹琵琶……”张禹暗自嘀咕,慢慢地朝左边把头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房门前,张禹侧耳倾听,这次听得更是清楚,他能够真切的听出来,虽然这是琵琶曲,却不是人当场用琵琶弹奏的,因为没有琴弦弹奏的声音。他几乎能够确定,这应该是播放的。

    张禹又用心眼查看,可心眼也不是万能的,并非透视眼。房间内有没有人,需要通过对方动作中发出的声音来进行判断,如果近的话,还可以通过呼吸来确定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对方没有什么动作,就难以确定的。张禹感觉了一会,没有感觉到里面有其他的动静。

    若是小偷,肯定不敢有进一步的举动,必然会去其他的房间行窃。张禹毕竟不是小偷,他是来查看卓炜的情况,总不能白来一趟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张禹有了计较。既然这里有音乐声,或许卓炜就在里面。两下见个面,确定一下卓炜到底是不是韩先生,又到底有没有什么修为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暴露是暴露了,可初次之外,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干脆伸手抓住门把手,轻轻地拧了一下。门把手随着他的手,慢慢转动,跟着缓缓地向前推去,将门推开一个小缝,偷眼朝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门内是一条小走道,旁边是卫生间,再往里面倒是没有什么了。张禹等了一下,将门推开大半,闪身进去,又轻轻将门给掩上。

    他缓缓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走道拐弯的地方,又偷看看去。这次能够看到卧室的全貌,卧室不小,可里面的摆设不多,有一张大床,再就是衣柜。床上没有人床头柜上有一个mp4,琴声应该就是这个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去,看了看床头放着的mp4,只播着白衣渡江这一首曲子,也不知道是睡觉前忘记关了,亦或是其他。

    他四下查看一番,也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退出房间,来到旁边的房间门前。他仍然是先听了一会,也是没听到声音,又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,向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这次是一个书房,里面没人,摆着书桌、书柜,柜子里有不少书,经史子集什么都有,还有不少乐谱。张禹在书房里也查看了一会,同样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去了另外两个房间,分别是茶室和会客室,里面都没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人不在家……”张禹几乎能够确定,家里恐怕是没人。

    他接着上楼,上面是一个阁楼,还有一个大露台,适合烧烤、晾晒。张禹在阁楼内,也没有任何收获,来这么一趟,似乎是白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正是因为家里没人,张禹的心中反而冒出个念头,“卓炜不在家……那他会不会真的跟韩先生就是一个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管是不是,人不在家,张禹也没法确定。他很是不甘心,无奈地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一楼,张禹不禁琢磨起来,自己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思量片刻,张禹突然响起一件事,“地下室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本身就是干房地产的,对于别墅十分了解,这年头的别墅,都是带地下室的。这样能够合理的利用空间,增加使用面积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在一楼搜过,却没有发现地下室的入口。张禹蹲下身子,轻轻朝地面上敲击起来。

    地上铺着地砖,旁人很难听出什么来,但张禹并非常人,他几下子就能确定,下面是空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地下室……”张禹暗自沉吟,心中又嘀咕起来,“旁人家的地下室,入口都很明显,卓炜家里的地下室,怎么看不到入口呢……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好模好样的,谁家会把地下室的入口给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张禹轻笑一声,暗自讨道:“只要有入口,不管你给藏在什么地方,我都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通常来说,地下室的楼梯都是在上楼的楼梯那里,两者一般是相连的。当然,也有不相连的,但通常是大别墅,像卓炜这个别墅,只能算是小型的独栋别墅,跟张禹家的别墅都没法比。

    张禹几步来到楼梯前,楼梯的两侧都是墙,台阶也不是特别的宽,表面上看不出什么,张禹先前上去的时候,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。当这次有心查找向下的楼梯时,张禹就发现问题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任何房子,都要合理的来利用空间,楼梯的左侧,那是大客厅的所在,就隔着一道墙,这个没有问题。楼梯的右侧就不一样了,有一个卫生间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没进卫生间,此刻走了过去,将灯打开,往里面看了一眼。卫生间并不大,有洗面池和坐便,都不到四平方。从卫生间的另一端到靠近楼梯的那一段,能有三米长,卫生间内的长度,差不多是两米,之间差了一米的距离。这个距离,大体上就是一个楼梯的宽度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问题就在这……”张禹来到墙的前面,抬手轻轻敲击,里面果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不过听声音,墙应该很厚,张禹估摸着,能有四十公分。外墙之上,除了贴着壁纸之外,再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上上下下的敲击,寻找开门的机关,敲了半天,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张禹意识到,机关恐怕是不在这边。道理很简单,墙体这么厚,没有单薄的地方,想要让四十公分厚的墙直接打开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

    相邻的地方,只有卫生间了,张禹再次进到卫生间。靠近楼梯那边的墙,前面是个坐便,坐便旁边有一个纸篓。

    张禹走到马桶那里,轻轻地敲了起来,声音比较空,他立刻就能确定,这边墙要比那边的薄上很多,差不多就是一层单砖。

    “机关应该就在这里。”张禹嘀咕了一句,又继续敲击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寻找门户,也就是更为单薄的地方。这里可是卫生间,想让整个墙体移动,那几乎不太可能。所以,肯定有一个比较薄的门。

    张禹从上到下的敲击,当他敲到纸篓上方不到二十公分内的距离时,墙体的声音突变,变得更空,显然是这里的墙壁特别的薄,也就是一道门的厚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