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15章 图谋
    “有什么目的……这话怎么讲?”袁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您想,这个暗中搞鬼的人是谁,我们并不知道,所以并不存在主动剿杀这一说法。不管是咱们白眉宫,还是阳春观,到此也不过是为了解决学校里的问题。尤其是今晚,阳春观旗号鲜明,精锐尽处,已经摆好了架势……按理说,在这种情况下,换成任何人都不该再出手了,如果出手,就等于跟阳春观正面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宁侃侃而道,袁真人听的是连连点头,却没有插言。

    上官宁接着又道:“敢杀吕真人,那就不仅仅是和阳春观为敌,简直是跟整个全真教为敌。若是被逼无奈,这才出手,倒也说得过去,可这次显然是对方主动惹事,主动出手。如此风险,我相信这个世上没人愿意冒,哪怕是他现在藏在暗处,暂时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,同样也会从一些痕迹中,看出一些蛛丝马迹。就凭这点蛛丝马迹,全真教也会全力追杀,被吕真人报仇。所以,弟子认为,吕真人暂时应该不会有事,而且这其中也必有图谋……”

    袁真人再次点头,说道: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……那你觉得,咱们白眉宫现在应该怎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师尊早已拿定了主意……可以说这件事,如果师尊袖手旁观,必然背上一个见死不救的骂名,这在秦局长面前无法交代,在正一和全真两教之间,也说不过去……反之,如果能将吕真人从阵法中救出来,那阳春观必然要矮上咱们白眉宫一头,吕真人日后见到师尊,也不敢再行造次,只能夹着尾巴做人……”上官宁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袁真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的看法与为师不谋而合,做人做事,要有胸襟气量,要有远见……哪怕姓吕的总是喜欢搞点小动作,可终究是道教中人,我作为道教协会的会长,若是挟私报复。见死不救,岂不是叫人小觑了。同样,我也要将他从里面给救出来,叫他自惭形秽,以后不敢再生是非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这才朝门口走去,上官宁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会议室,朝楼下走去。到得楼下,没等上一分钟,冯崇绝就带着其他的道士赶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一股脑地朝女生宿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女生宿舍大院,对于这里,他们早就是轻车熟路,几号楼在哪,之前已经摸得仔细。他们很快来到11号楼,快到楼下的时候,就看到四个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对方,对方也看到了他们。这四个人,自然不是别人,正是王道士和警察,以及两个保安。这四位一直在这里等其他楼的援兵赶过来,结果等了半天,也没等来一个。之前打过电话的,现在全都是不在服务区,让人都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王道士都已经急的抓瞎了,这次阳春观来了多少人,若是都折进去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来了一批身穿道袍的人,先前看的不清楚,王道士还以为是自己人呢,心中按说,终于有人来了,让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来人近前,看清楚了,这才发现,不是他们阳春观的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坤道,身穿八卦仙衣,不正是白眉宫的袁真人么。

    见到袁真人驾到,王道士不禁有点紧张,这个节骨眼上,袁真人带人过来,这是什么意思,不会是看阳春观的笑话吧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不知袁真人驾到,贫道有失远迎,还请赎罪。”哪怕心中再是慌乱,礼数也不能失了,王道士打起揖手,主动给袁真人见礼。

    “道友多礼了。”袁真人微微点头,走到王道士身前。

    阳春观规模很大,袁真人就算是道教协会的会长,也不是说,阳春观的每一个人她都认识。

    只是印象中,觉得这人应该是阳春观的,但是姓什么,道号如何称呼,那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袁真人到此,可有什么事?”王道士又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抬头看向宿舍楼,一副庄严,不怒自威,她平和地说道:“吕道友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住持师兄……”王道士有些尴尬,转头看了眼宿舍楼,最后还是说道:“进到寝室楼……到现在也没出来……此刻联系不上了……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袁真人没有说话,只是向前走了几步,站在宿舍楼的门口。有她到来,哪怕是小警察和两个保安,也有了些底气。

    袁真人看了片刻,说道:“吕道友可真是大意,这里摆明有阵法的气息,他怎么还会这么冒冒然的进去。”

    王道士凑了过来,小心地说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应该是因为上面出了事,所以才有些匆忙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事,出了什么事?”袁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楼上6楼负责值班的弟子,打电话说,有学生出现了幻觉,一直喊有蛇,后来更是口吐白沫。住持师兄听了汇报,就带着陆师兄他们,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了,然后就没了消息。”王道士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袁真人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:“你们阳春观其他的人呢,听说你们这次精锐尽处,总不能只剩下你一个人吧,其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王道士一脸的尴尬与无奈,想说又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就不要藏着掖着了,大家都是道教同门,供奉的都是三清,白眉宫和阳春观也都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。本座既然在镇海大学,听闻此事,就不能见死不救。不过,你还是应该把事情说清楚,要不然的话,让我如何决断。若是吕道友出了什么事,你的责任可不轻啊……”袁真人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事,可真是严重了……”王道士已经慌了神,阳春观这边,来的人好像都折进去了,给观里打电话,一来观里也没什么人了,二来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眼下袁真人愿意出手相助,而且说的话也有道理,甚至表面上没有半点看笑话的意思。王道士也着急救师兄,当即就将这里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什么接连两拨人进去,以及之前徐道士和明岩子的事情,自己打电话让其他楼的人前来相助,结果又都没了消息的事儿,全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讲述,白眉宫的一众道人们,全都大吃一惊,一个个是大眼瞪小眼,忍不住说道:“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”“这是什么阵法,也太厉害了吧……”“这、这……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