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08章 三清九霄阵
    xx年12月4日。

    卓炜今天回到了家里,但我真的搞不懂,一个音乐教授为什么会对林场感兴趣。我知道,守在卓炜的家门口并没有用,于是我决定今天晚上再去林场一趟。

    深夜中,我在林场外意外的发现,有五棵大树被连根运出。林场内运输木头,是十分正常的事情,但我总是不经意的和卓炜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我决定跟着看看,深夜跟踪,是最容易暴露的。在跟到国道上的双叉路口时,运输树木的车辆竟然全都在路边停下。他们仿佛已经察觉到我一直跟在后面,在观察我会怎么走。我没有办法,只能选择了左边的车道。

    我在路上再没有看到他们的车,即便我开的很慢。我知道,他们一定是走了右侧的车道,我现在没法继续追踪,否则的话就会彻底暴露。

    xx年12月5日。

    今天卓炜仍然在家,我决定再去林场看看。

    我租了一辆别的车,躲在林场之外,我看到有五辆车拉着大树进到林场。昨天刚有五棵树被拉出去,今晚又有五棵树被拉进来,真的搞不明白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决定翻进林场看看,林场的围墙真的很高,我都搞不懂,连我翻越都得费点气力的围墙,一个音乐教授为什么会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林场实在太大,我又是翻墙进去,耽误了时间。当我进去之后,早就不见了那些车的踪影。我在林场转了很久,也没有什么发现,只能回去。

    xx年12月20日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卓炜每天都在家,我只能每天都到林场来查看。林场在没有进出树木的情况发生,我几次翻入林场,也都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记事本上,基本可以说是阿洛的日记。

    起初阿洛只是针对卓炜和林场,他认定卓炜肯定是有问题。他甚至能有意识到,自己的哑巴很有可能跟自己从胡闯的口中问出紫金鼎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可他同样需要生活,这种跟踪,花费是很大的。渐渐卓炜就难以为继,只能做私家侦探,接一些其他的案子,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汪忠民的情妇让他对林场厂长汪忠民进行调查,他才从汪忠民的身上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正是因为如此,让他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张禹和宋峰只是挑主要的内容翻看,看完之后,宋峰说道:“从阿洛的记载上看,卓炜肯定和林场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。一个音乐教授,却不同于其他的音乐教授,大晚上的跑到林场,特别还是在林场掉包树木前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……现在时间紧急,我看不如这样,趁现在天没亮,就到他的家里看看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……不会打草惊蛇吧……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偷偷的看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洛的日记上说,卓炜家的窗户上都有护栏,这个怕是有些困难……”宋峰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镇海大学。

    学校的宿舍楼,男寝和女寝加到一块,一共有33栋。

    此刻每栋宿舍楼的楼盖上,都有着一个架子,架子上面,挂着九个铜铃铛。没错,这就是三清铃。

    寒夜之中,三清铃被冷风吹着,发出“铃铃铃”的声音,不过这声音并不大,并不会影响到住在宿舍内的学生。

    三十三栋宿舍楼,一共需要二百九十七的三清铃,当时吕真人一下子让人送三百个,倒也不多。

    这些三清铃将男女生的宿舍楼全部包罗其中,组成了一个无形的三清铃网。

    三清九霄阵!

    这便是吕真人布置的阵法。

    在镇海大学校外的不远处,就是香海花园小区,这里住着张禹的很多熟人。

    小区内分为小高层和电梯楼,最高的一栋电梯楼,有28层,这里是坐地户的房子,相比于商品房的位置要差上许多,而且物业什么的都不怎么样。虽然也叫香海花园,物业费也得交,却跟后娘养的一样,绿化什么的,更是别提了。

    在这栋楼的楼盖上,站着两个人,一个身穿黑色西装,满头银发,可是从相貌看起来,大概也就是四十来岁。在这个人的身边,站着一个青年男子,这人穿着黑色的羊绒大衣,里面是黑色的衬衫,相貌又帅又酷。如果让张禹见到,一定能够一眼就认出来。这不是阿亮,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为什么要放过那小子,他已经见过咱们,留着他……是不是不太好……”阿亮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是礼貌,但他的声音,却有着一丝阴森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实力不弱,我虽然能够干掉他,但必然会让我元气大损,得不偿失……没有什么意义……”银发人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当时没有把蔡亭东完全杀掉,只是想要将他折磨而死……他……会不会有所影响……”阿亮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低估了你自己,以你现在的实力,中了你的尸毒,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。”银发人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阿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的仇也报了,你答应我的事情,是不是也应该做到。”银发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师父放心,我已经此生无憾。不论师父让我做什么,哪怕是刀山火海,我也不会有半个不字。”阿亮说道。

    银发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没有再说话,目光只是投向镇海大学的方向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银发人才说道:“阳春观果然不同凡响,还真能看出来一点端倪,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阿亮没有接茬,因为他不懂银发人说的话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姓吕的想要称之为真人,还是要差点意思,这年头的真人真是有点批发价了……跟你师伯相比,你实在是不济了……好啊,今天晚上,我就要让阳春观、白眉宫的人,一个个全都焦头烂额……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的厉害……”银发人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跟着扭头看向身边的阿亮,说道:“你下楼到车里等我,我要去半点事情,等我的事情办完,我会给你打电话,告诉你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阿亮躬身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