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04章 自信的吕真人
    镇海大学,监控室内。

    以前学校并没有单独监控室,监控视频都是在门卫那边。

    因为眼下的事情,警方专门装了监控,学校提供了一个大型会议室,专门充当监控室。

    吕真人和师弟陆道人,以及几名弟子,还有学校的几个保安和马四海等几个警察坐在里面。他们的眼睛,都盯着监控看,屏幕上都是各个宿舍楼的走廊,如果说晚上有人从房间出来,到了走廊上,从监控这里,马上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每层楼的晒衣间里面,都有两个阳春观的道士值班。只要发现异常,道士会立刻赶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如此戒备,绝对是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这时,房门打开,安保主任黄威带着两个女人走了进来。一个是初雪,一个是冯崇绝。

    冯崇绝得按照道家礼仪,称呼吕真人、陆道人为一声道兄,这两位也得跟冯崇绝客气一下。

    双方意思了几句,吕真人看向初雪,说道:“这边就是初雪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初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吕真人接着说道:“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……”他跟着看向冯崇绝,说道:“冯道友,这应该没有问题吧……”

    冯崇绝只能点头,吕真人随即带初雪出了监控室,来到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这里有几张沙发,吕真人让初雪坐下,便打听起来昨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毕竟昨晚的事情,黄威也是在场,虽然不知道详情,却也知道出了事儿。吕真人接管镇海大学宿舍的安保,自然要跟这位安保主任进行打听。

    得知此事,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初雪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面对吕真人的发问,初雪也知道不能不说。由于她当时在房间内,听了张禹和袁真人的对话,知道的还真不少。虽然有些事,她也不懂,但也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比如说,自己突然失神,一个人出了房间。其实那个死亡笛声,就是自己吹奏的,为什么整个楼的人都能听到,这谁也不清楚。至于说,张禹是如何救她的详情,以及自己和阿亮、吴东国的事情,初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吕真人对整个事情了解的不多,所以初雪的回答,基本上就可以将他给糊弄过去。吕真人听了之后,说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就是这些……”初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冯崇绝回去吧,打扰你休息了。”吕真人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长,那我走了。”初雪点了点头,就出了小会议室,跟冯崇绝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等她俩走了,陆道人就来到会议室内,他把门关上,然后走到吕真人的旁边,低声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吕真人的脸上,露出得意地微笑,“坐着说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师兄脸上得意,陆道人有点纳闷地说道:“师兄,难道是有什么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坐了下来,接着又道:“白眉宫和张禹昨天应该就从这个女学生的嘴里得知了什么,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收获,师兄您怎么这么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吕真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得意地说道:“正一教所会的道法,所了解的邪术,咱们全真教不见得不会。可是,咱们全真教所会的道法,所了解的邪术,正一教就不见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师兄已经知道名堂了?”陆道人喜道。

    “在印度,有一种利用笛声的驱蛇之术。在经过多少年的演变之后,有邪魔外道之士,竟然能够做到通过笛声,操控一个人的行动。跳楼只是一种死法,如果这个人想要让对方死,可以说……能有上百种死法……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邪术……这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陆道人明显没听说,很少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做到的,我也不清楚。但我知道,起码要知道这个人的生辰八字……然后再利用一些特别的手段……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咱们即便知道了这个,又该怎么办呢?”陆道人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古邪不胜正,不管有什么样的邪术,都会有道法予以克制。咱们现在就走吧,从今天晚上开始,镇海大学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了。那个人藏头露尾,如果不能借此杀人,他就此销声匿迹也就算了,若是还敢再乱来,我就要除魔卫道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吕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所言极是,不过我想,这人一定会知难而退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。”吕真人说着,站起身来,但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给观里打电话,让人送三百个三清铃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个……这么多……师兄,做什么用啊……”陆道人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届时你就知道。”吕真人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蔡亭东的别墅内。

    袁真人已经走了,张禹席地而坐,闭目养神。虽然闭着眼睛,但只要有一个风吹草动,他都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了多久,外面有脚步声响起。张禹睁开眼睛,听得出来,声音朝破碎的窗户那边走去。看来,谁都知道,关着门的情况下,还是走窗比较好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男人就走了进来,是宋峰。

    “宋哥,你来了。”张禹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里出什么事了……”宋峰快步走到张禹面前,他显然是被看到的景象震住。尤其是当他看到地上躺着的蔡亭东时,不禁怔了一下,“这……这人是……怎么搞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见过邪门歪道的,跟你说说也无妨。不过等下褚叔叔过来,肯定也要问。我看不如这样,就不说两遍了,等他到来之后,我一并告诉你们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成。”宋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在这里等着,宋峰是从镇南区过来的,褚臻焕同样也是从那边过来。没过一会,外面就响起汽车的声音,而且看意思,来的车还不少呢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跟着有杂乱的脚步声,先是六个西装男人从窗户那里进来,随后才是褚臻焕带着两个入内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褚臻焕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都要带不少人。

    张禹和宋峰跟他打了招呼,褚臻焕朝手下人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出去,然后走到张禹和宋峰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地上的蔡亭东,忍不住诧异地说道: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