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07章 卓炜
    张禹和宋峰带着蔡亭东,又叫醒了苗岚,一起离开别墅。褚臻焕留下来两个人,毕竟别墅窗户的玻璃都碎了,等保安看到,一定得报警,需要有人处理。张禹他们出了别墅区,让苗岚上了那个小道士的车,返回镇海大学。张禹自己则是上了宋峰的车,看着蔡亭东,一起去镇南区警局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张禹和宋峰押着蔡亭东一起上去,宋峰亲自审讯,张禹就在宋峰的办公室里等着。蔡亭东也没啥可审,事情如实说了一遍,跟张禹描述的一样,记好笔录,让人看押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宋峰回到办公室,张禹靠在沙发上等他,见他回来,直接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伸出来什么新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峰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能看的出来,这小子把知道的都说的。也都是你说的那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……只是眼下……线索又中断了……”张禹无奈地说道:“这个韩先生,也不知道短时间内还敢不敢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禹猛地想起一件事,说道:“那本日记现在干没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看了一下,基本上快完全干了……我当时还想给翻开,可是一翻,结果还有点粘连,保险起见,就没有翻开……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上既然差不多了,那这个点,估计肯定没问题。走,现在去你家。”张禹登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离开警局,前往宋峰家。

    到了宋峰家里,进到卧室,宋峰从床脚将日记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日记已经发黄,因为是用东西押着,倒也没有皱皱巴巴。宋峰小心翼翼地将第一页给翻开,还是有点粘连,索性不是特别的厉害。

    不可避免的是,有些字会不太清楚,对页也有稍微因为粘连而撕下来的字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观看,这些字辨认起来,属实有点困难,好在也不用每个字都要认出来,只要能差不多看明白就行。

    日记上来,是这么写的——姓名:柳涛。

    “柳涛……”张禹不由得愣了一下,说道:“这名字有点熟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是阿洛临死前办的那桩自杀案……死者的名字,就叫柳涛……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想起来了,就是叫柳涛……怪不得这么熟……”张禹嘀咕道:“阿洛一上来就提到柳涛,看来这幢案子,还真有点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继续看。”宋峰也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下面写的是——年龄:xx。职业:小偷。死亡原因:跳楼自杀。

    初期自杀原因分析:欠赌债五万,被债主逼债,跳楼自杀而死。

    好友胡闯,外号胡老七,柳涛的好友。据他描述,柳涛在死亡前一晚,偷入音乐教授卓炜家,柳涛负责行窃,胡闯负责放风。柳涛从卓炜家盗取紫金鼎一个,据二人鉴定,这东西有可能是古董。

    紫金鼎放在柳涛家里,柳涛打算暂时避避风头,然后再出手。可只过了一天,人便跳楼自杀,这与常理不符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据柳涛家中现场搜查,并没有发现紫金鼎。

    在这半个月后,胡闯发生车祸死亡,肇事司机逃逸。

    卓炜:镇海市著名音乐家,镇海市各大学院客座教授。

    家中失窃,卓炜没有报警,柳涛的死,或许与紫金鼎有关。目标卓炜。

    据有关资料记载,卓炜小时候前往国外,学习音乐。但是,并没有在国外得到任何获奖的资料。归国时,已经年近四十,参加镇海市钢琴大赛,获得第一名。之后,连续三年在镇海市各大音乐比赛上获奖,被镇海音乐学院看中,聘请为音乐教授,但被婉拒,只作为镇海音乐大学客座教授。从此,卓炜先后成为镇海大学、镇海财经学院等著名院校的客座教授。

    卓炜平时很少路面,深居简出,只每周六在镇海大学上一堂音乐课,且是隔月上课。卓炜从不走穴,从不开班收学生,多少人慕名邀请,慕名拜师,都被婉拒。

    这与其他音乐人大相径庭,十分不符合常态。

    怪人,有问题!

    “卓炜……卓教授……”看到这里,张禹忍不住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宋峰说道:“怎么了?你认识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但是我听说过他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洛对他的评定是有问题,我觉得,这个人很有可能真的有问题……”宋峰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……咱们再继续看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翻页,接着又看。

    xx年6月30日。

    想要跟踪卓炜,是一件很苦难的事。因为我根本发现不到他的行踪,他好像除了上课那天出门之外,就永远也不会出门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音乐老师,就算自己不收学生,自己也应该在家弹奏。可是我蹲守了这么久,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家里传出来半点音乐声。好像家里没有人一样。

    xx年7月22日。

    又经过二十来天的观察,我终于能够确定,卓炜的家里确实没有人。这个月,卓炜没有音乐课,家里永远只有两个灯是亮着的,甚至连白天都不会关掉。他的家里,没有保姆,没有其他的人,同样也没有他。

    他不住在这里,那又会住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xx年8月27日。

    这个月卓炜有音乐课,但他并没有上,一趟也没有。学校方面的说法是,卓教授有一些私事,会在10月和11月两个月的每周六连续上课。我真的很想到他家里看看,可是他家的所有门窗上都有护栏。别墅的窗户按护栏,真的是太少见了,难道是因为被偷了一次,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xx年11月3日。

    卓炜果然在十月份回到家里,每周六都去上课。他也住在家里,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。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,等到他十二月份没有课的时候,很有可能会不在家,我要看看,他会去到什么地方。我在他的车里装了定位仪器,其实也是我有点懒了,冬天每天在外面蹲着,是个人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xx年12月2日。

    卓炜出门了,我的定位仪器派上了用场。他的车当晚停在镇南区林场的旁边,看来我应该去瞧瞧。

    xx年12月3日。

    我到了镇南区林场,在林场外的僻静处,找到了卓炜的车。可他的人并不在,我在远处的黑暗中观察。整整蹲守了三个小时,才看到卓炜从林场的围墙内翻出来,尽到了车里。他大半夜的,为什么会来这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