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00章 阿亮
    沈秋听从“阿亮”的意思,很是不甘心地从蔡亭东的身上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蔡亭东见他起来,勉强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阿亮”慢慢地飘了过来,站到沈秋的旁边,他低头看向蔡亭东,沉声说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蔡亭东连声答应,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刚刚受到的惊吓太大,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起来之后,他根本不敢去看沈秋,目光下意识地往旁边看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到,刚刚跟在身边的苗岚躺在地上,好像是在熟睡。苗岚为什么会这样,他也不清楚,或许也是被吓的?

    不给他考虑的机会,“阿亮”就冷冷地说道:“找纸和笔,把你说的事情,都给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楼下没有纸和笔,楼上有个书房,那里面才有……”蔡亭东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阿亮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你就先把事情说一遍,也算酝酿了……等下再上楼去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蔡亭东忙不迭地点头答应,跟着他又喘了几口粗气,略微平复了一下心神,这才说道:“当年……沈秋和习桐去探望我爷爷,那天我也在,我一看到沈秋,就被她给吸引住了……当场我虽然没说什么,跟着私底下打听,得知沈秋的住处,也得知习桐是乡下人……”

    蔡亭东在这种情况下,哪敢隐瞒,老老实实地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沈秋的美貌,令他着迷,加上习桐没有任何身份背景,家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好,于是蔡亭东就起了歪心思。当时他还打听到,沈秋和习桐在外面租了房子,但这房子不是在镇东区,而是在镇南区。通常二人只有在假期的时候才住到那里,主要也是因为二人在镇南区当英语补习老师,周末和假期都会过去给学生上课。

    蔡亭东那天打听到,习桐要去光明镇当志愿者,只有沈秋一个人在家,习桐晚上应该是不能回来。这小子便拿着一个lv包去了沈秋的住处,准备靠爷爷的名头,加上这个包让沈秋就范。

    追求沈秋的人从来不会少,她之所以能够选择习桐,那是她真的爱习桐,怎么可能被蔡亭东打动。蔡亭东见软的不行,干脆动了强。沈秋奋力反抗,还扇了蔡亭东一个嘴巴子。蔡亭东当场就恼了,翻手给了沈秋一个嘴巴子。也是用力过猛,沈秋向后摔去,后脑勺磕到了墙角,当场丧命。

    蔡亭东一见沈秋死了,吓得是赶紧逃跑。不曾想,很快这件事就被他爷爷知道,并且当场质问,蔡亭东只能承认。爷爷让他避避风头,之后习桐为什么会被打成被告,被定义为凶手判刑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等他讲述完了,“阿亮”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二楼楼梯走去,只走了几步,人影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蔡亭东是瞠目结舌,但随即一想,人家是鬼,想不让自己看到影子,自己自然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知道,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罢了。

    张禹从卫生间出来,快步朝楼上走去。在蔡亭东的眼中,根本看不到张禹的身影。张禹来到二楼,联排别墅内也不大,二楼就两个房间,左边的那个就是书房。

    他走了进去,书房里面看起来倒是不错,一排书柜,书桌、椅子什么的,都是一应俱全。只是这些东西看起来,好像就是摆设,如果猜的不错,这里面的书,蔡亭东恐怕都没翻过。

    桌子上有一个记事本,上面还有一支笔,张禹拿了起来,翻开里面,里面都是新的,一个字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转身便朝门口走去,没等出门呢,他猛然间听到一个破碎的声音,“啪嚓!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张禹登时一愣,无缘无故的,出什么事了。他顾不得多想,把腿奔出房门,朝楼下冲去。

    “蔡亭东,咱们这笔账,今天要好好算算了!”一个男人的声音,此刻从楼下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跟着又是蔡亭东的声音,可不等他的话说完,他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手掌一翻,一连串的铜钱便从袖口里窜出,形成金钱剑,落入掌中。他的脚步丝毫不停,以更快的速度,几乎是一步三个台阶,冲到楼下。

    才一到楼下,他便看到一个青年人正站在大客厅内,这个青年人的身上穿着黑色的羊绒大衣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衬衫。特别是那长相,又帅、又酷,不是那天晚上看到的阿亮,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前,蔡亭东躺在地上,也不知现在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张禹也顾不得别的,手掌一挥,金钱剑当即脱手射出,直取阿亮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亮看到金钱剑射过来,立刻抬起右掌迎了上去,一团红色的血雾,跟着从他的掌中喷出,血雾之中,带着一股炽热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金钱剑与血雾碰到一起,立时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阿亮似乎看出厉害,转身就跑。一楼客厅内的大落地窗已经破碎,刚刚那破碎的声音,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哪能让他跑掉,嘴里默念咒语,左手一挥,玉虚绳瞬间从他的袖口里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阿亮的速度是真够快的,在玉虚绳射出的那一刻,阿亮已经从落地窗内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玉虚绳也没有放过他,好似生了眼睛一般,从窗内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张禹心中暗喜,肯定是阿亮被捆住,人摔倒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抬手收回金钱剑,快步追了出去,跃出窗外,果然看到阿亮躺在地上,玉虚绳将他捆个结实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过来,本来是打算从蔡亭东的嘴里得到一些线索,他想得到的线索得到了。更为幸运的是,竟然还抓到了阿亮。

    上次的擦肩而过,本来让张禹懊悔不已,没想到真是冤家路窄,今晚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张禹跨步朝阿亮走去,在联排别墅的对面,是一个绿化带,绿化带内有一排树木。不等张禹走到阿亮的身前,一条黑影就凭空从树后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