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99章 认罪书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去……”蔡亭东眼看着沈秋飘过来,吓得是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也是太过慌张,他只退了两步,脚下一个拌蒜,“扑通”一声,一屁股摔倒在地,结结实实的来了个腚蹲。

    这功夫,沈秋已经飘到蔡亭东的身前,这让蔡亭东看的更加清楚。沈秋的裙子很长,看不到脚,但是很显然,她的双脚根本没有着地。

    刹那间,蔡亭东身上汗毛直竖,不住地大气哆嗦。

    沈秋低头看着蔡亭东,阴森森地说道:“你当初害死了我……让警方嫁祸给习桐……难道心里局没有一点愧疚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不想的……只是你反抗的太过激烈,还扇了我一耳光……我……我一时冲动……一时失手……才不小心的……”蔡亭东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嫁祸习桐?你自己做的错事,为什么不自己承担?”沈秋又是阴森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也不能怪我……是警方判的案子……我什么也没做过……”蔡亭东又是哆哆嗦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没做过……”沈秋冷冷地说道:“你要是什么都没做,警方凭什么会诬陷习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蔡亭东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……那好吧……”沈秋阴森地笑了起来,“嘿嘿嘿嘿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笑声,是那样的可怖,她的身子,更是慢慢向下倾斜,双手向前伸出,十指张开。她的手指很长,指甲更长,像是要去掐蔡亭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蔡亭东看到沈秋这般架势,吓得差点魂飞九霄,坐着的身子,直接就躺下了。他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真的没有撒谎……我哪有什么本事……警察怎么可能听我的……都是我爷爷,他那天突然问我,有没有杀死沈秋……当时都把我吓了一跳,我先是隐瞒,最后还是承认了……是他叫我那几天都躲起来,千万不要露头的……至于他做了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杀了我的事儿,你爷爷也知道……陷害习桐的事儿,肯定也跟你爷爷有关了……”沈秋的身子,几乎是成35度角倾斜,她伸出的双手,距离蔡亭东的脖子,也就二十公分,瞧那意思,随时随地都能够一把抓住蔡亭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是知道……可他是怎么知道的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他之后又是怎么做的,我就更不知道了……”蔡亭东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…….哈哈哈哈……”沈秋又冷笑起来,她阴恻恻地说道:“实在想不到,沈教授竟然是这样的人……蔡亭东,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……回头就去找你爷爷继续清算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的双手便缓缓地向蔡亭东伸去。

    蔡亭东立时觉得,身上发寒,尤其是脖颈那里,更是凉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……沈秋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你原谅我吧……我错了……我知道错了……只要不杀我……你让我做什么都行……饶了我吧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蔡亭东急切地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眼泪,都淌出来了,吓得是鼻涕一把,眼泪一把。

    “饶你了,那当初你怎么不饶了我,怎么不饶了习桐……”沈秋的眼睛,已经发红,看起来是那样的阴森诡异。

    蔡亭东又打了个哆嗦,哭着说道:“我也是无意的……我没有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要挣扎,但身子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,根本动弹不了丝毫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……一句没有想到就完事了么……”沈秋的手,已经距离蔡亭东越来越近,眼瞧着就要触碰到蔡亭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站在沈秋后面的那个“阿亮”,突然阴恻恻地说道:“沈秋,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……”沈秋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阴间不管阳间事,我这次破例带你出来,可不是让你杀掉他的。”阿亮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之前咱们不是说好的,要帮我报仇吗?”沈秋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阳间仇,阳间了;阴间仇,阴间了。等他死了,阎君自然会为你做主,可他现在没死,你绝不能亲手杀他,否则的话,阎君怪罪起来,你可担待不起。”阿亮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笔血海深仇,我必须要跟他清算,哪怕是阎君让我魂飞魄散,我也心甘情愿!”沈秋红着眼睛,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蔡亭东看的分明,原本他听“阿亮”的话,他还觉得自己有希望不会死。

    但看到沈秋咬牙切齿的样子,让他的心不禁跳的更快。

    不过蔡亭东才听明白了,看来这个世上,真的有阴曹地府。沈秋死了,肯定是去了地府,应该是被这个男的给带上来的。

    这功夫,“阿亮”又认真地说道:“你是我带出来的,若是你杀了他,连我都会受到牵连。所以,我绝对不会容许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,会帮我报仇。我不杀了他,如何算是报仇!”沈秋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的仇,是阳间的仇。这笔账,也不是无法清算,阴间有阴司律法,阳间也有阳间的法律。他该是什么罪过,让阳间的法律制裁就好了。等他死后,到了阴司,自然也有阴司的律法等着他!”阿亮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阳间的法律……你开什么玩笑,如果阳间的法律能够制裁他,他现在还能逍遥快活吗?”沈秋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蔡亭东,我问你一件事?”阿亮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想问什么……我什么都说……”蔡亭东连忙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愿意被她给掐死,还是愿意阳间的法律制裁?”阿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愿意接受阳间的法律制裁……”蔡亭东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让沈秋给活活掐死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这样……先一封认罪书,将害死沈秋的前因后果写个明白,然后你再到警局自首……你觉得如何……”阿亮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、行……”蔡亭东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现在不死,真的是让他做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,他愿意认罪,愿意到警局自首,到时候,自然能够还你一个公道……阳间的仇怨了解,其他的账,等他死后到了阴司,自有阎君替你做主……”阿亮这次的语气平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”沈秋很是不情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从他的身上起来,让他站起来写认罪书……”阿亮温和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