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93章 擦肩而过
    “已经查出来了,那天晚上,确实有一男一女入住1705房间,他们的模样,跟你描述的差不多,应该就是当事人了。不过,在入住登记那里,我们发现,登记人的信息和入住人的不符。登记的人叫吕品,是一个东北人,他当时一共交了四天的房费和一千块钱的押金。可他只有入住的当晚睡在酒店,第二天出门后,就没回来过,就连房子也没退,押金也没拿。我打算上报白队,联系东北那边的警方,按照身份证地址寻找这个家伙。但琢磨了一下,还是决定,先跟你商量商量……”牛三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吕品的人,搞不好会和镇海大学的案子有关系。既然有他的身份证明,想要找到他,应该相对容易一些。就麻烦牛哥,看能不能将这个人找到……”张禹说到此,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牛哥,酒店的监控视频,你有没有带回来,我想去看看那个人的具体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想到了,不仅把视频带了回来,还特意打印了几张高清照片。”牛三江说着,就从兜里拿出来一个信封,从信封里掏出来几张照片,然后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来一瞧,照片上是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女人自然是初雪,可那个男人,张禹一看到他的模样,眼睛登时睁得老大,嘴里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是他!”

    牛三江见他这般,好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今晚来的时候,在路上见过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点没错,张禹今晚确实见到过照片上的这个人,不就是在酒吧门外,那辆玛莎拉蒂旁边站着的青年人么。他还清楚的记得,青年人的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羊绒大衣,里面是白衬衫。青年人长得很帅,看起来酷酷的,只是张禹实在想不到,这个人竟然就是自己要找的阿亮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……那、那你……”牛三江皱眉,像是在说,那你没把他给拿下。

    张禹苦着脸说道:“当时我坐车来警局,而且只有初雪的描述,还没有确定阿亮的真实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苦笑一声,“真是想不到,我竟然会和他擦肩而过,就这么眼睁睁的错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牛三江也不禁摇了摇头,但他随即说道:“既然人在镇海,那就好办……反正现在也知道了他的样子……他是在哪里出现的,我们警方这就出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警方即便见到了他,也不要招惹他,给我打电话就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很危险……”牛三江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分的危险……并非普通人所能企及……他要比你们见到的那个吴东国还要恐怖……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牛三江不由得大吃一惊,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才道:“比、比……比吴东国还要恐怖……哪冒出来的这么多怪物……这家伙要是胡乱伤人,岂不是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他应该不敢轻易胡乱伤人……但是,我也绝对不能让他逍遥……”张禹说着,转头朝窗外看去,天色已经蒙蒙亮,当时的地点是在酒吧。酒吧不可能开到天亮,怕是这个时候,人已经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中,冒出一个主意,今天晚上,自己不如去酒吧等着,也许就能碰到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这样吧,牛哥你备辆车,咱们先送潘云去她母亲家,在警局这里养伤,实在不太方便。还是在家里,照顾的得当。而且这事,日后被温阿姨知道,也是不妥的。”

    牛三江自然也明白张禹的意思,这种事情瞒不住,早早晚晚都得传入温琼的耳朵里。警局里多少人知道了,别人不说,陆局肯定得第一个汇报。要不然的话,等温琼知道,再质问陆维臣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让温琼回家的话,是张禹说的,那应该肯定没问题。牛三江当然也希望潘云回家休息,要不然的话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见的孩子。

    牛三江马上点头,说道:“我的车就在楼下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就走吧。”张禹说完,看向潘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轻轻应了一声,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床边,将潘云慢慢地扶了起来,然后将她背到背上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下了楼,来到停车场,张禹又慢慢地将她放入后排,自己则是坐在她的边上。牛三江负责开车,张禹特别表示,先顺着他过来的那条路,到酒吧看看。

    酒吧的名字,张禹给忘记了,只是记得大概的位置。恰好牛三江对于镇东区了如指掌,堪称活地图,都不亚于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顺着张禹大概指出的方向,找到了那家酒吧。酒吧已经歇业,道路两旁停着的车走光了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记住酒吧的名字,然后才让牛三江开车前往区领导住宅大院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只需要潘云出面,门口的武警是立刻放行。

    来到温琼家门口,是早上七点半多钟。张禹扶着潘云下车,背着她来到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按了门铃,保姆很快出来开门,一见是张禹背着潘云到来,先是愣了一下,跟着看到潘云腿上的绷带。保姆赶紧把二人让进来,张禹进去之后,嘴里说道:“潘阿姨在家吗?”

    他嘴里这么说,脚步不停,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区长在家。”保姆答道。

    张禹轻车熟路,也不多说,上楼来到潘云的房间,先把人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本想再去找温琼打招呼,结果门口已经有脚步声传入,他回头观看,很快就见温琼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温琼的身上,穿着一件白色的羊毛衫,腿上是一条白色长裤,她一进门,看到张禹的时候,脸上先是露出疑问,跟着就看到床上的女儿。

    女儿的腿上缠着纱布,这令她急切地问道:“小云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潘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母亲,只能看向张禹,向张禹求助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舔脸微笑着说道:“阿姨,潘云在抓捕行动中,不小心扭伤了腿。”

    温琼瞥了张禹一眼,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今晚的事儿……”张禹又是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吧?”温琼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不需要一个月就能痊愈,阿姨放心好了,伤势并不严重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温琼点了点头,片刻之后说道:“小禹,你去会客室那里等我,我单独和小云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,退出了房间,随手将门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