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92章 关爱
    爱睡手机可是紧俏货,每个月都是限量发行,各大经销商都是采取网上预售,门店预售等形式。即便是先给钱后给手机,那都抢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见女警这般说,张禹笑道:“这事好说,回头我就让人送一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、谢谢……”女警欣喜不已,忙不迭的点头道谢,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进到房间,牛三江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房间内,只亮着一盏台灯,人在里面,才能大致看清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值班室的环境还是可以的,有两张单人床,两张对在一期的办公桌,还有几把椅子。

    潘云躺在一张床上,床头和床下,放着水果、牛奶什么的。张禹听得出来,潘云呼吸均匀,现在睡得很香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去打扰她,搬了把椅子,在床边坐下。他低着头,看着睡熟的潘云,心中不禁怜惜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其实也很命苦,名正言顺的父亲死得早,真正的父亲是谁,她又不知道,只怕知道了,对她来说,反而是一种烦恼。自己热衷的工作,被母亲反对,受了伤都不敢跟母亲说,还得在警局养伤。缺少家庭的关爱,看似坚强,其实背后,却有着很为柔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张禹静静地坐着,心中胡乱的想着,大概过了能有半个小时,潘云的身子动了一下,这是在翻身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紧接着,一个吃痛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张禹连忙关切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这是潘云翻身,睡梦中没个注意,压到受伤的部位。

    潘云睁开眼睛,下意识地看向张禹,一看到这个男人,她是又惊又喜,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了,你腿上怎么样?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”潘云的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不错,看得出来,休息的很好。只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,眼中还带着眼睑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……”张禹柔声说道:“你再睡一会,等醒来之后,我给你换药……”

    潘云看着张禹,没有闭眼的意思,嘟着小嘴说道:“我现在不困了,你是不知道,昨天一白天,我都在睡觉。晚上醒来之后,也就是看了个电影,然后又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就没怎么休息,难道好好睡一觉。而且现在,你特别需要休息,只有这样,腿伤才能恢复的快一点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乖乖地应了一声,但又说道:“可是我不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四下瞧了眼,问道:“小琳呢?”

    “牛哥让她走了,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突然有点想去……方便……”潘云有点难为情地说道:“也不知怎么了,只要睡醒一睁眼,我就想去厕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也不知道去哪了,我出去看看……”张禹说着,站了起来,走到门口,拉开房门,朝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,张禹刚刚来的时候,就是这样。当然,刑警队还有值班的警察,但也不能没事大半夜的在走廊上溜达吧。

    潘云看着张禹,低声扭捏地说道:“大家都是休息……外面肯定没人……要不然,你扶我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关系,其实也不差张禹扶着她去卫生间。毕竟就只差那层窗户纸没捅破,其他的,也就没啥秘密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答应,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潘云轻轻拉开身上的被子,这时张禹才看到,潘云的身上只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裙子。潘大警花可是难得穿裙子的,没想到今天竟然会穿这个。

    张禹多打量了几眼,潘云马上发现,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上,然后扭捏地说道:“是小琳说,我穿裤子不方便,特地去给我买了条裙子换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是。”张禹说着,慢慢地将潘云从床上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了床,潘云单腿跳着,张禹扶着她,来到卫生间。这要是在潘云家,张禹可能就直接把她给抱起来去了,可在单位,万一被看到,终究不好。

    进到卫生间,里面都是蹲厕,毕竟单位属于公用,这么多人呢,不能搞个蹲便。

    单位的同事也是想了办法,专门给潘云整了把椅子,中间有个洞,可以坐在上面方便。就连那个蹲位,目前都是潘云专用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不太方便,张禹只是把潘云扶进去,其他的,潘云自己单腿可能做的,终究是穿的裙子。

    张禹在外面等着,里面一阵“哗啦啦”之后,潘云在里面将门打开。张禹再把她扶出来,一起回到值班室。

    让潘云在床上躺好,张禹柔声说道:“小云,警局的条件实在是有点差,你在这里养伤,也不太方便。我看要不然……还是去温阿姨那里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潘云断然说道:“我妈要是知道我受伤的事儿,肯定不能再让我当刑警了,搞不好连警察都没得当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你们刑警队这么多人,知道你受伤的也不在少数。你受伤的事儿,哪怕现在温阿姨不知道,但早早晚晚,她肯定会知道。当她知道的时候,你说她心中要多么的难过。女儿受伤,谁也不瞒着,就瞒着她这个当妈的……”张禹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最后的两句话,一下子刺入潘云的心坎中。潘云已经知道,母亲是很疼爱自己的,如果事后,母亲知道这事,心里肯定会难过。潘云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也不想瞒她的……可是……如果让她知道……她肯定不会让我继续当警察……那可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温阿姨除了爱女心切之外,同样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……我看不如这样,白天的时候,我送你回家,到时候由我和阿姨说……保管她不会反对你当警察……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般说,潘云不由得嘴角上翘,露出笑模样,但她却有点吃醋地说道:“我妈对你比对我都好,什么都听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误会阿姨了,阿姨最疼爱的人还是你……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欢快地聊着,张禹又给潘云换了药。渐渐,天快亮了,门外忽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,跟着又有不大的敲门声,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站起身子,走过去开门,门外之人正是牛三江。

    一看到牛三江,张禹马上问道:“牛哥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