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9章 音乐课
    “卓教授的音乐课,都是在哪里上,你以前经常去吗?”张禹又顺便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在镇海大学的大礼堂,每隔一个月的周六才有一堂课,我倒是经常去。”初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阿亮,你以前都没见过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印象,应该是第一次见过。不过大礼堂很大,里面都是随便坐的。因为卓教授是好几所大学的客座教授,所以他的课,是对这些大学都开放的,别校的学生能够凭学生证前来听课。见到许多的生面孔,其实也不算什么。”初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打听阿亮是哪一所大学的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过他,可他说下次见面的时候告诉我……”初雪扁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,连她自己想来,都觉得有些丢人。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,稀里糊涂跟一个半点身份也没有透露的陌生人那样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个人,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张禹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初雪苦涩地一笑,说道:“我除了知道他的模样,其他的……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张禹,委屈地说道:“是不是问题就出在他的身上,他是个坏人……我当时有没有可能被他给催眠了……因为、因为我……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人……我是随便和男人怎么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初雪只要一提到阿亮,总是不忘了跟张禹解释两句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我没把你当成那样的女人……从你的面相上看,你绝不是水性杨花的秉性,你是一个好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初雪是寡妇命,可这并不代表人家的品行不端。

    “你能相信我就好……”初雪看样子,似乎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刻张禹掌握的事情,也就这些,看来从初雪的嘴里,已经再问不出别的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眼下的关键,变成了那个阿亮。只要找到他,不管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张禹相信,自己应该都能够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初雪,说道:“你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初雪乖巧地应了一声,从被子里缓缓地将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她的手腕,感受起她的脉搏。脉象略有急促,这倒也是正常,初雪之前连续崩溃两次,脉象要是平稳,那才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张禹又用心眼查看起初雪体内的三魂七魄,精魄依附在生zhi轮上,没有半点问题。张禹微微点头,睁开眼睛,温和地说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初雪的手腕,接着又道:“等下袁真人应该会来看你,你看看……休息的怎么样……换下衣服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初雪原本粉红的面颊,再次潮红起来。自己屁股那里,湿漉漉的,她怎能感觉不到。之前的两次,简直是要了她半条命,那种感觉,可要比真正做那种事情还要猛烈。

    初雪扭捏地说道:“我现在身上软的很,根本……一点力气也没有,让我怎么换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能一直都躺在被窝里,要不然这样,我出去招呼你室友,让她来帮你换……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初雪急忙说道:“你别招呼她……这事……多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等会袁真人还要过来,你的样子,总不能让她看到啊……”张禹又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初雪迟疑了一下,有点害羞地说道:“那、那你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帮你……我是男的……”张禹急忙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男的怎么了,都是你造成的,要不然我能这个样子……要不然我就这个样子,等下那个袁真人来问我,我就说是你干的……我现在身上没力气,换不了……这才失礼的……”初雪突然一反常态,撅起小嘴,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那是为了救你。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不是救我……”初雪撇了撇嘴,抬眼盯着张禹,“再者说,你刚刚脱我裤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初雪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冲动,她忙把头别到里面,半晌才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的时候,你可能是麻溜的……反正你都脱过了……我也不差……再找你帮次忙……而且,你、你不会只把手伸进被子里,难道还非得掀开被子,一边脱一边看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去我衣柜里,找一跳衬裤出来,那个……在找一条……里面穿的……”初雪看起大咧咧,可说到一半的时候,多少也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张禹下了梯子,来到初雪的衣柜,在里面翻找了一下,很快找到一条黑色的蕾丝衬裤,还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小裤裤。

    他马上拿了回去,放到床上,嘴里说道:“你看这个行吗?”

    初雪看了一眼张禹拿来的两件衣物,跟着瞥了眼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不解地说道:“这个是你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会挑……”初雪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没跳,就看到这两件……要是不合适,我再去找找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……可别瞎折腾了……行了,现在把手伸被里,帮我脱吧……”初雪撅起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让的,别到时候又说我不怀好意、占你便宜……”张禹事先声明道。

    “便宜都让你占得差不多了,现在你倒是跟我扯上这个了……赶紧的吧……穿着这条……”初雪本来想说,‘穿着这条裤子难受死我了’,但是这话,硬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愿意跟她多费口舌,以免袁真人再次到来,被人误会。

    他把手伸进被子里,抓住衬裤的边缘,这一刻,他完全能够感觉到,初雪的双腿有些微微的颤抖。非但如此,他还能听到,初雪的鼻息都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拉扯,衬裤连同里面的小裤裤,被他一并给拉了下来,很容易就从脚上脱掉。

    “这个放哪?”张禹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放哪,先藏我被窝里……”初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成,我现在帮你穿了……”张禹说着,先拿起初雪的蕾丝小裤裤。

    这小裤裤有够轻薄,先前张禹从衣柜里拿出来的时候,也没注意,现在才发现,几乎是透明的。他这才明白,初雪刚刚为什么要横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也不能再给送回去,直接套在初雪的双脚之上,手在被窝里,把这小裤裤给拉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