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7章 只有一次
    张禹虽然如实将事情说了一遍,却没有提初雪的反应,这种事实在叫人有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袁真人当然也不可能去多问这个,即便刚刚在楼下,她就听到了初雪那美妙的叫声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讲述,袁真人说道:“这么说,她应该是被人吸了元阴之气。可是......她为什么又会突然失神,嘴里发出笛声呢?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摇头,说道: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我对初雪进行了详细的检查,除了元阴受损,精魄险些离体之外,再没看出来半点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?”袁真人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袁真人深吸了一口气,对于张禹的实力,袁真人还是清楚的。张禹现在是法师,是去天师府拜领过五雷经纂的人,实力已经不在她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说连张禹都看不出问题,那能够看出问题的人,可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袁真人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初雪,你从床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不......”床上的初雪轻轻把被子拉开一个缝,用极低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微微皱眉,但是张禹知道,初雪现在的状况,怕是真的没法下来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师伯,她刚刚受了惊吓,又是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需要休息一下。我看要不然,让她再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。”袁真人点了点头,接着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先去探视一下另外的几个人,看看她们的状况是否也和初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张禹也反应过来,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大事,现在从初雪的身上发现了问题,那其他的几个目标,想必也是这样。当然,这也需要确认,等结果一致之后,再研究下一步的方针。

    袁真人率先朝门口走去,张禹跟在她的身后,房门打开,袁真人前脚出去,可不等张禹跨步出门,就听初雪软绵绵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你、你......你别走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说道:“你是说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......我、我害怕......你别走......”初雪的声音中,带着一点扭捏。

    “保护你的事儿,你大可以放心,等下出去,我让旁人进来保护你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别人......保护......我就要你保护......我知道,我现在突然变成这个样子,肯定是有问题的......你肯定也是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......你、你留下......”初雪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走在前面的袁真人转过头来,平和地说道:“贤侄,我过去查看就好,你留在这里保护她,陪她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袁真人转身朝楼梯口那边走去。张禹退后脚步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房间内只剩下张禹和初雪两个人,他抬头看向床上的初雪,初雪还在被窝里,只是扒开被子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你、你最近......有没有......和吴东国......也就是你们的历史老师......在一起......”

    问女人这样的问题,实在是一件让对方尴尬的事情。张禹也知道不便开口,可是这种情况下,自己必须给问明白。

    他的说法,已经十分的含蓄。自然,床上的初雪,肯定也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初雪听了这话,显然怔了一下,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......怎么知道......我、我和他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管了......你只说,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......就行了......”张禹迟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吴东国现在的状况,都能够吓死个人,对于初雪这种普通人来说,听了之后,估计以后都睡不好觉。所以,张禹不能对她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其实......你能不能上来......”初雪突然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听她的语气,显然是很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做什么?”张禹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也不知道......只是我现在心跳的好快......好害怕......”初雪的声音哽咽起来,甚至还流了眼泪。

    张禹最受不了女人这样,他踏上梯子,向前走了几步,然后温和地说道:“你不要害怕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......是不是差点死掉......”初雪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可能也不一定......”张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网上看到不少关于跳楼的说法......有的说,可能是被鬼上身......那个时候,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,整个人什么都不知道,然后就从楼上跳下来去......说这是鬼在找替身,可邪乎了......我刚刚本来坐下下面,等你给苗岚算命......但是我接下来只记得,我人在走廊上......我怎么去的走廊,我自己都不知道......”初雪有些恐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,这个世上并没有鬼......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到走廊......”初雪多少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,有可能是中了某种催眠术......但是眼下,我还没有找到关键的所在,不过你放心好了,你要你配合我,找到问题,那就绝对不会有事......”张禹又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催眠......房间里就咱们三个,你在给苗岚算命,我自己坐在下面......谁还能催眠到我......”初雪也不是傻子,同样也看过关于催眠的影视剧,电影、电视里面,可没有这么厉害的催眠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猜测,具体的原因,还没有找到。你是这件事的关键,所以你一定要配合我,说出全部事情。这样的话,才能彻底解决问题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”初雪仍然是蒙着脑袋,她轻声说道:“刚刚你说到吴东国......我和他就是在大三的时候,发生过一次关系......跟着我很快发现,他竟然还同时追求其他的女人,那我就火了......他答应我,会给我保研,但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再和他来往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三的时候......”张禹不由得沉吟一声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初雪听出张禹的声音有点不对,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怎么了……我没骗你……真的只有一次……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,我一发现他和别的女人还有关系,我以后就再也不跟他在一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,多少还有点急,像是担心张禹不相信她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