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6章 死亡笛声之后为什么是这个样子
    床上坐着的苗岚本来就被初雪进来时的样子给惊呆了,此刻见到张禹直接拽下初雪的衬裤,更是张开大嘴,差点叫出声来。不过她还是赶紧抬手堵住自己的嘴巴,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明白,为什么看到室友被“非礼”,自己都不敢叫呢。

    初雪那绵软的身子,根本没有半点抵抗力,张禹这一把下去,登时就把衬裤连带里面的小裤裤扯到小腹之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里面的风光,只是大概看了一眼,可谓是白净平滑,好似明镜一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手里的护身符就摁了上去。张禹的另一只手,又抓住初雪的脉门,用心眼查看精魄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护身符是压在上面,一股杏黄色的气流将精魄护住,却没有将精魄按回生zhi轮之上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暗自皱眉,好在刚刚有了心得,自己的真气能够让初雪的精魄恢复一些明亮,并且让初雪醒了过来,精品也不在继续移动。想来这一招,还是很管用的。于是,张禹又透入一丝真气,袭向初雪的精魄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初雪根本没有防备,估计就算是有防备,也受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她扬起下巴,嘴巴张开,从喉咙深处爆发出一股透骨的**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又开始急促的喘息,“呼......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床上看着的苗岚更懵了,她的眼珠子睁得老大,捂在嘴巴上的手,不自觉的加了加力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,拿张符纸贴到那里,就能让女人那样,也太邪门了吧。

    张禹还闭着眼睛,仍然在观察初雪的精魄。这一次,果然不出张禹所料,精魄归位,又比刚刚明亮了一点,但仍然不是正常的亮度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的真气中也是带着阳气的,阴阳调和之下,能够补充初雪失去的元阴。奈何初雪也不会采阳补阴,她流失的元阴,不可能全靠张禹用这招给她补上,只能靠自己逐步恢复。

    见精魄恢复正常,张禹也松了口气,他正看眼睛,因为眼下他是蹲着的,一只手抓着初雪的手腕,一只手按在人家的小腹上,所以这一睁眼,正好能够看到初雪的目光。

    初雪满脸桃红,小嘴不住地喘息,尤其是那一双眸子,其中满含羞臊、满足与迷离,正偷偷地看张禹呢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看着,张禹也不由得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特别是此刻,以张禹的耳力,还能听到周边房间内女生们诧异的声音,“我靠,这是怎么回事,又来一次?”“这是谁呀?这么大的动静,也不怕人听到。”“好像是隔壁的吧。”“不是说,一听到死亡笛声,就会有人死掉......这、这、这......这算是怎么回事......”“我也纳闷啊,死亡笛声之后,还有这个动静,之前没听说啊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“蹬蹬蹬......”这时候,走廊上又响起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到脚步声,好像是有人往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他跟着意识到,自己现在和初雪的姿势,实在是有些不雅。这要是被人发现,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。虽说自己是为了救人,可也不能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拉起初雪的衬裤,连护身符都顾不得拿出来。他跟着将初雪抱了起来,举到二层的床上。

    初雪这一上床,旋即脚步声就来到门外,一连串问询的声音,同时响起,“出什么事了?”“刚刚说这层楼有笛声响起?”“没出什么事吧?”“怎么还有那种动静......”“贤侄,什么情况?”......

    刚躺到床上的初雪,一看到突然跑来这么多人,她顾不得身上的疲软,忙拉过被子,盖到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也已经看到,赶过来的人正是袁真人、上官宁、黄威和几个小道士。

    张禹不紧不慢,他先是打起揖手,跟着说道:“师伯,刚刚确实是有笛声响起,索性没有人员伤亡。弟子也知道了笛声的源头到底是哪里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下意识地看了眼床上的初雪。初雪是大被蒙头,想来是羞臊无比,根本不想被人给看到她此刻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张禹往床上看,进来的这些人也都跟着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威作为安保主任,他直接说道:“初雪,你没事吧,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初雪在被子里,什么动静也没发出来。只是像张禹这样耳力好的,完全能够听到初雪在被子里发出的浊重喘息。也不知道因为紧张,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张禹知道,不能说出来,让更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他上前两步,来到袁真人的身旁,低声说道:“师伯......人有点多......”

    袁真人立刻会意,转头看向其他的人,说道:“小宁,你带大伙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上官宁立刻答应,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那些小道士自然不必说,马上就往外走,黄威自然知道袁真人的力度,就连镇海大学的校长,都要给袁真人几分面子,他算老几。

    他连忙点头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官宁最为识相,见袁真人没说让她留下,她也跟着走了出去,还反手把门给关上,领着其他人远离房门。

    袁真人见人都出去,四下扫了一眼,正好又看到苗岚。她朝张禹递了个眼色,说道:“她呢?”

    张禹也觉得苗岚留在这里并不适合,说道:“你也出去休息一下,这里没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苗岚小心翼翼地应了一声,赶紧从床上下来,她也顾不得穿上外衣,就这么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此刻房间内,就剩下张禹和袁真人,以及被窝里的当事人初雪。

    袁真人看着张禹,等待他的说辞,张禹也不隐瞒,当即说道:“师伯,刚刚初雪突然失神,整个人目光呆滞,独自出了房间。那所谓的笛声,其实就是从她的嘴里发出来的,而且这笛声特别的怪,虽然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,却好像四面八方都有,根本叫人听不出来源头是哪里。若非我拦在她的面前,亲眼看到、亲耳听到,连我都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......”袁真人听了,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半晌后,袁真人才道:“那你是怎么让她醒过来的,她当时的状况,又是个什么样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瞒师伯,我之前给她把过脉,又用心眼查看过她的身体,结果发现......”张禹对袁真人没有什么可隐瞒的,而且这件事,实在太过重要,张禹必须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他当即原原本本的将自己的发现和整个事情,说了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