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4章 笛声
    “看手相......”初雪嘀咕了一句,可见张禹说的煞有其事,干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,顺着梯子下来,然后拿起一把椅子坐下。那紧身的白色蕾丝睡衣,将她娇好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这个女人从现在到将来,不知道会霍霍多少男人。

    初雪主动朝张禹伸出手掌,嘴里说道:“你看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指细长,绝对是弹钢琴的苗子。

    苗岚则是在床上探出半个身子,仔细的观瞧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托起初雪的手背,象征性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随便看两眼,就能看出端倪,所以也不需要太过仔细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跟着搭在初雪的脉门上,感受起初雪的脉搏。初雪的脉搏看似正常,但脉门处略微有点凉,阴经脉搏略弱,乃是体内元阴亏损之征兆。

    只是亏损的不多,恢复一下,就能无碍。也正是因为此,张禹也没有从初雪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可女人的元阴亏损,一般都是不正常的,特别是像初雪这种花季少女,如果元阴亏损,不是纵欲过度,就是被人给采阴补阳。

    当然,到底是怎么回事,张禹还不能完全确定。他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起初雪体内的三魂七魄。初雪的天地人三魂没有任何问题,七魄当中的天冲、灵慧、气魄、力魄、中枢魄、英魄也都没有问题,只有那精魄略微有点黯淡。

    看来初雪的身体果然是出了问题。张禹明白,正常的男欢女爱,不会影响到女人的精魄,除非是不正常。这种不正常,自然就是那两种。

    初雪虽然是寡相,却也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dang妇相。

    张禹完全能够认定,初雪十有**是和某个有问题的男人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吴东国说过,他和初雪有着那种关系。难道说,是吴东国吸了初雪的元阴之气。

    张禹想要确定一下,但是这件事,不太方便开口。

    初雪一直在盯着张禹看,她见张禹闭上眼睛,半天都不出声,心中不禁纳闷,还略微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她试探性地问道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张禹听了她的声音,这才睁开眼睛,张禹琢磨了一下,故意皱眉说道:“我觉得你......有可能遭遇情劫......”

    “情劫?”初雪愣了一下,不解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感情上,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......比如说......最近正跟你处的很好的男朋友......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会有什么关系么......我也没男朋友啊......”初雪低着头,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看她的样子,张禹就知道,肯定是说谎。

    这也是,房间内还有一个苗岚呢,这种**的事情,换做是谁也不太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可是她这般尴尬的样子,想来苗岚在场,自己如果往深里问,她肯定是没法说。

    让苗岚出去,万一苗岚出点事,这不就麻烦了么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张禹心中冒出来一个主意,如果让苗岚睡着了,事情不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,朝苗岚说道:“你晚上不睡觉么......”

    苗岚没想到张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先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我平常睡的倒是挺早,可这种情况,我哪睡得着......我寻思着,要不然还是白天睡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这样,我也给你看看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苗岚也看出张禹算得准,她也不傻,明白可能是看出了初雪的一些问题,自己在场,二人不便说。

    但张禹提出来要给自己算命看相,倒是让她来了兴趣。苗岚作势就要下床,嘴里跟着说道:“好,你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下来......”张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看能看清楚么......”苗岚还挺上心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问题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随即让苗岚把手伸出来,苗岚可要比初雪好相处,简单的看了手相,张禹又问了她的生辰八字,还看了眼苗岚体内的三魂七魄,确定都没啥问题,便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以他的本事,随便说上几句,自然奏效,听的苗岚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有的人算命,都是算以后,不算过往。哪怕是真的算过往,说的也都是含含糊糊的,忽悠一个是一个。这大多属于江湖骗子,张禹那是有真本事的,说出来的过往,可谓是十有**。

    随便挑两件事情说了,登时就让苗岚深信不疑。张禹见机会成熟,不继续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见张禹不说,苗岚忍不住问道:“那我以后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正中下怀,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算将来的事情,光看手相和面相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得看什么?”苗岚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摸骨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摸骨......那是摸哪里......”苗岚虽然相信张禹,可一听说摸骨,多少有点警惕。

    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需要摸你的身上,只需要摸你的头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可以,那你来吧......”苗岚说着,就要弯腰把脑袋伸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说道:“别别别......你这在一个不稳摔下来......我上去点,你躺下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踏上床边的梯子,向上来了几步,接着说道:“这让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苗岚见他也不是完全到床上,心也就踏实了,躺好之后,说道:“你摸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伸出双手,放到苗岚的头上。张禹当然不是要给她摸骨,而是想用按摩的手法,直接把苗岚给按睡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到苗岚的头上,坐在椅子上的初雪突然站了起来,朝卫生间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听到,也没当个事,只管先把苗岚弄睡着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沉吟一声,随即扭头看去,原来是初雪竟然把寝室的门打开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心头一紧,连忙问道:“初雪,你去哪?”

    初雪没有回答张禹的话,人已经出了门口,转身朝走廊上走去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很轻,也就是张禹的耳力,换做正常人,根本不会听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笛子吹奏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十分的美妙,可夜间听来,又是那样的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