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3章 寡相
    镇海大学的寝室,以前每到晚上十点,就会准时熄灯。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,寝室的灯都没有关掉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正常,学校里天天晚上死人,如果还保持着原先的规则,依旧是晚上准时熄灯,那就有点扯淡了。

    学校寝室已经决定不熄灯了,如此一来,各个房间都没有关灯的。很多学生,根本都不敢睡觉,生怕今天晚上死的人将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所有的房间都亮着灯,这让宿舍大院内都十分的光亮。学校内的保安也都行动起来,在院子里负责巡逻,盯着每一栋楼。

    想要跳楼自杀,起码得开窗户,大冬天的晚上,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开窗。加上学生们也不睡了,可谓是枕戈待旦。

    初雪和苗岚的寝室内也是这般,两个女生见十点后还有电,索性也不关灯,不是聊天,就是玩手机。

    张禹靠在衣柜里,始终也听不到那个奇怪的笛声。顺着衣柜的缝隙,他也能发现外面的亮着灯,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张禹时不时的看看表。

    躺在衣柜里,绝对是一件让人非常累的事情,只能略微的动一动,还不能睡觉,需要时刻保持着警惕。尤其是人有三急,张禹就算是修道之人,也免不了吃喝拉撒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有些内急,加上一直靠在衣柜里确实难受,他只好推开柜门,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初雪听到声音,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她看向张禹,警惕地说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上趟卫生间。”张禹一边说,一边朝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,上什么卫生间,鬼鬼祟祟……”初雪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张床上躺着的苗岚则是说道:“他从进来,就一直躺在里面,也不容易。上趟卫生间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很正常么……”初雪撇了撇嘴,说道:“那怎么不早去,这都……十二点了……现在才想着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已经进了卫生间,解了腰带,开始方便。

    水声“哗哗”直响,憋的属实也够久的了。他一边方便,一边听着初雪的话,心中不禁有气,自己怎么说也是在保护对方,对方这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。当然,昨天晚上确实发生了误会。

    提上裤子,系好裤带,张禹走出卫生间。

    一抬眼,正好能够看到坐在床上的初雪,初雪穿着一套白色蕾丝的衬衣衬裤,长发披在肩头,她瓜子脸尖下巴,皮肤很白,真是人应其名,好似白雪。五官也很标致,只是那鼻子鼻子很尖且鼻翼露骨。一看她的面相,张禹就知道,这个女人自尊心很强,霸道,看谁都不顺眼。同样,这也是标准典型的寡妇相,跟她发生关系的男人,都会走背字子,娶了她的男人,更加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床上的初雪见张禹看她,当即瞪眼说道:“你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随便瞅一眼。”张禹不由得撇了撇嘴,这女人果然霸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瞅也不能瞅……你说,你是不是没按好心……”初雪又是瞪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保护你的,怎么能叫没按好心……”张禹摊开双手。

    苗岚此刻也跟着说道:“小雪,人家确实是来保护咱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保护咱们……为什么你不保护别人,偏偏来保护咱俩呢……学校那么多人,他怎么就偏偏跑到咱们寝室,为什么就偏偏咱俩会有危险……”初雪先是看了眼苗岚,随后又瞪向张禹,“你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……我刚刚已经发信息给其他的同学了,她们的房间,可都没说来人保护,只有你跑我这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苗岚一听这话,也觉得有道理,张禹为什么不去别的屋,偏偏跑到她俩的寝室。若说没有问题,肯定不可能。

    苗岚这次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是不是……你们怀疑有人要对我们不利……你可得实话实说……要不然,晚上我都不踏实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二人说的在理,考虑到初雪实在无礼,张禹故意说道:“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我到这里来,其实就是单纯保护初雪的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我……为什么保护我……你给我说明白……”初雪的声音不小,但多少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是从你的面相上看出来的,近日会有血光之灾……眼下学校里一直出事,我觉得你有可能出危险,所以才专门来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血光之灾……”初雪撇着嘴说道:“怎么就能有血光之灾……说的跟真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真的……”张禹故意得意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依据?”初雪问道。

    “依据……”在晚上到来之前,冯崇绝已经问过名单上这些人的生辰八字,张禹又打量起初雪的面相,故意拿腔拿调地说道:“你父亲早亡,应该是在你六岁那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禹的话才说到这里,初雪就猛地叫了起来,自己现在的父亲不是她亲爹的事情,一向自尊心很强的她,从来不跟别人说。实在没想到,竟然被张禹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苗岚见初雪的反应如此之大,不由得一愣,心中暗说,自己和初雪的关系很不错,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事,不会是真的吧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说错了……”张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那个……”初雪结结巴巴的,跟着下意识地看向苗岚,说道:“苗岚……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苗岚当然明白初雪的意思,猜想肯定是初雪想让张禹帮忙算命。但是她也想看看,张禹算的到底准不准,故意说道:“这都十二点了,你竟然让我出去……多危险啊,万一我这一出去,就回不来怎么办……你能不能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是……那……”初雪琢磨了一下,又看向张禹,她的语气明显比先前缓和了许多,“你能不能先说说,我为什么会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本来没有打算给她算命的意思,现在听她这么说,张禹的心中突然冒出个念头。张禹说道:“光看面相,确实是这样,但是想要看到具体情况,还需要看你的手相。你能不能下来,让我看看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是,用心眼查看一下初雪的全部情况。说初雪有血光之灾,那是张禹胡咧咧,初雪到底会不会和先前跳楼的人一样,张禹并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