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72章 懊悔
    在张禹看来,如果两个警察没睡着的话,当时绝对不可能让吴东国去把棺材板给点着,一定会及时阻止,并且招呼醒潘云和牛三江。

    所以张禹隐隐意识到,极有可能是棺材板先行点燃,吴东国跟着变成阴尸,根本不给两个警察救火和喊人的机会,就已经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棺材板和吴东国变成阴尸之间……又有什么联系呢……”张禹的心中,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。”“出什么事了。”“出什么事了。”…….

    这时候,教工宿舍园区去,响起了一连串的喊声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十有**是白眉宫的人也因为听到枪声而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虚绳的事情,他不想让道派的人看到。快步朝吴东国跑了过去,来到吴东国的身旁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镇尸符贴到吴东国的头顶。

    吴东国直接不动,张禹随即收了玉虚绳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快传来,果不其然,就见贾真人、冯崇绝等人一股脑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禹,出什么事了?是这里打枪吗?”贾真人看到张禹,立刻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刚要回答,跟着发现,整个教工宿舍这边灯全都亮了起来,许多人站在窗边,向外观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张禹肯定不能对外泄露,他快步走到贾真人的身前,使了个眼色,低声说道:“师父,这里人多,有些话不方便说。”

    贾真人也发现无数的人站在窗口往这看呢,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是不方便让这么多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贾真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咱们另外找个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宿舍,低声说道:“就去吴东国的房间吧,他那里出了事,咱们正好到那里说。不过,也不要去那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贾真人说着,转过身子,说道:“马师弟、冯师妹,你俩跟着我一起上楼,其他的人,原地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是这些人的师兄,此番到镇海大学,也是由他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冯崇绝立刻答应一声,走到贾真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但是,却不见马超兴。

    贾真人见马超兴不在,问道:“马师弟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是不是仍然守在原处。”冯崇绝不敢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就先忙咱们的。”贾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吴东国,低声说道:“师父,你不要声张,这家伙竟然变成阴尸了。他被我用镇尸符给镇住,咱们先把他给抬上去。另外,潘警官的腿受了伤,我得照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阴……”饶是张禹提前有所交代,不要声张,贾真人和冯崇绝都差点一起叫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二人反应的都算快,及时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阴尸啊!

    这种东西,虽然修道之人中有些身份的都知道,但却是难得一见。没有想到,在镇海大学里,竟然会出现阴尸,而且还是先前看起来好端端的人,没过上一宿,就变成了阴尸。

    缓和了一下心情,贾真人低声说道:“他交给我了,你先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转身又跑到潘云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刚刚并没有给潘云立刻诊断,但估计肯定是骨折。现在张禹将手轻轻地放在潘云的小腿上,虽说上面插着银针,腿上有点发麻,潘云不再像之前那么疼痛。可当被张禹触碰,仍然是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这种疼痛,换作一般的人,只怕都得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是骨折了,不过有我在,没有问题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骨折程度,对于张禹来说,确实不是什么问题。无奈现在,手里药也没有,固定的夹板也没有。让道观里送,需要一些时间,但是张禹马上想到主意,在无当斋那里,还有历练的弟子呢。

    他马上掏出电话,拨了无当斋那边弟子的电话号码,让弟子照方抓药,快点送到镇海大学,另外还得带上夹板。随后,他让牛三江帮忙联系一下,能不能找一副担架过来。

    牛三江立刻给学校的安保主任打电话,联系担架。学校的医务室内就有担架,倒也容易弄到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好,张禹现在也不敢乱动潘云,这么给她抱上楼,只能让潘云多遭罪。等了一会,担架先行送来,张禹和牛三江把潘云搬上担架,抬着上楼。

    贾真人和冯崇绝则是负责将吴东国抬上楼去。

    来到吴东国的房间,将房门关上,把潘云和吴东国放好,张禹才指向客厅内的一团灰烬,“师父,咱们之前看到的那块棺材板,好像是自己点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点着了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贾真人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情况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当下就将潘云说过的事儿,以及自己的推测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讲述,贾真人不禁皱眉,有些后悔的说道:“竟然会是这样……早知道的话,还不如连夜就把吴东国和棺材板一起送到白眉宫……这样的话,怕是也不会这样……以方丈师姐的修为和见识,一定当场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贾真人是连连跺脚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守株待兔,找到真凶之后,一并送到白眉宫。天晓得就这么一个晚上,会出现如此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冯崇绝赶紧宽慰道:“师兄,出了这样的事情,是谁都想不到的……你也不要懊恼……我想方丈师姐,也不会怪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怪不怪罪的事情……出了这样的问题,绝对是我的决策失误……而且,还害了两条人命……”贾真人气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说到两条人命,他们都一起看向死了的两个警察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当口,贾真人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看,跟着就是一愣,诧异地说道:“是许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贾真人接通电话,说道:“喂,许师弟吗?”

    “师兄,出大事了。”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道士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道士,其实就是镇海大学宫观管理专业的老师,昨天晚上,张禹还见过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大事了?”贾真人不由得有点紧张,今晚的变故,实在是太大,贾真人实在是害怕,再出点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男生寝室那边,有人跳楼自杀了……这个学生叫赵鹏,也是咱们宫观管理专业的学生……”中年道士急切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