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71章 阴尸
    看到牛三江没事,潘云悬着的心彻底落下,她和牛三江就是同事,实在是想不到,在关键时刻,牛三江能够如此挺身而出。虽然牛三江没有张禹的实力,但也正是如此,格外能够显示出牛三江的情义。

    紧张的心情这一平复,潘云不由得一呲牙,小腿上的剧痛,实在是叫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看向牛三江,发现牛三江没事,随即听到潘云呲牙的痛苦声,马上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云,你怎么了……”张禹嘴上关切地问着,已经看出潘云的手,抱在腿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我从上面跳了下来,崴了脚……”潘云咬着牙,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是崴了脚……”张禹看得出来,潘云的脑门子都是汗,崴脚哪能这么疼,“应该是骨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潘云咬着牙,硬撑着说道:“我还有两个同事在上面,也不知道他们死没死……吴东国咬了他们的脖子,就像是电视里的僵尸一样……你、你先去看看……他们有没有救……”

    她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伤,还在关心另外两个小警察。

    张禹闻言,心头不由得一颤,他赶紧从怀里取出来一个小包,打开之后,里面放着银针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在潘云的身前,亮出黑色剪刀,剪开潘云的裤管。以潘云现在的情况,加上又是冬天,穿的也多点,想要将裤管给挽起来,根本不可能。张禹跟着将银针对准潘云腿上的穴道,嘴里说道:“我先给你止疼,然后就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几根银针分别刺入潘云腿上的穴道之中。

    张禹何等手法,银针刺**道中后,潘云就感觉到腿上有点发麻,之前的疼痛感,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好多了。”潘云这次说话,都不用咬牙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先去看看。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轻轻应了一声,她还是挂念两个小警察的安慰。但凡有一点希望能够,也要争取。

    张禹起身,快步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先是经过吴东国的身边,吴东国被玉虚绳捆着,还在“呃呃”直叫唤,倒是已经不敢挣扎。

    吴东国的眼珠子还是红色的,嘴上满是鲜血,张禹蹲下,伸手摸向吴东国的手脖子,两个手指按在脉门上。刹那间,张禹的心头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原来,吴东国的手腕子已经是冰凉冰凉的,没有半点体温。而且他甚至都没有脉搏,就跟一个死人没有丝毫区别。

    张禹本想看一眼就上楼,可是现在,也忍不住闭上眼睛,用心眼查看起吴东国体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吴东国的体内,天魂、地魂已经全都不见,七魄也都没了,其中包括之前强盛的精魄。唯一剩下来的,只有脐轮上的命魂。不但如此,张禹还能感觉到,吴东国的体内,充满了阴气。

    这和一般的行尸不同,行尸身上虽然也有阴气,但却很少,主要的还是尸气。可在吴东国的身上,尸气却是微乎其微的,就跟夜凤凰差不多,如果不故意展露出来,根本不会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“阴尸!”

    张禹倒吸一口凉气,他已经能够确定,吴东国现在变成了阴尸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变的,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。

    唯一的幸运是,吴东国只是刚刚变成阴尸,实力十分的有限,目前不过是嗜血而已。

    潘云和牛三江都在看着张禹,见他蹲在吴东国的身边查看,牛三江说道:“老弟,他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,而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令张禹在震惊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了眼吴东国的脸,然后说道:“你们现在这里等着,我上楼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,他就朝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进到吴东国所住的楼,张禹很快来到三楼。吴东国的房门是锁着的,张禹掏出别针,直接将门打开,跨步而入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棺材板已经化作一团黑灰,连带着地上的瓷砖,也被烧黑了,棚顶也被烤成黑色,好在周边没有易燃物品,这才没酿成火灾。

    沙发那里,躺着两个小警察。张禹倒得近前,只需要一抓手腕,就能确定,二人已经凉了,三魂七魄全都不见。

    他俩的脖颈上,都留有齿痕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自己千算万算,实在是想不到,吴东国这里竟然会出事。他转头看向烧成黑灰的棺材板,心中又是好奇起来,自己的火符都点不着的东西,怎么会被烧成这样。

    突兀的变化,让人匪夷所思,张禹在这里又简单的查看了一下,看到了被吴东国撕毁的木门,站在卧室的窗户前,还能看到下面的潘云和牛三江、吴东国。

    他走出房间,顺着楼梯下楼,来到楼下。潘云见他出来,马上问道:“张禹,他们俩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禹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人已经死了,救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救不活了……”潘云一阵伤感与失落,“人竟然就这么死了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两条鲜活的人命啊,白天还好好的,没想到,说死就死。

    张禹走到潘云的身前,柔声安慰道:“小云,别难过了……咱们现在要做的事情还很多,首先就是为你的两个同事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我一定要给他们报仇!”一听说报仇,潘云不禁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她跟着伸手指向那边躺着的吴东国,恨恨地说道:“就是他……他、他……他这个凶手……可是,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我也很想知道,为什么会这样。你还记得咱们拿回来的棺材板么,刚刚我上去看,那东西竟然付之一炬……当时我在山洞里都没有点着,怎么就会突然烧光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当时我正在睡觉,睡梦中听到喊声才被惊醒。醒来的时候,边上已经着火,但是我和牛哥根本顾不得这个,吴东国掐住了我的同事,要吸他的血。我只能开枪射击,可子弹打在吴东国的身上,却一点用也没有……我和牛哥一看不好,就赶紧逃跑,跑进卧室之后,从窗户跳了下来……”潘云将自己知道的事情,如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当时,他们两个有没有睡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说值夜,我睡的时候,他们两个没睡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假使他俩没睡的话……”张禹下意识地转头又看向吴东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