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69章 开窗的声音
    6号楼407寝室内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衣柜内,听着外面的声音,这是初雪下床的声音。初雪下了床,但张禹觉得,好像哪里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他随即反应过来,就是自己并没有听到笛子声。

    之前自杀女学生所在的楼内,都有人听到隐隐的笛声,而且笛声都是人在跳楼之后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死者每一次跳楼之前,都会出现笛声。可是眼下并没有出现,实在叫人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这功夫,张禹听到初雪慢慢地走进卫生间,卫生间的门关上,甚至还锁上了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里的事情,初雪是知道的,人家女孩子晚上起夜上卫生间,把门锁上,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动,只管静静地倾听,宿舍就这么大,以自己的耳力,不管初雪做什么,自己差不多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时刻做好准备,一旦有什么异常,他就直接从衣柜里冲出来。

    初雪进到卫生间,放下了马桶盖子,跟着坐了下去,里面传出“哗啦啦”的轻响。这个声音过后,还有“扑哧”的声音,张禹能够确定,初雪应该是大便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当个事,又过了片刻,“哗”的一声响起,显然是冲了水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个时候差不多就该出来了。可张禹等了片刻,也没等到初雪出来,反倒是听到里面响起“咔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卫生间内是有窗户的,这咔咔的声音,好像是开窗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顾不得其他,猛地推开衣柜的门,翻了出来。他的速度何等之快,转眼间抢到卫生间门前,伸手推了一把,见没有推开,随即抬腿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卫生间的门锁,哪里经得住他这一脚,登时应脚而开。紧接着,他就看到令人喷血的一幕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初雪,因为知道张禹在衣柜里,所以睡觉的时候,穿的比较多,身上穿着衬衣衬裤。此刻的她,站在马桶前,衬裤正褪到膝盖,就要坐下去,还没坐下去。一切被张禹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卫生间的门被踹开,初雪吓得大叫一声,当她看到张禹之时,忙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要害,嘴里惊叫道:“你、你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禹一时间哑然,自己破门而入,正好看到人家要上厕所,实在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你刚刚不是已经上完了么……我还听到你开窗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他看向卫生间内的窗户,窗户是敞开的,不过这窗户实在有点小,属于气窗性质。一个人想要顺着这个窗户跳出去,几乎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先前他记得里面有窗,却也是忘了大小,现在才反应过来,正常人从这里根本跳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开窗怎么了?我开窗该你什么事?我刚刚上完,现在不能再上一次啊!我不能吃坏肚子啊!”初雪的脸色都有点涨红,嘴巴好似连珠炮似的,看得出来,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尴尬,同时也闻到,卫生间里的味道,确实不怎么样。初雪应该真的是拉肚子,可能是嫌里面的味大,这才把窗户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继续……”张禹赶紧把门给关上,心中还说,怪不得没听到笛声,看来人确实没有自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

    卫生间的门才关上,张禹猛地听到远处传来枪声。

    连续的枪声,令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紧,他也顾不得其他,下意识的一转身,拉开房门,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他听得出来,枪声响起的方位,好像是在教工宿舍那边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能够有枪的人,自然是潘云、牛三江四个刑警了。他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开枪,肯定是遇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来到走廊上,张禹催动腿上绑着的神行马甲,脚步如风,刹那间冲到楼梯口,一股脑地向下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几乎是一步三节台阶,下楼梯这么快,都差点刹不住车,撞到对面的墙上。也就是他反应速度快,一路下来就好像飘移一般。冲到一楼,张禹跑出楼道,直扑教工宿舍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也就是没人看到他的速度,要不然的话,估计都得抓他去参加各种赛跑比赛。

    从学生宿舍到教工宿舍可不近,张禹马力全开,心中不停地喊着,“不要有事!不要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教工宿舍,吴东国的宿舍。

    潘云和牛三江眼瞧着吴东国抓住一名警察,并且咬住他的脖子吸血,二人是直接开枪。

    子弹系数打在吴东国的身上,却发出“当当”之声,如同打在铁板上一般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吴东国在吸完小警察的血之后,发出一声咆哮,人一松,小警察的尸体瘫软的摔到地上,他则是转头看向潘云和牛三江。

    吴东国的双眼血红,嘴上全都是血,身上也沾满了血迹,看起来是那样的可怖。

    潘云举着枪,还对着吴东国呢,但是她的身子,已然在打颤。

    倒是牛三江出声喊道:“快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拉住潘云,顺着两个沙发直接的位置跑去。

    吴东国见二人逃跑,哪里能让他俩跑掉,跨步就追。只是他的脚旁躺着两个小警察的尸体,旁边还有茶几,跨步之下,一脚踩中了茶几。

    “啪嚓”一声,茶几被他踩了个稀巴烂,他丝毫没有半点疼痛的意思,嘴里叫了起来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潘云和牛三江哪里顾得上趁机开枪,毕竟子弹明显对这家伙没有半点用处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股脑地顺着小走廊,冲进一个房间。这个房间,正是吴东国的卧室。二人前脚进去,后面吴东国的脚步声就传来。

    牛三江一把将门给关上,旋即将门反锁。他和潘云四下张望,正琢磨着,下一步该怎么办呢,却又听“啪嚓”一声,木质的房门一下子就冒出一只手来。

    没错,正是吴东国的手。这家伙现在,好像具有神力,又是“啪嚓”一声,木门又被穿出个洞来。

    瞧这意思,用不上几下,木门就能被他砸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潘云和牛三江惊慌不已,互相看了一眼,跟着不约而同的看向窗户。

    “跳窗!”……

    二人一起叫了出来,随后都朝窗口跑去。窗户拉开,又听“啪嚓”地一声,整个木门都被撕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