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65章 烧不坏
    “这两天死的女人,都是和吴东国有关系,吴东国这么花心的人,在学校里面,肯定不仅仅只和这两个女生有关系,料想一定还有别人。我看再问问吴东国,他在学校里还和哪个女生发生过关系,只要确定了目标,咱们今天晚上就暗中守在那里。我相信,一定能够发现问题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潘云也不禁点头,“我怎么没想到这个,这里若是没有什么发现,咱们就去找吴东国,今晚来个守株待兔。我想学校方面,这次也不敢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应了一声,又四下扫视,这里除了浓郁的阴气,再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阴气,也不是从棺材里出来的,好像是从地面上渗出来的。这种地方,有阴气也不稀奇,整个山上葬了这么多死人,必然会形成阴气。就好像乱葬岗,夜晚的时候,阴气就会从坟中渗出来,令路过的人心里发毛。如果被有心人利用,将阴气引到固定的一个地方,也不算什么,就好像引入这个洞里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不管韩先生的目的是什么,既然自己来了,也把幻阵给破了,索性在这里的阴气一并给化解。以免这家伙,利用这里,还有什么图谋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当即出手,用108枚铜钱摆成阵法,凝聚阳气来化解这里的阴气。

    此间的阴气都是三道山坟地流窜过来的,如果分散开来,并不算什么,只是集中在这里,才会阴森。以张禹的修为,只要一出手,这点阴气,很快就被他给化掉。

    阳盛阴衰,阴冷的洞中,渐渐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潘云不禁诧异,好奇地说道:“咦?现在怎么一点也不冷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略施手段而已,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,咱们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的棺材。

    这棺材也是碍眼,张禹丢出一张火符,仍然棺材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火符点燃,棺材也跟着付之一炬,化作一团黑灰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看到,刚刚摔倒石壁旁边的棺材板,他顺手又掏出火符,打了过去,“噗!”

    火球打在棺材板上,开始燃烧,张禹已经看向潘云,说道:“咱们走去。”

    潘云点了点头,两个人就往外走。走了几步,张禹就好像检查作业一样,象征性的朝棺材板看去。

    只一瞧,他登时就是一愣,“嗯?”

    原来,火球虽然在燃烧,而那棺材板却并没有被点着。

    潘云听到他疑惑地声音,停下脚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棺材板有问题。”张禹说着,就朝棺材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近前,仔细打量起来,棺材板是外面朝上,里面朝下,朝上的那一面,看起来没有丝毫问题,上面的火球,并非聚火符,燃烧的速度很快,转眼间就要烧光了。

    等到火符烧光,张禹再看,还是没啥问题,他蹲下身子,伸手将棺材板给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再一瞧,就见棺材板上有一些红色的字。

    “庚午年五月二十,乙丑时已酉刻。壬申年二月二十四,丁丑时乙亥刻。甲戌年三月十五,辛未时丁亥刻。丙子年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是一些生辰八字,总共有七个。这些八字,看起来也没有特别,而且写的很乱,哪怕是张禹这样的高手,看起来都有点迷糊。

    张禹闭上眼睛,再次用心眼感受起这块棺材板来。刚刚自己就用心眼感受过,没有什么特殊,这次感受起来,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唯一邪门的,自然是自己用火符竟然没有烧坏这块棺材板。如果是什么法器,以自己的本事,不可能摸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又重新审视起这块棺材板,用手敲了一会。

    也仗着家里是开木匠房的,见过不少木材,特别是眼下,这里的阴气没了,张禹嗅到一股很淡很淡的桂花香味。

    “桂树!”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桂树这种树木,是比较特殊的,他是一种阳树,还是阳气特别重的那种树。

    像柳树、槐树这些,都容易招阴灵,还有桃木、枣木,也会有阴灵躲进去。可是从来没有阴灵躲进桂树里。

    因为桂树的阳气太重,阴灵根本不敢靠近。在树木中,桂树也是一种镇宅树,很多庭院里,一般都不愿意养柳树、槐树,阴气太重,桂树就特别的受青睐。

    要不然有一个词叫——折桂。

    桂树在树木中,有着相当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桂树的阳气重,所以从来没听说过,有人用桂树来做棺材的。阳气太重,对于亡人来说,那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之前充满了阴气,但是张禹却没从棺材板上感觉到浓郁的阴气,本来就是一件怪事。张禹刚刚没意识到,实在是疏忽。

    一块桂树的棺材板,上面又写着红字,又在阴气中锤炼,张禹隐隐能够意识到,这东西之所以没被自己的火符点燃,问题就出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他还认为,这东西肯定还有些用途,只是眼下,还没琢磨出来,需要一些时间。他干脆一把将棺材板提了起来,说道:“咱们走,回学校。”

    这棺材板可不轻,也仗着张禹力大,可就这么提着,也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潘云见他提着棺材板走,也知道这东西可能是有用,说道:“用不用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这东西有古怪,你要碰,我自己就成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上面到底有什么古怪,他也说不清楚,这个着实需要研究。

    出了山洞,他们原路返回。光滑的石路,太过难走,张禹没办法,干脆把棺材板给顺了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牛三江等人等待的地方,他们见张禹带了块棺材板下来,也都是纳闷。

    张禹告诉他们,不用多问,咱们这就回去,慢慢的研究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看向吴东国,说道:“吴老师,我有个事儿,想要再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吴东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挺花心的,这些年在学校,有关系的女学生也不少。眼下死的这两个,都跟你有关系,你能不能再说说,目前学校中还有哪个女生跟你有关系。我们这也是为了她的安全,我想你也不知道眼睁睁的等着人家死吧。”张禹还算含蓄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