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64章 棺材
    看到四条蛇突然朝自己窜来,潘云虽然明知道是影子,却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张禹手中的金钱剑再次散开,朝那四条蛇打去。

    108枚铜钱分别打在四条蛇的身上,四条蛇直接被打的稀巴烂,掉落在地之时,蛇身上都没几块像样的地方了。蛇血溅了一地,看起来是那样的恶心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这次是真的……”看到这一幕,潘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之前她适应了蛇影之后,以为这里都是假的,没有想到,竟然还藏着真蛇。

    张禹收回金钱剑,微微一笑,说道:“现在好了……你再到处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潘云扭头四下一瞧,先前的那些蛇影,全都不见了,只剩下前面的四条被打烂的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潘云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幻阵,其他的蛇都是假象,一般的人看到,都会吓一跳,下意识地往外跑。跑出去的话,估计也不敢再进来了。如果说,有人不识趣,抑或是吓瘫在地上,发现蛇是假的,有可能会继续向前。这个时候,真蛇就会出现,旁人先入为主,以为都是假的,必然没有防备。这四条蛇,不仅仅是真蛇,而且还有剧毒,被咬中的话,是必死无疑。但它们同样也是这个幻阵的阵眼,只要死了,阵法也就破了。”张禹侃侃而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潘云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既然有人在这里耍这样的手段,显然是不想让人进来,这里面应该藏着什么不可示人的东西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,咱们继续往前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几步,前面是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张禹又抬手打出火符,照亮前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一下子就能看到,前面好像就是山洞的尽头了。

    在最前面,摆着供桌,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祭坛。供桌上面,还有一个香炉。香炉上也没有香。

    在供桌前面,大概五步远的地方,摆着一口棺材。棺材放在这里,显得很是诡异,特别是这个地方,阴气很重,一口棺材突兀的放在这里,同样让人的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张禹……这是怎么回事……怎么还有棺材…….”潘云没见过这种场面,多少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咱们上去看看。”张禹很是自信,毕竟是艺高人胆大。

    他揽着潘云的腰,收回金钱剑,慢慢地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前面先是棺材,张禹盯着这口棺材,以免有意外出现,他和潘云从棺材旁边绕过,也没见到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转眼来到供桌之前,供桌倒是挺大的,上面除了香炉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但是看样子,曾经应该供奉过什么东西,可是年头太久,上面全都是灰,就是那香炉之上,也已经结满了灰网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,好像多长时间都没人来过了……”潘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是这样……”张禹嘴里说过,眼睛四下扫着,打量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周边都是石壁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张禹看了好一会,始终没有看出来,到底有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看向前面摆着的棺材,潘云随着转过身,看向这口棺材。

    黑黝黝的棺材,上面扣着棺材盖,张禹低声说道:“你先站在这里,我上前看看。”

    潘云轻轻点头,张禹松开潘云的腰,慢步来到棺材旁边。

    他没有马上掀开棺材盖,而是先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着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里充满着浓郁的阴气,普通人如果在这里时间太长,虽说不至于丢掉性命,但一定也会生病,需要缓上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除了阴气,张禹感觉不到其他,棺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,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见没有其他的发现,张禹略一琢磨,跟着伸手按在棺材板上。

    他略微用力,棺材板轻轻移动了一下,张禹能够确定,棺材板不是钉上的,只要再一用力,就能给掀开。

    确定之后,张禹抓住棺材板,使用太极巧劲,猛地向上一掀,棺材板直接被他给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哐”地一声,棺材板摔落在地。张禹则是下意识地向后一窜,躲开棺材能有两米远。

    棺材内,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,里面依旧很静。张禹闭上眼睛,又用心眼感受一番,还有没有其他发现。于是,他睁开眼睛,小心戒备的朝棺材走去,他的目光,始终落在棺材上。

    又向前走了几步,几乎能够看清棺材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棺材里,什么也没有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若是有点什么东西,倒还好说,这什么也没有,不禁让人一阵狐疑。

    张禹站在棺材边,仔细地打量一番,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潘云满怀着好奇,凑到张禹身边,朝里面看去。见棺材里什么都没有,也不由得嘀咕起来,“这里面咋什么都没有……外面搞这么大的阵势,弄些假蛇吓唬人,算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幻阵,就是吓唬普通人的……可是这里什么也没有,多少有点不太可能吧……难道说,韩先生在做完什么事情之后就走了……那他还留下这个幻阵做什么……”张禹微微皱眉,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主要也是因为,韩先生留下的这个阵法,真的不算是什么厉害的阵法。特别的普通,就对一般的人有效。用这个来阻拦高手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阵法普通,里面没有留下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,也算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张禹过多的,还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自己辗转到处的跑,来回的折腾,每一次都觉得会有所发现,可每一次都是败兴而去,换做是谁也会觉得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这里就这点东西……咱们怎么办……”潘云是真不知道,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没有找到线索,也不知该当如何。他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那人应该已经很久没来过了,他之前应该肯定摆过什么阵法,可惜现在一点阵法的残余也没有。线索……怕是又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线索没有了……那、那今天晚上怎么办……如果再有学生死掉,事情就太严重了……”潘云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可不是么,但他的眼睛随即一亮,有些兴奋地说道: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对什么?”潘云见他这般,不由得好奇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