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55章 好大的胆子
    张禹翻进了镇海大学的校园,校园内十分的寂静,但是很多地方亮着路灯,并非特别的黑暗。

    他沿着黑暗的地方走,一路朝学生宿舍楼走去。

    作为名校,校区内的风景,自然是不必说的。到了晚上,也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张禹肯定是没有心思欣赏这里的风景,只是一路朝宿舍楼走去。白天来的时候,走的是正门,现在门户不对,只能摸索着寻找。

    好在他对学校的宿舍楼记忆深刻,整个学校的宿舍占地面积不小,就好像是一个居民小区,而且还是男生与女生分开的,各有十几栋住宅楼。

    张禹终于找到宿舍楼的所在,一栋栋楼内都已经熄灯,楼群外有护栏,想进去得走大门。张禹哪能走大门,直接翻墙而入,看着这么多宿舍楼,他也皱眉。

    自己的目的是守株待兔,可是宿舍楼这么多,就凭自己一个人,怎么可能蹲的过来。而且这宿舍楼,也不是说进就进的,每栋楼门口,都有看门的,禁止随便进入。这种安保,要比很多住宅小区还严格的多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朝前走,沿着宿舍楼的外侧,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周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听到旁边二楼的房间内,响起了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,“哎呦我的妈啊,这年头小学生都这么晚不用睡觉的么,大晚上的玩什么王者,不敢早睡早起啊……”

    紧跟着,又是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,“拉倒吧,你自己坑,还好意思说队友小学生……每次跟你组队,我就没赢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我的原因啊……遇到小学生队友,我就算技术再好也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小子,说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意思,张禹也听不明白,反正都是围绕小学生了。

    “跟小学生有什么关系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但他随即意识到,有点不对劲,自己今晚是要去女生宿舍的,刚刚说话的两位是男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走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暗自一皱眉,旋即他就听远处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,“有人跳楼了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,让张禹心头一颤,自己走错了宿舍楼,不想女寝那边竟然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把腿朝护栏那边跑去,到了近前,一个起落就翻了过去。声音所在的位置是在斜侧方,张禹沿着方向,一路飞奔。

    不一刻,就来到一个样子差不多的小区院子。男寝院子和女寝的,修建的差不多,也不怪张禹会走错地方。

    不用进到院子里,以张禹的耳力,已经能够听到院子里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!”“谁跳楼了。”“我的妈啊,怎么又有跳楼的,太邪了。”“不知道是谁,好像就在前面。”“我不敢过去看。”……

    好多女孩子的声音,杂乱无比。由此更加能够看出,这里面出了事。

    张禹冲到围栏边上,直接翻了过去,顺着声音,朝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绕过两栋宿舍楼,张禹就看到前面的宿舍楼前,有多有少的聚集了几圈人。这些人的脸,都是转向一个地方,张禹定睛一瞧,就看到一具尸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距离尸体都不近,看来也都是胆子小,不敢靠的太近。张禹快步走了过去,来到尸体旁边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一具女人的尸体,头发很长,十分的散乱。尸体的身上,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睡衣,光着双脚。地上没有什么血迹,张禹知道,通常的空中摔伤,如果见血,反倒是不容易出人命,就怕是看不到血。因为这样的话,都是内伤,死人的概率相当大。

    张禹蹲下身子,抓住女尸的手腕。手腕倒是没有完全凉掉,但是脉搏已经没了。张禹又用心眼查看起来,旋即就看到,尸体内的三魂七魄已然不见,人死到家了。

    他一阵皱眉,自己今天晚上过来,就是想要守株待兔的,结果可好,兔没待到,人却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张禹四下扫视,周边的都是一些少女,这些大冬天的晚上,很多人身上的衣服都不多,显然是听到喊叫声之后,来不及多穿衣服,就仓促赶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看到可疑之人,目光很快落在楼洞口,那里还有女生从楼内赶下来。看到这个,张禹的心头一动,下手之人,很有可能藏在这楼中,自己可不能让人趁机溜走了。

    张禹站起身子,跨步朝楼洞口走去,可没走几步,就听后面不远处有人喊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,扭头看去,只见两个一男一女,两个身穿道袍的人,快步朝他走了过来,而且脚步特别的快,像是生怕张禹走掉。转眼间,二人距离张禹就只有两步的距离,张禹指了指自己,说道:“你们是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叫你!”那个坤道伸手指向张禹,凛然地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……”张禹转过身子,面对二人,打起揖手,“贫道无当道观张禹,二位道长可是白眉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……听到张禹亮出来的字号,两个道士都愣了一下,跟着仔细打量起来。未几,那中年男道士也打起揖手,“无量天尊……果然是无当道观张真人,不知张真人深夜到此,所为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当初来过镇海大学的宫观管理专业,无当道观的弟子更是大出风头。所以,对方很快就认出他这个无当道观的方丈。

    “昨夜镇海大学发生学生自杀跳楼事件,贫道认为其中颇有古怪,今夜特来查看。不曾想,刚刚走错了男寝,赶到之时,便听到叫喊之声,故来查看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中年道士微微点头,随即说道:“真人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摇头,说道:“暂时没有发现,我本想进到这栋宿舍楼看看,可有可疑之人,恰巧遇到二位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栋宿舍楼,住着的都是我们宫观管理专业的学生。我看这样,我现在就召集已经下来的学生原地站好,守在这里。师妹,你陪张真人上楼,查看一下,可有可疑之人。”中年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那坤道点头,跟着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“张真人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宫观管理专业的宿舍楼……”张禹闻言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忍不住说道:“什么人,好大的胆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