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50章 无力
    尸修分为很多种,有像夜凤凰这样的活尸,也有像潘胜这样的天生尸体,这样的很少见,几乎是难得一遇。正常的就是行尸,行尸可以被练成铁尸、铜尸、银尸,乃至于金尸。

    当然,金尸是个什么样子,到底有多厉害,张禹也不知道。张禹只听老王头提过一嘴,在这个世上,几乎是不可能见到金尸的。因为在修炼的萌芽中,基本上就会被修道者杀死,绝不可能容许继续突破。

    张禹甚至能够意识到,哪怕是夜凤凰的修为,都不是金尸的对手。

    阳尸属于尸修的另外一种,与阴尸属于同一级别,但通常来说,阳尸往往要强于阴尸。

    尸修的最高境界是尸王,老王头说过,能够成为尸王的只有两种尸修,一种是从行尸一步一个脚硬升级到金尸的,另外一种就是阳尸。为什么说阳尸能够修成尸王,阴尸却不能,好像是因为阴尸的阴气太重,无法突破最高境界所致。具体是怎么回事,老王头也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连金尸都无法存活,更别说是尸王了。大多数的行尸,都是邪派高手炼制,这些高手,顶多也就是把尸体提升到银尸的境界。银尸已经拥有很高的智慧,跟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,但不会有人会让银尸再修炼成金尸。哪怕是条件允许。

    因为达到金尸,就根本不会受任何人操控,当年的仆役关系,也不会继续,如果养尸之人的实力差点,都有可能直接被金尸给杀掉。

    阳尸的恐怖,丝毫不在金尸之下,在修炼程度上,还要比金尸容易点,毕竟是有天赋加成的。

    但到底是怎么炼,细节上张禹不知道,他知道只是,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出生的人,才能成为阳尸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有些担心了,万一习桐成为阳尸,那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有八字寻命盘,知道了习桐的生辰八字,总是能够找到人的。可张禹跟着皱眉,自己光想到生辰八字,但还得有习桐的贴身衣物。

    这个贴身衣物,并不是说,只要穿过就行,是要有一定的时间区间。如果时间太久,肯定不管用,因为已经失去了原先主人身上气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宋峰已经和习槐两口子已经聊了一会,该说的话,也都说完了。

    张禹趁机说道:“不知道你们家里,可有习桐曾经穿过的贴身衣物。”

    虽说明知道,习桐的贴身衣物不一定管用,终究聊胜于无,先试试再说。

    “贴身衣物……”习槐和妻子互相看了看,习槐跟着皱眉说道:“我们搬家的时候,他的衣服,好像都给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黎萍也点头说道:“我为了不惹人起疑,把他的衣服,全都烧了……对了,你要这个有什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看不到习桐的人,贴身衣物,对于道长给他算命,可能会有帮助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黎萍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对了,我应该是保存了他小时候穿过的兜兜……你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黎萍站了起来,朝卧室内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听到,她翻箱倒柜的声音。过了半天,黎萍终于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红兜兜。

    她来到沙发前,将兜兜交给张禹,“这是他唯一的贴身衣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暗自皱眉,原本时隔四五年的时间就够长的了,现在用习桐孩提时穿过的兜兜,这不是扯犊子么。但他还是接了下来,横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客厅内安静下来,宋峰看了张禹一眼,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随后由宋峰提出告辞,并且向习槐两口子保证,一定会提习桐洗雪沉冤,让习桐能够堂堂正正的活着。

    四人离开,到了车里,宋峰就急不可待地说道:“老弟,情况怎么样?咱们现在只知道习桐还活着,却没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。你这问他生辰八字,到底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用途肯定是有的,你先别着急,咱们回镇海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卖什么关子,你这是要急死我啊……”宋峰撇了撇嘴,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下告诉你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摊开右手手掌,他心念一动,自然是使用了圆光术。

    然而,张禹的掌心那里,什么也没出现。这种情况,只说明两个问题,一个是人距离太远,根本不在服务区,一个是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张禹皱眉,原本想要靠这一招找到习桐,不想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跟着拿出八字寻命盘,还有习桐的兜兜,先是嘴里振振有词,然后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了上去。

    罗盘上的指针,一动不动,看来也是不好使。

    张禹一阵失望,找人最好用的两招,都是不管用。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,不会又要中断了吧。

    宋峰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又好奇地说道: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话让张禹十分难以回答,总不能说,自己的法子不好使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禹干笑一声,说道:“也没什么,咱们……先回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奈地闭上眼睛,靠在车后排的位置上,养起神来。

    宋峰坐在他的旁边,见他如此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刚刚张禹的精神头还挺足,怎么现在就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张清风负责开车,车子一路朝高速公路驶去。

    路上无话,开了一宿夜车,终于回到镇海市,宋峰的家。

    因为宋峰的家太小了,张禹让张清风、王春兰到酒店休息,他和宋峰上楼,回到宋峰的家里。

    在车上一路坐回来,两个人虽然闭着眼睛,可谁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家里就他们两个,宋峰问道:“老弟,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你笑话……我原本以为找到线索了……结果又白忙活了……”张禹干脆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宋峰无力地晃了晃身子,“真的白忙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头,心中也是一阵无力,明明已经发现了问题,可是这个突破口,像是在眼前,偏偏又不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来到沙发上坐下,背脊靠在沙发上,下巴抬起,眼睛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自己经历了无数的麻烦,可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,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张禹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电话是潘云打过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