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8章 韩医生
    张禹见黎萍答应,等了片刻之后,诚挚地说道:“叔叔、阿姨,过来坐吧,咱们继续聊……不过这菜刀,还是不要拿着了……万一伤到,最伤心的人肯定是习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把菜刀给放回去……”黎萍也知道,拿菜刀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,最多也就是砍死自己。

    特别是张禹的这句话,说的更是深入黎萍的心坎,如果自己真的自杀,怕是儿子知道之后,也会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她把菜刀送回厨房,跟丈夫一起回到客厅坐在。

    宋峰和张清风、王春兰也坐回沙发上,他们三个人都看向张禹,张禹也是当仁不让,率先开口说道:“阿姨,不知道习桐是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他在什么地方,连我也不知道……”黎萍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您也不知道……这、这怎么可能呢……他就算不能常来看您,起码也应该给您留个联系方式吧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一年也就是他过生日的时候,能够偷偷的来看我一次……为了不被发现,我连他爹都不敢告诉……”黎萍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习槐忍不住看向妻子,多少有点生气,“你怎么能连我都瞒着呢,难道说,我这个当爹的,还能出卖自己的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真相,当然不会表现出来……一旦知道,万一哪天喝醉了,跟别人胡说,那多危险……”黎萍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喝多了,我也不可能说这种事……”习槐仍然有点气不过。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俩就不要争论这个了……”张禹赶紧平和地说道:“习桐一年只能回来一次,那你们是怎么联系,总得有个方式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的电话,回来看我之前,会联系我的。但是他的电话号码,好像只有那么一次,然后就会换掉。我也想经常跟他通电话,可他说太过危险,一旦让警察知道他没死,很有可能又把他给抓起来……我一想也有道理,为了他的安全,也就不多问了……”黎萍说道。

    在案件卷宗上,有习桐的资料,生日是哪天,张禹也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习桐的生日,还有差不多半年呢,总不能在这守半年吧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阿姨,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您。当初说习桐患了肺炎,医治无效死亡,警方也做过鉴定,甚至还在家里停了三天,最后下葬……他、他是怎么活过来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件事,绝对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事情,连张禹都有些想不明白其中就里。

    他都不明白,其他的人自然更是好奇,包括习槐在内,大家伙一起看向黎萍,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黎萍倒是没有隐瞒,有些伤感地说道:“当时在医院,医生宣布,我儿子抢救无效,已经死亡……那一刻,我的心已经崩溃,仿佛天塌地陷……原本他们要把尸体送到火葬场,可是我不想儿子死后,连家都回不了,我就执意要把儿子接回家里,停上三天……然而,就在刚到家的第一天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,这个人自称是医院的医生,要和我单独说几句话。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按照他说的,出门和他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黎萍停顿了片刻,仿佛是在回忆。

    “见到那个人之后,我感觉在医院里面,好像并没有见过他。他跟我说,他是医院的主任医师,关于我儿子的事情,他也听说过。他可以肯定,我儿子肯定是冤枉的,还跟我说,其实我儿子并没有死……”黎萍说话的语速很慢。

    “那当时我也在场,为什么横看竖看……咱儿子也死了呢……还有,人要是没死,难道能三天躺在那里,连动都不动,连厕所都不上……”习槐实在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可没想过这个,一听他说咱儿子没死,我实在是太激动了……于是我问他,那我儿子现在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连心跳都没有了……他说他这么做,是为了救咱儿子,习桐的病,并不是绝症,可如果治好了,他肯定得再被抓回监狱……他说,咱儿子的病,十有**是在监狱里被人折磨出来的,要是再进去,搞不好会死在里面……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咱儿子跟那些犯人关在一起,得吃多少苦头……他又跟我说,他是用了一种药物,让咱儿子假死过去,没人能够看得出来……他叮嘱我,千万不要进行火化,一定要土葬,葬的越是偏远越好,以免被人发现……他还说,埋葬之后,回去等他的消息,他会到山上把咱儿子给从坟里挖出来……”黎萍一边回忆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世上还有这种药……”张禹不太相信,他随即问道:“阿姨,那接下来他真的把你儿子挖出来,带到了你的面前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只过了一天,我就接到了他的电话,他约我到三道山的山脚见面,但不许我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丈夫。”黎萍又是如实说道:“我按照他的话,一个人赶到三道山的脚下,果然看到他和小桐站在那里等我……小桐看到我很是激动,我们母子俩抱在一起痛哭……哭了好久、好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呢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着我不住地向那个医生道谢,说愿意在房子拆迁的时候,把家里的一切都给他,报答他的恩情。可是他说不用,之所以救小桐,实在是路见不平……我感激不尽,跟着想带小桐回家,但是说,如果我现在带儿子回家,岂不是就暴露了,小桐还得被警察抓走……我觉得有道理,就问他怎么办,他说让小桐跟着他,先去避避风头,等过些年,风头过去了,再让我们母子团聚。小桐也觉得医生说的有道理,让我好好保重……医生在带着小桐临走前,又专门叮嘱我,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还说希望我们夫妻离开这里,以免我因为儿子没死,表现不出那种悲痛,再被人给看出来…...于是,我就按照他的意思,在拆迁之后,和丈夫搬离了这里……从那以后,我只能一年见到儿子一面,但只要儿子活着,我就心满意足了……”黎萍说到最后,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,闪出一抹疑惑之色,他随即问道:“阿姨,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,是什么模样,你可记得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他姓韩,叫他韩医生。他大概是四十出头的样子,留了一头银发。他当时穿着一身白衣服,身材高高瘦瘦的……”黎萍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