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9章 纯阳之人
    “韩先生!”……

    听了黎萍的话,张禹和宋峰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俩都听褚臻焕说过韩先生,听褚臻焕描述过韩先生大概的形象。

    在本案中,韩先生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人物,但张禹和宋峰都不认为,能够轻易的找到这个韩先生。

    可二人万万没想到,黎萍对那医生最后的描述,竟然和韩先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可真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意思。

    习槐两口子见二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也都是一愣,一起看向张禹和宋峰。

    黎萍更是问道:“两位警官,你们认识韩医生?”

    宋峰看向张禹,其实他已经觉得不妥,警方知道韩先生的事情,也算是个秘密。万一被泄露出去,韩先生逃离镇海,那就难找了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无所谓,说道:“我们知道的那位韩先生,是不是医生,我们不知道。其实……他是不是医生,阿姨的心里,多少应该也有点数……毕竟之前您也说过,在医院没见过这位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医院确实没见过韩医生……他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……可当时我儿子已经是那个样子了,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……也管不得,他到底是不是医生了……但我相信,他应该是医生,要不然的话,我儿子怎么可能活过来……”黎萍不能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黎萍说话的时候,宋峰看着她,等她说话,宋峰又不自觉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宋峰十分奇怪,习桐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中,却已然有了计较。这个世上,哪有这种假死药,即便是有,也是珍贵无比,绝不可能随便给人使用。路见不平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如果使用什么邪术,反而更为简单。

    至于说,韩先生到底用了什么招数,张禹现在想不出来。更为让人不解的是,韩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韩先生是林场案件中的幕后之人,那个佝偻老人,看来是摆在台面上干活的,有可能是韩先生的爪牙也说不定。这样一来,韩先生很有可能也是会邪术的人。

    习桐的那桩案子,之前就能看出来,跟林场的案子,应该有一点点的关联。眼下来看,关联恐怕不止是一点点,而是很大。

    只要顺着这条线走下去,一切应该都能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要紧的是,习桐和黎萍一年只能见一次面,黎萍又没有习桐的联系方式,守株待兔的难度太大。看来,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略一思量,张禹的心中有了主意,他先是微微点头,然后感慨地说道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……将心比心,如果换成是我的母亲,我在在那一刻,我的母亲也会这么做,因为别无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宋峰、张清风、王春兰听了这话,都跟着点头。确实如此,母爱是伟大的,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,愿意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张禹又行说道:“阿姨,你可知道习桐的生辰八字……”

    黎萍愣了一下,不解地说道:“你问这个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认识一位白眉宫的道长,他能通过一个人的生辰八字,推算出一个人的吉凶祸福,而且特别的准。所以,我打算请这位道长帮习桐推算一下。毕竟眼下,您也不知道习桐在什么地方,也联系不上他,我这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啊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警察……也信这个……”这次说话的是习槐。

    习槐两口子是乡下人,对于封建迷信是十分信奉的。虽说国家一直在宣传,可他两口子依旧比较相信,也就是后来习桐接受了高等教育,总是劝解父母,不要去信这些东西,这才让这两口子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在习槐的心中,那些有学问的人,应该都不信这个,特别是警察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曾想,张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封建迷信和道家、周易文化,是两种概念。国家打击封建迷信,那是因为招摇撞骗的人太多,并不是真的反对。就好像,各个省市都有道教协会,还有周易研究会,对于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那都是瑰宝,可不都是糊弄人的。”张禹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习槐点了点头,看向黎萍,说道:“媳妇,那你就把咱儿子的生辰八字告诉他们吧……”

    黎萍说道:“你们既然需要,那我就告诉你们……我儿子的生辰八字是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她就把习桐的生辰八字告诉了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记下了习桐的生辰八字,看向宋峰,说道:“宋队,你还有什么要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宋峰知道,张禹要问的,应该是已经问完了,不过自己也没什么可问的,象征性的问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在他和习槐夫妻说话的功夫,掐指按照习桐的生辰八字推算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张禹推算了半天,只能算出来,前头的命数,一直到将会招惹无妄之灾。可在这灾劫到来之时,就再也推算不出来了。是生是死,不管是什么,都一点也推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极为罕见,哪怕是黎萍不想告诉张禹,习桐的生辰八字。可哪怕是随便报一个,张禹也能通过生辰八字,接着推算出来一些东西。哪有像习桐这般的生辰八字,竟然一点也推算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的八字是……”张禹又研究起习桐的生辰八字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蓦地里,张禹再次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习桐出生的年份,正好是阳年,出生的月份,正好是阳月,出生的日子正好又是阳日。非但如此,出生的时辰也是阳时,出生的那一刻,正好也是阳刻。

    “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……纯阳之人……”刹那间,张禹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纯阳和纯阴之人都极为罕见,毕竟要赶上所有的时刻,不少一件容易的事儿。

    一旦赶上,大多数的人,命运都是难以揣摩的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习桐的生死。如果说,习桐活着的时候,选择修道,那一定能够修成高明的纯阳道法。倘若习桐死了,那他的尸体也可以被邪派高手练成可怕的阳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