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5章 马脚
    张禹、宋峰六个人坐在客厅里,由张禹开口说道:“二位是习桐的父母,对于他的秉性,也最为了解。我们警方也在学校对他进行过了解,知道他温文尔雅,并非好勇斗狠之徒。而且,他的同学们都不相信,他会杀人,尤其是杀死沈秋。从案件的证据上看,也是不充分的,疑点重重……不瞒二位说,这次我们警方先去了镇海监狱,本来打算跟习桐一下当年的案情,如果他还活着,甚至我们警方都可以帮他上诉,以当年案件证据不足未有,提请法庭重审,极有可能改为无罪释放……可是眼下,习桐已经去世,在调查方面,会增加很大的难度……”

    王春兰随即点头,还故意叹息一声,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她跟着说道:“这案子,本来我们以为,很容易就可以真相大白,帮习桐洗清冤屈,并且找到罪魁祸首,将警队中的败类绳之以法……现在看来,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先是来个一搭一唱,接下来轮到宋峰,他则是说道:“二位,监狱的人说,习桐是入狱一年后患上的肺炎……据二位所知,习桐在以前,肺部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身体很好,哪也没有问题。”习槐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入狱一年,就会患上肺炎,通常来说,只有免疫力低下,抑或是被人传染,才会很容易得上这样的病……习桐的身体好,怎么会轻易染上,甚至成为不治之症……这里面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……”宋峰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监狱就不是好人呆的地方,我儿子进了那里……呜呜……”李萍说到这里,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呢……甚至都不知道,是不是有人故意害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,这一点也是我们警方所考虑到的,所以打算从你儿子的死着手进行调查。”这次是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我儿子的死进行调查……他人都死这么多年了,还怎么查……你们这不会是开玩笑吧……”习槐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马上说道:“现在医学发达,哪怕是溃烂几年的尸体,也能从中发现一些端倪。对了,不知道习桐是土葬,还是火葬……如果说火葬,那谁也没有办法,可若是土葬的话,那就一定能够有所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习槐直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的话说出口,他的妻子黎萍就抢着说道:“是火葬!”

    习槐明显愣了一下,他跟着看向妻子,好像是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这么说。

    张禹和宋峰都是何等人物,加上又是知道底细的,当即断定,关于习桐坟墓中没有尸体的事情,习槐是不知道的,但黎萍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既然黎萍知道这个秘密,那这里面显然存在着其他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宋峰,宋峰也看向他,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由张禹说道:“阿姨说,习桐是火葬,那不知道,他是在哪个火葬场火化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登时让黎萍脸色一变,因为黎萍实在想不到,张禹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黎萍有点紧张地说道:“他是……在哪个火葬场……我……我有点记不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习叔儿,那你应该不至于也给忘了吧……”张禹看向习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习槐整个人都有点傻了,他不知道,妻子为什么要隐瞒警察,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、我也……忘了…….我这脑子啊……实在是太不好使了……老糊涂了…….”

    “二位都想不起来了……那……对了,二位应该还有亲戚、邻居,想来火化的时候,总是要有人去帮忙的,他们应该知道吧……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想不起来……当时都有谁去了……”黎萍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她说话的语气,明显有些吱吱唔唔。

    “既然阿姨你想不起来了,那不妨由我来帮你想想。当时你的老邻居高老爷子,因为上了年岁,恐怕是没去帮忙,但是他的儿子高爱国,肯定是去了。是不是……”张禹说话的时候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黎萍。

    张禹气质,已经和以前不同,此刻他的脸色十分认真,不自觉地便会流露出一抹不怒自威之色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盯着,黎萍不由得更是紧张起来,她的目光闪烁,根本不敢和张禹的目光接触。只是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……我、我……你、你怎么还……知道高爱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们警方是怎么找到你的,还不得是先去水蓝乡上进行打听……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们打听到的事情可是很多的,习桐被葬在一个叫作三道山的地方,这个地方,那叫一个蹩脚……我甚至敢说,你们夫妻在习桐下葬之后,不管是清明,还是忌日,恐怕都没去扫过墓……关于这一点,我想我说的没错吧……”

    黎萍和习槐登时就傻了,特别是习槐,看起来像是做梦都想不到,为什么张禹连他们都没去过三道山的事情都知道。

    同样,他也能够看得出来,这里面肯定有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看向妻子,等待妻子的回答。

    黎萍愣了半晌,突然瞪起了眼珠子,大声叫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是在审我吗?我儿子已经被你们给害死了,你们还想怎么样?是不是还想让他死后都不得清净!”

    “这你可是误会我们了……”张禹正色地说道:“我们警方只是想查出真相,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……你说我们还想让他死后都不得清净,这不是开玩笑么,且不说我们是一心为公,就算我们有什么私心,也不可能跟一个已经定了案的人再过不去……叔叔、阿姨,你们怎么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习槐就算是一个乡下人,也认为张禹的话,说的很有道理。他轻轻点了点头,目光仍然看着妻子。

    黎萍则是微微皱眉,好半天才道:“我不知道,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反正我儿子都已经死了……到底能不能翻案,他也活不过来了……这事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那就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这一次,宋峰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道:“黎大姐,我办案多年,还从来没遇到你们这样的父母……有趣……真是有趣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