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6章 无言以对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有什么趣?”见宋峰发笑,黎萍没好气地叫了起来,“我们当父母的,难道儿子被你们给害死了,还要给你们什么好脸色吗?”

    宋峰又是一笑,说道:“早年国内侦破有段有限,冤假错案也不止你这一桩。哪怕是受冤者已经死了,一旦有翻案的机会,他的父母也一定会全力争取,希望女儿能够沉冤得雪。可是你们夫妻却很有意思……明明知道,你们的儿子是冤枉的,我们警方现在也愿意帮他翻案,可是你们却根本不配合……难道说,你们就这么希望,你们的儿子永远背着杀人犯的罪名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希望!”终于,习槐有点忍不住了,不再等待妻子的回答,率先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习桐到底去哪了,真相只有黎萍一个人知道,习槐是不知情的。这一点,张禹和宋峰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看到习槐如此,对于张禹和宋峰来说,简直是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宋峰即刻说道:“习桐明明是土葬,可刚刚问及的时候,黎女士却所是火葬。人已经死了,我真的是不明白,黎女士为什么要隐瞒这个。”

    习槐也看向妻子,同样好奇地说道:“是啊,咱儿子已经死了,是土葬,还是火葬,有什么可隐瞒的。”

    黎萍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刚刚你没听他们说么,想要重新检查咱儿子的尸体。儿子已经入土为安,他生前委屈,难道死后,还要让人侮辱他的尸体么!”

    “侮辱?何来侮辱一说……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看黎女士的态度,想来是对儿子十分的疼爱,那我就有一点不明白了,在习桐死后,你们办理了水蓝乡,从此再没有回去过,同样也没有去过三道山为他扫墓。对于这一点,不知道你们夫妻怎么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们夫妻年事已高……三道山那里,实在是难行……所以,我们才没去……”黎萍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黎阿姨终于承认,儿子不是火化,而是土葬了……”张禹微微一笑,又行说道:“你们在他死后,一直都没去过三道山,阿姨你的说法是这个,可我却不这么认为……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坟墓下的棺材里面,根本就没有他的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黎萍大骇,紧张地说道:“你、你不要胡说八道……我儿子就埋在那里……怎么可能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反应,其实已经出卖了你……我们警方办案,最擅长就是察言观色……要不然,我们警方可以出面,将习桐的坟给挖开,咱们就看看,里面到底有没有尸体……如果有的话,阿姨你让我如何,我就如何……如果没有,阿姨你又当如何解释呢……”张禹慢条斯理,且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警察……实在是太过分了……竟然连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也要做么……”黎萍惶恐不安,身子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他的丈夫更加懵了,妻子的样子,明显已经出卖了自己。他想要询问,却又不敢询问,心中同样也是十分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阿姨可不要这么说,事到如今,我也不怕明说了……”张禹的表情,突然严肃起来,“就在前些天,我和宋队,还有一个朋友,恰巧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和习桐一模一样的人。我和宋队只见过习桐的照片,觉得眼熟,却没认出来,倒是那个朋友,以前是镇海大学的,还是和习桐一个系的同学,当时他一下子就愣住了。我们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看到了一个和习桐一模一样的人……我和宋队立刻反应过来,刚刚经过的人,不就是习桐么……我们正在研究他的案子,还得知他已经死了,本来对翻案没有太大的希望……现在突然见到和他一模一样的人,不禁让我们产生了一丝希望……当然,这个世上长相一样的人,也不是没有,我和宋队商量之后,决定先去水蓝乡看看……结果我们从种种端倪中发现,习桐好像真的没死,于是打听到你们的家,前来试探……从阿姨你的反应来看,我们彻底能够认定,习桐真的没死……这个时候,我想阿姨就不要瞒着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没死……你们开什么玩笑……”习槐忍不住了,“我儿子死的时候,我可是在场的,我亲眼看到他断气,而且还在家里停了三天才下葬……我是亲自把我儿子抱进棺材的,也是我亲自将他抬到三道山,送进坟里的……你们说他没死,还说坟里的棺材是空的……这、这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习桐在说完之后,还说忍不住又看向妻子。此时此刻,他已经认定,这里面好像真的存在一些自己不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能,就要问黎阿姨了……阿姨,你说呢……”张禹盯着黎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们问我……我哪知道……我儿子死了……所有人都知道……你们总不能认为,一个已经下葬的人,还能再活过来吧……”黎萍想要强作镇定,无奈太过紧张,真的是做不出无事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据说你们乡里,早已经开始火葬,而且公墓就在水蓝乡口。可是你却一定要求土葬,理由是希望给儿子留下全尸。爱子心切,也是情理之中,可你这么爱儿子,为什么又从来不去给他扫墓呢……习叔叔,我想你对于这一点,应该也很好奇吧……我想您,打心里一定是想要给儿子扫墓的……”张禹信誓旦旦,先前是看着黎萍说话,最后又看向习槐。

    习槐的心中全是狐疑,若是张禹他们不在,已然开始质问妻子。

    他轻轻点头,算是承认。但却仍然压着心中的疑惑,只等待妻子的回答。黎萍的目光躲躲闪闪,仿佛不敢去看任何人,半天之后,她才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……我现在有些难受……我要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干脆站了起来,朝卧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见她想走,宋峰一下子站了起来,正色地说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黎萍因为紧张,故意扯起嗓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事情还没说完呢。”宋峰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没什么可说的,你们说的这些,我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明白。你们冤枉了我儿子,害死的他,现在是不是还想冤枉我什么啊!告诉你们,老娘可是不怕死的,信不信,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!”黎萍已然不管不顾,说完这话,猛地冲向厨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