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3章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个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宋峰登时哑然,可不是么,母亲在任何时候,也不会因为自己上了年纪,就不去给儿子打扫房间。只要自己还能动,在看到儿子房间有些脏乱的时候,一定会去打扫。

    阳宅如此,阴宅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习槐夫妻真的没有来过……那这样的话……岂不是等于说,习桐并没有死……”宋峰还是认同了张禹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夫妻搬离这里,去了盐市,几乎可以说是一去不回。你觉得这符合常理吗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符合……”宋峰摇头说道:“你刚刚说的很有道理,习桐的父母不可能因为习桐死在这里,就搬离这里,毕竟儿子还葬在这里。这是其一。其二就是,有的人从乡下搬出去,要不是选择大城市,要不就选择小城市,习槐夫妻选择的盐城,不大不小,也不是很符合常理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次过来,咱们的收获,还是很大的。不管习桐是真死还是没死,习桐的父母肯定是知道一些情况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就去盐城,寻找习桐的父母,把事情问清楚!”宋峰现在不由得有点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习桐的死,宋峰几乎已经认定,线索就此断了。不想正如张禹所说,哪怕有一丝线索,都要努力调查,否则的话,就一点机会也不会有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来,真的收获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好,这就出发。”张禹也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有了机会,宋峰更加不会错过,他发动车子,直接朝市区内驶去。

    张禹坐在副驾驶,闭着眼睛,也不知是睡觉,还是在考虑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能有四十多分钟,张禹突然开口说道:“宋哥,你觉得咱们就这么去,习桐的父母会跟咱们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说实话也得说,以我多年的审案经验,就不信他们还能瞒得了我。”宋峰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不是犯人,你总不能把他们当犯人那么对待吧。还有,作为父母,如果是为了保守儿子的秘密,怕是宁可牺牲性命,也不会说实话的。”张禹仍然闭着眼睛,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宋峰闻言,不禁皱眉,因为他明白,张禹说的没错。习槐夫妻不是犯人,自己不能说真的对他们怎么样。还有就是,父母为了儿子,估计连死都不会怕的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。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敢说,我的办法就一定管用。你看这么做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张禹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宋峰一边听着,一边开车,等张禹把话说完,宋峰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这个法子,虽然不一定完全靠谱,但也不失为一个良策……只是不知道,习槐夫妻会不会相信……又愿不愿意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:“好像除此之外,短时间内,也没有什么更为像样,更为靠谱的办法了……要不然,咱们就先去试试……如果不成功,再想别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那咱们就这么定了。你连夜开车去盐市,我继续在琢磨琢磨,顺便睡一觉。”张禹靠在椅子上,又闭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不能换班开吗?我这已经属于疲劳驾驶了……”宋峰见张禹这么说,不禁苦着脸瞥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帮你开,可是我不会啊……”张禹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堂堂无当集团的董事长……还不会开车……”宋峰错愕。

    “不会开车不是很正常么,我连驾照都没有呢……”张禹撇了撇嘴,“还有,你不是也说了么,我说堂堂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你见过哪家公司的董事长,自己开车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是没有自己开车的,可董事长没有驾照的……我还是第一次见识……”宋峰也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不是就见识到了么……反正从来没开过车,连驾照都没有……你要是非让我开……我也可以试试……但是后果自负……”张禹满是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、算了……你不怕死,我还怕呢……”宋峰再次无奈。

    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放心好了,不会累到你的,等我叫两个徒弟过来帮忙,轮着开车,这样都能得到休息。咱们去盐市办事,就你我两个人,看起来也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宋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掏出手机,拨了张清风的电话号码。他让张清风和王春兰开一辆面包车,赶往通向南都的高速路口等着,自己迟些就到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,宋峰把车开回家,这都已经很晚了。二人搭了一辆出租车,前往高速公路路口,跟张清风、王春兰汇合,坐上面包车上了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要北上去盐市,南都是必经之路。一路上沿着高速,天亮的时候,终于赶到盐市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家酒店先行住下,休息一番,到了傍晚时候,又出发前往南达区东枫小区。

    南达区属于盐市的新城区,东枫小区是一个新小区,占地面积还不小,不知道楼号,光知道是住22楼02房间,想要直接找到人,也是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四个早就研究出来办法。

    昨天他们得到了习槐妻子的电话号码,也就是习桐的母亲,她的名字叫作黎萍。

    张禹让张清风拨打这个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请问是黎萍女士吗?”张清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是哪位?”电话里的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顺丰快递的,有一封从镇海市寄过来的包裹,可是上面的地址,有些剐蹭,现在只能看出来是盐市南达区东枫小区1单元22楼2号,几号楼看不清楚了……我想跟你确认一下……”张清风说道。

    但凡房门号是2的,大部分都是1单元,这是经验。

    一听是镇海市邮寄过来的包裹,黎萍哪里知道这是套路她,加上大部分的地址都说对了,她没有半点怀疑,随即说道:“是7号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请您稍等,我很快就上去。”张清风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这小子给张禹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,笑着说道:“师父,搞定……她家时在7号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行啊,说的跟真格的一样,要换成是我,也得让你给忽悠了。走,咱们这就去7号楼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师父您教导有方……”张清风笑呵呵地讨好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个!”张禹故意瞪了这小子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