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0章 机会
    宋峰见张禹这么说,先是愣了一下,这不应该啊。但他也是精明的人,料想张禹绝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,便点头说道:“那算了,本来是想跟他了解点案情,既然人已经死了,那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副监狱长和宋峰又客气了几句,亲自将张禹和宋峰送出监狱。

    二人坐进宋峰的车,宋峰没有马上问张禹,先是把车开出监狱方圆一公里之后,才开口说道:“张老弟,你刚刚为什么那么说,咱们难道真的就这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咱们不走,那还能怎么办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宋峰还是觉得不妥,另外他也知道,张禹不是那种轻易就说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宋哥,你觉得习桐会不会真的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并不清楚,不过我觉得,极有可能被人给灭口了。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被灭口的可能性很大。但我认为,咱们还是应该去看个究竟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个究竟,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案子是六年前的,习桐是入狱一年得的病,医治两个月就死了。距离现在,差不多也有五年。这么多年的时间,还能看到什么……”宋峰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说不准,可咱们去了,多少还有点机会,如果不去查查,就是一点机会也没有。”张禹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宋峰不禁点头,突然有些伤感地说道:“不去的话,就一点机会也没有,哪怕是只有一丝机会,也要去尝试!”

    张禹看着他,见他的表情变化,忍不住说道:“宋哥,你说这话的时候,怎么突然这么伤感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句话,阿洛经常说……”宋峰感慨地说道:“再难破的案件,不去查的话,就一点机会也没有,哪怕只有一丝机会,也要去尝试!”

    “习桐的卷宗里,有他的全部资料,我还记得,他的父母是住在镇北区水蓝乡,咱们不如就去那里找找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去那。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驾车,直奔镇北区的方向。

    水蓝乡是镇北区的郊区,宋峰一路开着导航,来到这里。现在全国都在城乡改革,不过是有快有慢。六年前,水蓝乡作为郊区,还是一个比较穷的地方,但是现在,已经能够看到遍地的楼房了。

    这些楼房都是新的,一眼就能看出,楼龄都不长。习桐的卷宗,张禹是带上的,虽然对于地址记得清楚,现在也不得已拿了出来,上面写是xx街xx组x号。

    一般这都是平房的门牌号码,眼下到处都是楼房,按照以前的地址找,肯定是费劲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停下车子,他们跟好几个路人打听,都说不清楚,这个地址是在哪里了。哪怕有人是这里土生土长的,因为拆迁重建的原因,都已经分不清原先的地址到底是哪里了。

    见打听不出来,没有办法,宋峰只好去乡上的派出所打听。二人商量好,由张禹出面,就是路人打听到,甚至连门牌号,也不说原先的,只打听到几组。

    借口更是简单,就是来找一位世叔,倒是知道一个固定电话,可是已经换了。想直接去家里,不想这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,根本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在乡里的派出所也不是没遇到过,帮忙查了以前的道路名称,以及具体的位置,然后告诉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了地方,离开派出所跟宋峰汇合,开车前往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地址,已经叫作“新水蓝小区”,建筑的十分漂亮。二人进到小区,接着就是跟着打听习桐父亲的名字。

    习桐的父亲叫习槐,说句实在话,这名字起的实在是不怎么样。说是父子,更像是哥俩的名字。哪有说,父亲的名字里是用树为本,儿子的名字,也是一棵树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小区里还真有人认识习槐,是习槐的老邻居。

    当张禹向这位老爷子打听的时候,老爷子说道:“习槐两口子已经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搬走了……”张禹不禁错愕,说道:“怎么还搬走了呢?搬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当初拆迁的时候,习槐家里没有要房子,直接要的动迁补偿款。然后他们家拿着钱就搬走了,至于说搬到哪里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爷子突然又来了一句,“你找习槐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习桐的大学同学,当初我们的交情很好,我一直觉得,习桐的案子是冤枉的。现在我当了律师,寻思着来找习桐的父亲,看看能不能被习桐伸冤。”张禹这个借口,看起来是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老爷子登时就看了一句,“小伙子,你看起来,也就二十出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长得小,其实现在,我都三十了……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长的可真年轻啊,看不出来、看不出来……”老爷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可是你来晚了,习桐在几年前就病死了…….也就是因为这个事,习桐的爹妈也不想在这继续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张禹不禁皱起眉头,还故意用右拳在自己左掌上重重地来了一下,显得十分的惋惜,“怎么会这样呢……习哥当初给我很大的帮助,他的恩情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,一直都在想办法报答……现在、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又拿出一副真挚模样,说道:“大爷,您和习伯伯比较熟,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,搬到哪里去了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见张禹说的这么真诚,也不禁动容,说道:“像你这样知道感恩图报的年轻人,真的是越来越少了。我虽然不知道习槐两口子住在哪里,但我估摸着,习槐的小舅子肯定知道。他还住在镇上,要不然这样,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,到时候去他小舅子家里帮你打听一下。等知道地址之后,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要不然您带我一起去吧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在家,在外面跑大货呢,哪天在家都没准。放心吧孩子,我肯定帮你问到。”老爷子就差拍着胸脯了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大爷……对了大爷,那个您说……习哥已经死了,不知道他葬在哪里,我想去看看……”张禹又是诚挚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