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1章 蹩脚
    “葬在哪……”老爷子显然是回忆了一下,然后慢慢吞吞地说道:“那可就有点远了,是在平花村三道山上面,具体是在哪个位置,我就不太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地名,张禹自然是不知道在哪的,听老爷子说有点远,张禹隐隐觉得这个远恐怕不是一般的远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问道:“老爷子,您说这有点远,是多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离这里,估计能有最少六十里,主要是路难走。”老爷子说道:“正常来说,习桐下葬的时候,我们这些老街坊邻居,肯定都得去。可是由于路难走,只有一些年轻的后生,跟着上山帮忙,我们上了年岁的,就没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微微皱眉,如果自己去找的话,那可真就有点麻烦了。三道山估计也不小,盲目的去找,找一天都不一定能找到。张禹说道:“这里有没有谁去过三道山,我想请他做个向导。当然,忙不能白帮,我会出辛苦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过的人……我儿子当时就跟着去了,不过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记清楚具体的地方了…….这样,我给他打个电话,问问他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也是个热心肠,马上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他就说道:“爱国,你干什么呢……是这样的,习桐以前的同学来咱们这了,他不知道习桐已经过世,还寻思着现在当了律师,打算帮小习打官司……眼下听说人已经不在了,想去三道山看看小习……当初你不是上山帮忙了么,现在要是有时间的话,就回来一趟,陪他们去三道山看看……说实话,这年头这么有情有义的年轻人,实在是不多了……好、好……我让他们俩到咱们家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老爷子看向张禹和宋峰,说道:“我儿子过一会就回来,先到我家里喝杯水,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那怎么好意思,我们在这等着就行……这里不是也有椅子么……”张禹说着,扶住老爷子的胳膊,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他跟着从兜里掏出烟来,敬给老爷子一根。

    一边抽烟,一边拉起家常,张禹一向有耐心,能够跟上年岁的人聊到一起。

    张禹了解到,老爷子姓高,他的儿子叫作高爱国,在乡政府的食堂工作。因为现在已经是午后,食堂的工作也结束了,这个时候,高爱国都没什么事。张禹也报了名字,自称名叫“张旭”。

    聊了一阵子,就见一个能有四十岁的胖子骑着一辆摩托车回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的老爷子,立刻喊了声,“爹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胖子下了车。

    老爷子站了起来,说道:“爱国,这就是小习的同学小张。”

    “高大哥你回来了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我下午也没什么事,就陪你们跑一趟。不过那路确实难走,这都好几年了,集体在哪个位置,我也不一定有准,就是大概其吧。”胖子高爱国撇着嘴,很是豪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、多谢……”张禹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千块钱,递给高爱国,“高大哥,这大老远,也是麻烦你了。这钱拿去买几包烟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即刻说道:“小张,你这是做什么?我帮你,可不是图了钱,而是觉得你这孩子有情有义。赶紧揣回去,要不然的话,我们可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高爱国赶紧跟着说道:“对对对……小兄弟,客气什么啊。路不近,咱们赶紧出去。对了,你们怎么走,我这摩托车带一个人没问题,带你们两个,恐怕有点吃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们开车来了。就停在小区外面,咱们出去坐车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跟着,把钱给揣了回去。高老爷子确实是个朴实的人,人家都这么说了,自己也不便再继续。

    张禹、宋峰、高爱国一同出了小区坐车,就连高老爷子也送了出来,还专门叮嘱儿子,一定要带张禹二人晚上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宋峰负责开车,高爱国坐在副驾驶带路,三人前往三道山。

    五十里路,其实并不远,只是这路上坑坑洼洼的,哪怕是乡村改造,都没改造到这里。实在是这样,这个地方太过人烟罕至。

    快到三道山的时候,宋峰的轿车都没法走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只能下车步行,顺着难行的路径,来到三道山脚下。就这座破山,不说是穷山恶水吧,其实也差不多。道路更是难走,不过在这山上,还真有一些坟头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,都没多远,高爱国就有些累的受不了了,人是呼哧带喘。

    宋峰和张禹也都皱眉,张禹顺口问道:“怎么葬在这么个地方,你们这里是不是不实行火葬,习桐家里的祖坟,是在这山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乡,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火葬了,在乡口那里,就有公墓,不少城里人,都埋在这呢。我们这边的人,也都埋在公墓。至于说习桐家的祖坟,好像也不在这边。”高爱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埋到这里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老坟地,早就没地方埋了,而且乡政府也不让再继续埋了……呼呼……习桐的妈,不想让儿子尸骨无存,哭着喊着要土葬,但是找不到地方,最终只能选择到这里……好像当时还找先生给看了,是选了一处风水不错的地方……呼呼……”高爱国呼哧带喘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,倒也无可厚非,儿子纯是冤死的,作为母亲,又是乡下的女人,不希望儿子火化,尸骨无存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他们又继续往上走,这山越往上走,就越是难走。

    高爱国明显有点走不动了,看到有两个树墩,他走过去坐下,说道:“歇会、歇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他和宋峰都停了下来,二人的体格好,倒也不累。

    张禹四下扫视一番,在山脚的时候,他就观察过这里的山势。整座山都不怎么样,根本没啥风水,也不知是那个江湖骗子,竟然还能在这里给找出风水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宋峰这时候开口说道:“高哥,咱们这也走不少路了,是不是快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要到了……早着呢……我当初跟着一起抬棺材上来的,我们四十多人,差点都累抽抽了……我都是服了,怎么选了个这么蹩脚的地方……太难走了……”高爱国呲牙咧嘴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