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39章 死了?
    张禹和宋峰认定,习桐的案子,其中必有问题,二人已经决定,明天就去监狱找习桐。

    案子是孙梅办的,相较之下,阿洛办过的案子,好像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闲着也是闲着,张禹索性拿起了阿洛的那个档案袋,嘴里说道:“我再看看阿洛的。”

    宋峰也不反对,张禹将档案袋打开,从里面抽出来一叠资料,然后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放在上面的案件卷宗,是一桩抢劫案,被抢的是一个小超市,超市的老板因为反抗,被砍了三刀,所以这本来应该是派出所负责的案子,就落到了刑警队。阿洛很快就把案子给破了,这种案件,证据都是确凿的,根本不会有什么出入。

    第二个案件,便是那个自杀案了。

    死者的身份是一个小偷,名字叫柳涛,是一个惯偷,在警局都是备案的,拘留所几进几出。柳涛是跳楼自杀,家里住在五楼,是深夜跳楼,被发现的时候,人已经死了。他在死前喝过酒,据邻居和认识柳涛的人说,柳涛喜欢喝酒,喜欢打麻将,纯是一个游手好闲之徒,像这样的社会渣滓,死了都算是给社会减轻负担了。

    还有,柳涛在死前,欠了能有五万多块钱的赌债,所以经过分析,柳涛很有可能是因为还不上债,本身又是自暴自弃,才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这些看起来,也都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将卷宗给放下,说道:“看来阿洛被人害哑的事情,跟他办的案子,没有什么关联,都是在习桐的案子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两件案子的卷宗,是他最后办过的案子,之前的案子,我也看过一些,都没有问题。”宋峰说到这里,好似想到了什么,突然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阿洛的那本日记,当时我落入海中,他的那本日记,被水浸泡,整个都不成了样子。现在只能阴干,也不知道,干了之后,上面的字迹,能不能看得清。”宋峰说道:“上面的内容,都是阿洛在哑巴之后办过的案子。我看过的,只是最后关于官凤那件事的记录,阿洛能认为,林场存在问题,跟他当年被人害哑的事情有关。那就说明,他肯定一直都在暗中调查。在日记的前面,或许能有一些蛛丝马迹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日记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身上,寻思着晚上放在卧室的角落里,慢慢阴干。”宋峰说着,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他把塑料袋打开,里面是一个记事本,上面水啦啦的,整个都粘连在一起,根本无法翻阅。若是随便一动,都有可能直接将日记给毁掉。

    看到日记这般,张禹同样也不敢乱动。虽说自己轻而易举的就能把记事本给烘干,可烘干之后,上面的字迹必然会是画的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宋峰所说的那个,慢慢的阴干。

    张禹的本事再大,但是阴干不是他的强项。阴干这种事儿,是需要慢慢来的,快的话,两三天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那还是先找个阴凉的地方阴干,咱俩休息一晚,第二天就去监狱里找习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峰点头,他拿着塑料袋进了卧室,将湿了的记事本放在床脚阴凉的地方,特别找了个盒子给压住。

    镇南区到镇东区并不近,张禹倒是挺想回家的,毕竟从英吉利回来之后,还没在家里住过。可是镇海市监狱比较远,属于镇南区靠近乡道的地方,今晚回家,明早到监狱,估计全在路上折腾了。

    宋峰也十分的好客,留张禹就住在这,明早六点一起出发,还特别表示,愿意把自己的床给张禹。张禹当然不好意思睡他的床,现在宋峰的精神头,还不如张禹呢。

    张禹表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让宋峰赶紧到房间里休息吧。宋峰也是跟张禹投缘,大有一见如故的意思,根本不把张禹当外人,进到房间,脱了衣服,倒头就睡。一会的功夫,呼噜声就起来了,颇为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宋峰从阿洛死了之后,就一直在忙活这个案子,连家都没回过,一天最多睡两个小时,有时候干脆就不睡了。

    现在脑袋一碰到枕头,人自然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吸取了上次的经验,什么经验,就是给家里人打电话。他先给杨颖打了个电话,告诉杨颖,自己晚上不能回去了,跟着又分别给萧洁洁、方彤打了电话,就连骆晨也通知了一下。

    电话打完,张禹也躺下睡了,次日早上五点半,二人先后睡醒,洗漱之后,也没在家里吃早饭,直接出发。实在是宋峰家里没什么可吃的,除了方便面就是方便面。

    他俩在路上吃了点,将近八点的时候,来到镇海市监狱。

    宋峰亮出自己的字号,监狱的警察一见是镇南区刑警队的队长,立刻好生招待,将二人带到里面的会客室,请副监狱长前来见面。宋峰表示,想要找习桐了解点情况。习桐当初就是镇南区法院判的,那副监狱长随即打电话,让人把习桐给带来。

    然而,电话挂了没多久,副监狱长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接听之后,他不禁皱眉,随即看向宋峰,说道:“宋队长,你要找的这个习桐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张禹和宋峰听了这话,都不由得一惊,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宋峰跟着说道:“他怎么还能死了呢?是如何死的?”

    “监狱那边有记录,习桐在进到监狱一年之后,就得了肺炎,因为发现的晚,已经有些不成了。于是,监狱特批习桐保外就医,回家治病,但必须要每个月都到当地派出所汇报一次。习桐回家治疗,也就两个月,便宣布死亡。当地派出所做了死亡证明,监狱方面也派人前去确定,见到了习桐的尸体,并拍了照片。”副监狱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就这么死了……”宋峰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甘心啊,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,没有想到,这唯一的线索,看来也断了。

    张禹同样不甘心,略一琢磨,他心中冒出来一个主意。他直接看向宋峰,说道:“宋队,既然人都死了,那咱们就回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