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42章 收获不小
    正如高胖子所言,埋葬习桐的地方,不是一般的难走。山路十八弯用在这里,极为的贴切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他们三个也见过不少坟,起码还算是好走。等继续往上,就再也看不到坟了,因为不好走,抬棺材都费劲。

    高胖子在路上又歇了两次,也是太久没来,多少有点迷路,好在终于转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一座坟,周边还有不少树,特别的阴凉。

    三个人来到坟前,坟修的还算是可以,但肯定是比不上有钱人家的。

    坟头前是墓碑,上面刻着“习桐之墓”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了……呼呼……”高胖子指着坟头,跟着弯下腰,双手压在膝盖上,喘得是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而张禹的脸上,则是露出疑惑之色,此时此刻,他已经感觉到,这坟墓中,根本就没有尸体。

    宋峰看了看坟,又看了看张禹,见张禹露出疑惑,本想询问,可一想到还有高胖子,就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。

    张禹在绕着坟走了一圈,嘴里故意叹息,“习哥,真是没有想到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一圈下来,他更加能够确定,坟里千真万确没有尸体。

    他走到高胖子的身边,再次故意问道:“宋大哥,这里的坟可真够偏僻的了……习哥的父母,每年肯定也会来扫墓,这路一趟走下来,也是够要命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么……”高胖子皱眉说道:“咱们走一趟,都要了命,更别说是习叔和婶子了。不过说真的,自从他两口子搬离水蓝乡之后,我再也没看过他们……丧子之痛啊……习桐从小学习就好,人还有出息,真是天妒英才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都不禁有些感慨,看得出来,这家伙对于习桐也是很佩服的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又和高胖子聊了几句,再次走到坟前,假装和习桐很熟的样子,说了会话,竟然还洒了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上山耽误了不少时间,眼下天色已经昏暗,三人一起下山,等回到新水蓝小区的时候,都已经是晚上七点了。

    张禹本来不打算叨扰,可高胖子非要拉张禹和宋峰到他家吃饭。

    见盛情难却,张禹和宋峰只能前往。高胖子的母亲准备了六个菜,虽说菜色一般,却都很实惠,有鸡、有鱼、有肉。吃饭的时候,高老爷子表示,他已经找人要来习槐小舅子的电话,专门打电话过去,询问习桐的住址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把地址给问来了,人不住在镇海,搬去了盐市。小舅子也只去过一次,还记得是住在南达区,东枫小区,几号楼已经说不上了,反正是电梯22楼,02房间。但是,小舅子却给留了一个自己姐姐的新电话号码,说是打这个电话,就能联系上。

    得到了这些资料,对于张禹来说,算是收获颇丰。吃过晚饭之后,张禹和宋峰告辞,高家三口还热情的将他俩送出家门。

    宋峰在山上就揣着疑惑,终于进到车里,只有他和张禹两个人的时候,宋峰可算是能够开口询问了,“老弟,我看你在习桐坟前的时候,脸上好像有点不对劲,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当即一笑,说道:“发现还不小呢,你想都想不到!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你可别卖关子了。”宋峰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这坟里面,根本没有习桐的尸体,肯定是空的。”张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空的……”宋峰登时一愣,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:“咱们也没把坟给挖开,你也就是在外面转悠了一下,怎么就能确定,里面是空的呢?如果是空的,那他们当初埋的人是谁……不对不对……你说是空的,那岂不是没埋人……可高爱国也说了,他们当时可是帮着将尸体抬上山的,怎么会没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他们抬上去的时候,肯定是有尸体的,可在埋了之后,有没有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埋了之后……谁要这么一具尸体,有什么用啊……”宋峰有点迷糊地说道:“总不能是人没死吧,就算当场没死,入土掩埋之后,憋都憋死了……再者说,他是犯人,开具死亡证明的时候,警方必须要到场确定死亡才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是这个样子……咱们先不说我的本事可以直接确定里面没有尸体,就说另外一件事吧……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宋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习桐的父母把儿子埋在这种地方,而且还搬离了水蓝乡,你说就那蹩脚的地方,高爱国走一趟下来都累的要命,更别说是习桐的父母了。高爱国说,习桐的母亲是因为爱子心切,才没有选择火化,要给儿子留一个全尸。可是呢,儿子安葬在一起扫墓都费劲的地方,不让人怀疑么……最为重要的是,你有没有发现,那个地方特别的荒凉……就像是从来没有人去过一样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地方,扫墓费劲确实有道理……可是你说,那里特别荒凉,这种荒山,随处都很荒凉,这又有什么区别么……”宋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阴宅、阳宅都是宅,都需要有人来打扫。阳宅如果长时间不打扫,不仅仅会落下很多灰,还会让进来的人感觉到特别的萧瑟。阴宅如果长时间没有人来扫墓,那就会变得特别的荒凉。就好像坟头上的枯草,如果说,有人在扫墓的时候帮忙打理一下,绝不会如此。当时我看过墓碑上习桐的生卒时间,他是死在十月份,现在是十二月份。间隔不过两个月,一般来说,清明和祭日这天,都是扫墓的日子,再怎么说也是要来的。特别是,习槐夫妻只有习桐这一个儿子,那就更加不会不来。”张禹又是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,也不见得一定就会打扫吧……你想想,习桐的父母怎么说也有五十多岁了,让他们夫妻扫墓的时候,将这里打扫一遍,怕是他们的身体也吃不消……”宋峰还是以正常的角度进行判断,这也算是在探讨问题,就如同他当年和阿洛,也经常这样探讨,彼此间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母亲在给儿子打扫房间的时候,会觉得累么……尤其是一年只能打扫两次……”张禹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