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29章 历程
    “道士……”褚臻焕沉吟一声,说道:“你可知道,他们是哪里的道士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不知道,当我当厂长之后,我才知道,他们是来自茅山的道士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茅山道士……”褚臻焕微微点头,他专门看了眼旁边的记录员,见内容被记录下来之后,才又行说道:“再说说以后的经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看到那些道士挖出来的都是空心树之后,难免心生疑惑。对于树木的价值,我还是清楚的,先前被挖走的树木,是两棵桃树和两棵枣树,那种粗度的桃树和枣树,如果拿出去贩卖的话,价值最少上百万。国家林场是有政策的,每年的砍伐与栽种也都有指标,不许随意砍伐和挖掘。于是,我认为朱清的举动有很大的问题,十有**是将好的桃树和枣树私下里拿出去卖掉,不知从哪里搞了些赌木赌输的树,移栽到林场鱼目混珠。于是,我专门实名给林业局写了封信,进行举报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给林业局写信举报过……”褚臻焕听到这里,眼睛一亮,旋即问道:“那后来呢?林业局方面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等来林业局的回复,等来的是四个彪形大汉的毒打。那天我在林场内进行树木检验,不想突然冒出来四个人,他们在树下将我打了一顿,说我要是再敢多管闲事,就打死我,还要把我活埋在树下……”汪忠民在说到这里的时候,显得十分悲愤,显然这件事,是他永远忘不了的痛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……”褚臻焕倒吸一口凉气,又道:“接下来,你又是怎么做的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汪忠民狠狠地一笑,说道:“虽然我只是一个书生,但是在这个时候,我知道自己决不能屈服。我索性跟他们说,别忘了先前那四棵树是怎么死的,要是没有我,你们想要偷梁换柱,根本没可能!有种你们现在就杀了我,不过到时候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褚臻焕微微点头,没有出声,只是看着对面坐着的汪忠民。

    汪忠民又接着说道:“那四个汉子听了我的话之后,果然愣了一下。随后,有一个汉子特意去打电话,他走出很远,我也不知道他的电话是打给谁的,又说了些什么。等他回来,他丢给我一张银行卡,说这里有十万块钱,密码是6个8。这些钱,算是给我的医药费了。他们四个人就这么走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被打,以及拿到十万块钱,从此就再也没有举报过吗?”褚臻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汪忠民轻轻的摇头,“这次的经历,让我根本不敢再举报。但我也不愿继续留在林场,就带着伤去找朱清请病假。朱清也没有什么废话,直接批了我的假。大概过了能有半年多,我一直都没有上班,这一天,林场的办公室主任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我该上班了。我说我的身体还没好,没法上班,他说我若是还不去上班,那就要开除我。我早就不想在那里干了,当场在电话里表态,开除就开除。在这次通话之后,过了一个礼拜,朱清找到了我家。说是希望我能够回去,帮他把两棵空心树移栽到林场里。我当然不肯,他又说有什么条件,让我尽管开。我说移栽一棵树,我要五百万,而且我还要当林场的厂长,否则没的商量。朱清听了我的话,差点被气死,跳着脚骂了我一顿,跟着负气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接下来,肯定要有什么故事吧?”褚臻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汪忠民点头说道:“只过了两天,朱清又来找我,他说可以答应我的条件。但是,厂长的位置,是需要资历的,不可能让我直接一步升到这个位置。他说在三年之内,保我坐上这个位置。这期间,会一步一步提升我的级别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能在两年之内平步青云,从一名普通员工一直坐到副厂长的位置上,全都是因为你和朱清站到了一起,选择与他合作的缘故。”褚臻焕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汪忠民点头。

    褚臻焕随即看向身边坐着的汉子,说道:“周刚,你立刻让人前去逮捕朱清,将他提押到案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局长!”周刚马上答应,站起身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褚臻焕又看向汪忠民,说道:“林场内部的职位,作为厂长基本上就可以说的算,只需要到林业局备案一下就可以。可是,到了副厂长这个级别,却是需要林业局进行任命的,你当时的任命是怎么批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清一直都防着我,什么事都不跟我说,他之所以向我妥协,恐怕是因为什么压力。说白了,就是我移栽树木的技术。朱清在我移栽树木的时候,总是进行观察,还让人帮着观察,可他始终都没看明白,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朱清原本不打算让我这么快升到副厂长,还说副厂长的工资也不高,哪比得上闷声赚钱来的好。但我就不想看到他在我面前作威作福,在我的强硬之下,朱清没辙,只能想办法走门路,将我提拔为副厂长。转过年后,他又将厂长的位置让给我了,自己选择内退。”汪忠民说到这里的时候,显得颇为得意。

    “以朱清的资历,如果卸任林场厂长一职,完全有可能进到林业局当副局长才对。可是,他为什么会选择内退?”褚臻焕突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是这个样子,但想要进到副局长,那需要区里的领导批示。我怀疑,朱清他们的手,恐怕还没这么长。抑或是,朱清在那些人的眼中,也不过是一枚棋子。有我取代他,他也就失去了价值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轻轻点头,又道:“那在你成为厂长之后,是不是也就摆脱了朱清的束缚,可以单独和上面的人进行对话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容易,朱清虽然内退,却一直想要当太上皇,继续遥控我做事。可我并不买他的账,将林场里的护林队全部换成我的人,令朱清这个内退厂长彻底失去了意义。不得已之下,终于有人来找我了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?”褚臻焕马上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