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30章 祖传之秘
    “那个人自称叫韩先生,说是手眼通天,能够通吃镇海市黑白两道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手眼通天……口气倒是不小……”褚臻焕轻笑一声,又道:“这个韩先生多大年纪,长得什么样,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“我只见过他一次,看起来大概是四十出头的样子,却留了一头银发。他当时穿着一身白衣服,身材高瘦……因为时间太久了,我也记不得他的具体模样……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见过他一次,那你通常都是和什么人联系?”褚臻焕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跟着招呼来一个叫任松的年轻人,给了我一个不需要实名认证的电话号码,说是以后有什么事,任松会联系我。同样,不管我遇到了什么麻烦,也可以打电话去找任松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都找你做过什么事?你又找他做过些什么事?”褚臻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他,一般都是他来找我。茅山派的道士,每年都会到这里来挑选树木,任松也会来挑选树木,他们两边挑选树木的时候,大体上只会留下记号,不许我到场。但是我发现,他们两边每年挑选的树木,大体上是差不多的,都是那种十分粗壮的桃树和枣树。这种树木,林业局和上级林场需要登记,绝对不许擅自砍伐。所以,不管是任松挑选的树木有没有和茅山道士挑选的树木重叠,我们都需要偷梁换柱,将空心树移栽过来。并且要保证,空心树不会死掉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茅山派的道士会在挑选的树木上留下记号,那难道他们就没有发现,他们曾经挑选的树木已经被你们给掉包了吗?”褚臻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茅山派留下的记号,任松他们好像十分的清楚,能够伪造一个一模一样的记号在空心树上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官凤和董洛的死,跟你有关系吧。董洛实名向我们廉政督察局举报你,随后就被人用邪术害死,我想这里面,你不能什么也不知道。另外,他举报你的消息,你又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    董洛实名举报汪忠民可是绝对的机密,这种事情泄露出去,导致汪忠民被灭口,这是对廉政督察局公信力的一次打击。如果说,举报的消息容易泄露出去,那以后谁还敢相信廉政督察局。

    汪忠民说道:“其实这只能算是一个巧合,官凤是我包养的二奶,因为近一段时间,我没有搭理她,也没有给她钱,她以为我是不是已经把她抛弃,便找人调查我,是不是另结新欢。这个女人也是傻,她跟着打电话向我说,已经找私家侦探查到我**的证据,要到廉政督察局举报我……除非我给她一千万,否则的话,就让我坐一辈子牢……我听了这话,吓了一跳,于是好好安抚,从她的嘴里了解到那个私家侦探的大概情况……然后,打电话给任松,让他帮我将问题解决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说法,你好像并不知道董洛实名举报你的事情了?”褚臻焕有些意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确实不知道,但是我发现,任松在听说之后,似乎十分的重视,连原本的运货时间都给取消了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在这之前,你并不知道董洛这个人了?”褚臻焕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汪忠民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陷入了沉思,他基本上可以相信,汪忠民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是不会说假话的。按照阿洛实名举报的情况来看,阿洛也不会向官凤说实话,官凤十有**是主观臆测,毕竟汪忠民一个林场厂长这么有钱,不**就出来鬼了。所以,官凤以此来要挟汪忠民,无外乎也就是要钱。只是没有想到,汪忠民和任松这边,下手如此之狠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褚臻焕说道:“今晚在繁华酒店,你杀死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,又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她叫陆佳,是不是她的本名,我也无法确定。我们两个是半年前认识的,她很让人着迷,但是我在一个月前发现,她好像不是那么的简单,应该是韩先生专门派来监视我的。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半年前你们才认识,为什么在这之前,韩先生不派人专门监视你,直到半年前才派人监视呢?”褚臻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干这种事情,看似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但是我不知不觉的发现,我竟然已经有了上亿身家。就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林场厂长都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,那这里面隐藏的机密,可想而知。于是,近两年来,我一直开始着手做跑路的准备。我知道,如果一直做下来,我的小命迟早要搭进去。他们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毕竟空心木移栽的方法,他们始终没有学会。所以,他们不能让我就这么走了……”汪忠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空心木移栽,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只有你会,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?”褚臻焕很是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空心木,其实就是烂心的树木。在赌木行当中,一旦挖出来的树木是烂心的,那这棵树就毫无价值。往往,很多年深日久的树,都会烂心,如果在原先的土壤中,不去动它,那是没有问题的,可以继续存活。如果挖掘出来,重新移栽到别处,那就必死无疑。这种烂心的树木,就被称为空心树。我太爷爷那一辈,是给前朝做园林景观工程的,他有一手绝技,就是将烂心的空心树移栽到别处,且能保证树木继续存活下来。这手绝技,一直传到我这一辈,哪怕旁人在边上亲眼看着,也看不出其中的真正名堂。”汪忠民颇为自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个人才……”褚臻焕不禁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褚臻焕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跟着朝身边的人做了个手势,这才起身,一个人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走廊上,褚臻焕接听电话,“喂,周刚吗?”

    “褚局是我……出事了……”电话里响起周刚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褚臻焕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到朱清的家,在门口按动门铃的时候,没有想到……竟然发生煤气爆炸……我们的人,伤了三个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周刚说到这里,开始不住地咳嗽。

    “周刚,你怎么样?”褚臻焕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还好……只是受了轻伤……消防的人,正在灭火……暂时还不知道……朱清是否在家里……咳咳……”周刚又是喘息着说道。